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 Chen:女性身體很多部位都很性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初次見Daisy時,我的gaydar響不停,因為她看女性的眼光太像一個男性、或一個女同性戀者,她的眼神裡有慾望、就像一雙手般摸遍你每一寸……熟了後跟她說起,她大笑,「有次拍一個韓國model,佢個胸好靚,我不停口唸唸好靚好正,佢個嘴仔我好想嘴埋去,男記者收工後話真的以為我是lesbian。其實我只是由視覺出發,覺得嘴唇很性感,用攝影師的角度去看,其實女性身體很多部位都很性感。」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Daisy口中的性感,不一定是大胸細腰,她說一隻手也可以好性感,小腿也可好性感。這是她口中攝影師的主觀,做這行十幾年了,她看到甚麼也會開始想這樣拍會怎樣,那樣拍又會怎樣……

有一次替一本時尚雜誌拍照,攝影完畢後,模特兒在換衣,露出了整個背部,Daisy覺得那畫面太性感了,馬上跟記者要求要多拍幾張,當時記者還不覺得有甚麼特別,照片出來了,她也嘖嘖稱奇,是整個shooting裡最好的畫面。

原本這張照片不在計劃以內,是Daisy看到model更衣後被其背部線條吸引才催生了這照片。

很多人都因為近日Daisy拍的苟芸慧回勇照而留意到她,甚或驚奇女攝影師可以把女性拍得這樣正。確實很多時尚攝影大師都是男性,諸如Edward Steichen、Irving Penn、William Klein、Helmut Newton與David Bailey等,但後來就越來越多女攝影師了,Annie Leibovitz、Emily Soto一樣拍出了女性不同面貌。

但跟Daisy談話,常常會忘了她是女性,因為每次談起以前某次拍攝,她都會很誇張地說「嘩好正」、「嘩那姿勢太索」……聽久了以為跟麻甩佬對話。但Daisy卻是這樣想的:「女性也可以欣賞女性的美,香港女人其實都遺忘了女人之間互相欣賞之情,我常常會笑說自己很咸濕,大概就是我們總輕易將欣賞別人的身體等同了性。」咸濕又好,欣賞又好,就好像藝術片與AV的分別,最終在於拍得好不好看。叫Daisy自選一輯相給一物,她選的是一輯故意「翻拍」時裝界大師的作品。「其實時裝界的相片經常都有性感及意識尺度大的代表作,但是用了美術角度去包裝,與大家看女星的性感照又不一樣。」

Guy Bourdin作品。

Daisy翻拍的版本。

Daisy很迷惑這種不一樣為甚麼會出現,於是翻拍一堆大師的作品,包括Terry Richardson、Herbs Ritts、Juergen Teller、Guy Bourdin、Helmut Newton、Jean Paul Gaude、Arthur Elgort、Ellen Von Unwerth。這樣埋身去跟隨大師的構圖、概念去拍,她又理解多了。她翻拍的照片裡其中有一張是Guy Bourdin 在1979年為Charles Jourdan拍攝的平面廣告——女子頂着沙發做拱橋,紅色斗零踭支撐了全身的重量,裙子略略掀起,那露出的絲襪與吊帶極盡誘惑,但故事仍未完,「翻拍這張照片,我才發現model兩腿間的地面放了一個相架,原來相中男子正望着model兩腿之間,難怪她臉上有笑意。正式拍攝時,我跟model說,幻想你男友正在你腳旁偷竊你,她忍不住笑了,我馬上按下快門……」

聽着Daisy說這些故事,總忍不住想,攝影就是給予了攝影師另一雙眼睛,那是一雙或許是另一性別、另一角色的眼睛,當中免不了帶一些偷窺、帶一些慾望,這樣整個情景才突然有感覺起來,叫人有按下快門的衝動——當然最好那些令攝影師興奮、令他們按下快門的元素,在照片裡永恒留下了。

永恒、瞬間,攝影離不開這些,難怪最後Daisy說她最想拍攝那些十多歲的少男少女,「那是未經社會污染的眼神,很pure、很true。」很true,在影像的世界難言真假,但,一刻感性。

Terry Richardson的作品。

Daisy翻拍的版本。

Herbs Ritts的作品。

Daisy翻拍的版本。

Juergen Teller的作品。

Daisy翻拍的版本。

Jean Paul Gaude的作品。

Daisy翻拍的版本。

Helmut Newton的作品。

Daisy翻拍的版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