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賀多啦A夢50大壽 「叮噹色」Dunk High Doraemon九月登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月因為滑板攝影師Kevin Perez於社交平台上率先曝光了一雙「多啦A夢配色」的Dunk High,將不少人的童年與青年回憶集於一身,旋即受到熱議;昨日(24日)Nike亦正式發布了Dunk High "Doraemon"的官方圖片和上架月份,意味著這款充滿集體回憶的話題波鞋正式面世,卻未必人人有入手機會...

Nike SB Dunk High “Doraemon”官方圖片:(按圖放大)

Nike SB Dunk High “Doraemon”(品牌圖片)

對於80年代未至90年代初出生、成長的一代來說,這次Dunk High "Doraemon"企劃可說尤其回憶滿載,無論是經歷過的是「叮噹」還是「多啦A夢」的時代,聽的是林保全還是黃昕瑜的配音版本,這隻來自22世紀的貓型機器人陪伴成長的可不止大雄,還有幾代小朋友

今年是多啦A夢漫畫誕生的50年。(網上圖片)

然後到這班小朋友成長至千禧年初的青年時代,剛好就遇上Nike SB Dunk大流行,「Supreme Dunk」、「Tiffany Dunk」、「Heineken Dunk」、城市系列等等數不盡的Dunk系列,盡是構成那個當代流行文化的常見詞彙。不知不覺,時間又過了十多年,往日的少年都已漸入中年,看到多啦A夢和Dunk High兩個分別屬於童年與青年的概念結合成Dunk High "Doraemon",正是這個企劃令人感動之處。

千禧年初的經典Dunk型號:(按圖放大)

+10
+10
+10

Dunk雖然在千禧年大放異彩,但其實它的歷史卻可以追溯到1985年,與Air Jordan、Terminator屬同時代的設計;Dunk的誕生背景與Air Jordan的成功有直接關係,原因是AJ雖然贏盡體育與潮流界的口碑,但其定價卻並非當時大部份高中、大學生所能負擔,於是Nike便推出了規格較低、定價亦較低的Dunk作為較平民地位的鞋款;

結果亦因為它的普及性質,令Dunk不但出現在籃球領域,及至滑板、街舞、HipHop音樂等從前的街頭次文化領域上,Dunk亦成為當年街頭服飾文化中的環節。2002年在Sandy Bodecker的主導下,Nike SB憑藉海量的經典聯乘和主題配色的手法,令很多款式都猶如藝術品般賦予一個更深厚的故事背景,將Dunk推上另一個層次。

從Nike官方發佈的Dunk High "Doraemon"圖片上看,與從上月Kevin Perez的諜照中觀察的外觀設計並無太大分別。鞋身並無明顯的多啦A夢圖像元素,只是從鞋舌上黃色「鈴鐺」般的標籤、藍、白、紅的symbolic配等等,令人很容易直接聯想到多啦A夢的形象;然而各位雖然可以從官方圖片上更清晰地觀察鞋子的外觀,但反而未能確定這款Dunk High "Doraemon"是否如Kevin Perez於社交平台分享的短片般,在鞋舌的內側點題地配上一個「百寶袋」,用作放置SD Card等小物。

多啦A夢50大壽聯乘商品回顧:(按圖放大)

+21
+21
+21

事實上從1969年12月開始,《多啦A夢》便於日本小學館發行,今年是漫畫的誕生的50周年,雖然根據官方人物設定多啦A夢的出生日期是2112年9月3日,距離誕生還有92年,但在正常人類的認知上,2020年就是多啦A夢的「50歲大壽」就是了。官方本身亦因為這個原因,為多啦A夢準備了大量電影、活動、周邊產品與聯乘企劃等等,雖然不少已經上市,卻因為全球疫情的問題,令很多本來可作大肆宣傳的企劃都變得低調,連主打的動畫電影《大雄的新恐龍》都推遲了半年才能於日本上映,可否如期在香港上影也是未知之數。

因為疫情,《大雄的新恐龍》推遲半年,最近才能於日本上映,可否如期在香港上影也是未知之數。(網上圖片)

根據官方最新的資料,9月期間留意該月的上架公告,入手Dunk High "Doraemon"作為慶祝多啦A夢陪伴大家50年的見證,好像是個不錯的選擇。Sorry呀,因為亦根據官方公告,由於疫情導致全球物流效率不穩,實際上架時間不排除繼續推遲的可能,而且Nike亦計劃只將此系列鞋子放於Nike SB Orange Label Skate Shops發售,但由於大部份Nike Orange Label商品都集中在歐美國家,亞洲則只有14家在日本、1家在中國,香港則沒有,想入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