【2018回顧】時裝界不得不知的事 換帥、轉Logo,還有D&G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接近尾聲,時裝界在這一年間發生了不少事,有喜也有悲,有新人上場,也有人離世,就讓我們一起來重溫一下今年發生過的重要事件。

(一)品牌主帥換換換

時裝界每年都少不了品牌換帥的新聞,今年亦不例外。最多人討論的相信是闊別時裝界一段時間的Hedi Slimane入主CELINE,年初成為品牌的創意總監後大刀闊斧地改革。不過,他在品牌的第一張成績表大家都似乎不太受落,有人批判他完全抹去了品牌的DNA,亦有人認為與之前在Saint Laurent甚至是Dior Homme的設計過於相似,毫無驚喜可言。

相信舊CELINE追隨者對於Phoebe Philo的思念定必持續,而以往跟隨Phoebe Philo在CELINE工作的各個徒弟亦成為焦點,粉絲們都渴望在他們身上找回一點Phoebe Philo的影子和的味道。其中之一就是Daniel Lee,日前他入主Bottega Veneta後的第一個系列亮相,引起了大眾的討論。

LVMH集團今年頻頻換帥,除了CELINE,其他品牌都進行了一場大洗牌。Riccardo Tisci接任Christopher Bailey加入Burberry;Virgil Abloh接任Kim Jones成為Louis Vuitton男裝總監,而Kim Jones則接替為品牌工作了十一年的Kris Van Assche成為Dior Homme總監,另一邊廂Kris Van Assche隨即加入Berluti。如此峰迴路轉,相信「這一場音樂椅遊戲而已」這句說話確實是最合適的形容。撇開LVMH集團旗下的品牌,擔任了Lavin男裝創意總監十四年之久的Lucas Ossendrijver亦在十一月宣佈即將離開品牌。

想不到聖誕前,Raf Simons也烏紗不保,跟Calvin Klein分手,上任兩年多就要離開,相信最大原因就是「錢」,他上任初期曾經引起話題,可惜當公佈銷售成績單時,母公司PVH就只會睇數字,今年第三季度業績不似預期,最終導致PVH跟Raf Simons解約。

+4
+3
+2

(二)品牌Logo轉轉轉

除了換帥外,今年亦掀起了一陣換Logo潮。在八月,Burberry新上任的創意總監Riccardo Tisci在Instagram上公佈了品牌的新Logo以Monogram圖案,由平面設計師Peter Saville操刀。捨棄了舊有的有腳字體,變成簡潔無腳、較為摩登的字體。而Monogram則由B和T組合而成,配上杏、紅、白三色。今年九月,Hedi Slimane把舊CELINE Instagram帳號上的所有帖文刪除,並換上新的Logo,捨棄法文寫法的É改為E,亦縮小了字距。Balmain本月初亦換上新Logo,同樣是把品牌一直沿用的有腳Logo變成無腳Logo,亦放棄了陰影的設計,以純黑字體示人,並把代表創辦人Pierre Balmain的P和B結合。而其實Alexander Wang今年同樣靜悄悄地換上了新Logo,品牌寫法由大楷變成了小楷。

品牌更換Logo除了代表換帥,更大的可能性是要改變風格,希望為品牌加入年輕的元素。

+2

(三)收購擴展版圖

今年有數個設計師品牌都被大集團收購,先是「安特惠普六君子」之一的Dries Van Noten在六月因財困將大部分股權出售予西班牙時裝集團Puig,再有Uniqlo母公司Fast Retailing宣告收購法國品牌Lemaire。及後意大利奢侈品集團Ermenegildo Zegna收購Thom Browne 85%股份,還有Michael Kors在九月斥18億港元收購Versace。

(四)抄襲就是創作靈感?

抄襲話題在時裝界中已屢見不鮮,今年仍是有大量抄襲新聞,其中當然少不了Balenciaga,品牌今年多次被指抄襲,七月被紐約紀念品公司City Merchandise指控抄襲紀念品手提袋,十月又被Car-Freshner控告抄襲他們在1952年已註冊的「Tree Design」。Supreme亦不例外,雖然他被Supreme Italia和Spain光明正大地照辦煮碗抄襲,但品牌剛推出的「Diamond Stitch Carpenter牛仔褲」被指抄襲CHANEL,在八月又被指抄襲Farmland的cap帽。而今年A-COLD-WALL*與Nike聯乘的Zoom Vomero +5亦被指與PUMA在1985年推出的PUMA RS-Computer有「撞臉」的嫌疑。

(五)歧視事件浪接浪

短片截圖,現已被刪除。(IG@dolcegabbana)

今年最轟動時裝界的新聞之一想必是十一月意大利品牌Dolce & Gabbana的「辱華」事件,由一段小小的廣告片誘發,再加上設計師Stefano Gabbana所說「中國是屎」的言論,引發起軒然大波,雖然設計師指是因為帳號被盜所以發出如此言論,不過風波持續,在上海舉辦的「The Great Show」亦被取消,內地的電商更全面下架Dolce & Gabbana的貨品,香港Lane Crawford亦相繼把品牌的貨品下架。最後兩位設計師發出微博發出道歉短片,並以普通話向網民致歉。

在D&G事件後,Prada推出的吉祥物亦捲入歧視風波,被指影射非裔負面形象。Prada與平面設計Michael Rock以「Pradamalia」為題推出吉祥了七隻吉祥物,其中以猴子為藍本名為Otto的吉祥物擁有深皮膚以及大紅唇,被紐約非裔民權女律師Chinyere Ezie指充滿歧視成分以及詆毀非裔。而最近Forever21推出「Wakanda Forever」(句子來自電影《黑豹》,以非裔演員為主角)的印花針織衫,並找來白人模特兒來展示衣服,同樣引起了部分網民的不滿。

在世界愈來愈要求平等的情況下,種族議題變得更敏感。「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看來品牌們在末來必須更為小心。

(六)RIP向設計師說再見

2018年有不少名人離我們而去,除了金庸、Stan Lee外,還有Hubert de Givenchy和Kate Spade這兩位出色的設計師。今年3月10日,法國設計師Hubert de Givenchy在巴黎家中離世,享年91歲,其為Audrey Hepburn設計的小黑裙一直都是時尚界的傳奇。而在6月,美國時裝設計師Kate Spade在美國紐約住所中自殺離世,終年55歲。品牌最矚目的可說是1993年第一個推出的手袋「Sam」。

(七)繼續Supreme

2018年Supreme繼續話題多多,品牌創辦人James Jebbia奪得2018年CFDA的年度男裝設計師獎,在台上致感謝辭時指自己其實算不上是一位設計師。而品牌的聯乘一向十分之多,相信今年最令港人期待的聯乘定是電影《喋血雙雄》,系列中印上了電影中的經典場景,喚起了不少人的回憶。不過,來自德國的Birkenstock在八月卻拒絕了Supreme的邀請,CEO Oliver Reichert表示與Supreme合作毫無好處,品牌忠於自己的理念,拒絕與Supreme的聯乘。

(八)集體回憶

在2018年,有不少品牌相繼結業。除了hmv清盤、Espirit裁員、退租外,Head Porter和Cheap Monday都相繼在十一月宣布結業,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終結,成為不少人的集體回憶。

(九)香港Vogue

在紙媒寒冬裏卻傳來令人意外的消息,《Vogue》宣傳即將在2019年年也推出香港版,相信各位時裝精們都十分期待第一本屬於香港的《Vogoe》的面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