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Disney時期的Femme Fatale怎樣將身體作為政治角力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些流行偶像,你總會在一群美美的面孔中最先看到她,充滿離經叛道的違和感。在不同年代的流行文化中,總會有為數不少的反叛女生,帶頭反抗當時主流的女性形象,卻又偏偏引來一堆狂迷為他們的驚世駭俗而歡呼,Madonna、Lady Gaga等當然典型,但「後Disney Channel時期」的Miley Cyrus和Britney Spears更值得一談。

Britney與Miley有很多共通點:她們都是前迪士尼童星、後來同樣以歌手之姿一炮而紅;她們同樣喜歡極致地裸露,叫人不敢直視之餘,卻又性感得讓人感到冒犯。

近日這兩個以衣裝反叛的女生卻竟又走向了兩個方向:壞女孩Miley Cyrus「從良」了,很驚訝嗎?早前她為宣傳新歌《Malibu》,以新形象登上Billboard雜誌封面,引起傳媒、歌迷以至一眾對她恨意滿滿的haters一陣驚奇:白色crop top背心襯紅領巾、牛仔短褲和皮靴,扎一孖辮子儼如再世「Hannah Montana」。她在訪問中談及未婚夫Liam Hemsworth,笑著揚言:「I'm completely clean right now!」又痛心疾首的表示之前的造型讓她看起來像「a f**king cat」,從音樂中轉移樂迷的視線。

反觀同是迪士尼童星出身的Britney Spears依然故我,已是兩個孩子的媽了還能狂騷性感,在2017年舉辦世界巡回演唱會。月前她更獲老東家頒發Radio Disney Music Awards首個標誌人物獎,風頭一時無兩。

Miley Cyrus解釋是想樂迷專注在她的音樂,所以改變衣著風格。

《Baby One More Time》MV中的孖辮學生形象,與《Malibu》中的Miley Cyrus有種吊詭的聯繫。

Britney Spears:從童星到Femme Fatale

Britney十八歲時初以歌手身份登上《Rolling Stones》雜誌封面,甚至被美國保守團體American Family Association狠批為「純真小孩與性感成人的合成,讓人不安」!當時她在《Baby One More Time》的MV中以露腰crop top校服配極致迷你短裙造型現身,以賣弄性感的學生造型大跳辣身舞,的確衝擊當時的美國社會,引起爭議。大概當時她還是保留迪士尼童星的乖乖女形象(其實更多是美式的保守象徵),卻大玩性暗示十足的舞步和行為,總會有種掙破道德底線的錯覺(和快感)。因此儘管批評再多,Britney亦憑此專輯奪得Billboard總冠軍,頂替Madonna、Janet Jackson等成為年輕性感的叛逆流行偶像。

而2000年以後的《Toxic》、《I'm a Slave 4 U》、《Circus》等MV作品,更將Britney塑造成以性和肉體掌控男性的Femme Fatale(致命女郎)式尤物(最正是2011年她真的推出了一張名為《Femme Fatale》的專輯!),强調身體線條的緊身皮衣、薄如蟬翼的透視連身裝等都是她的武器。斗膽説一句,若能以身體逆轉John Berger提出「Male Gaze」的權利關係,在舞台上以舞蹈、裸露和反向凝視為被物化的女體奪回自主,Britney可算是其中一個經典人物。

《Womanizer》MV中Britney Spears化身魔女,片末除掉玩弄女性的男人,最能表達Femme Fatale流行形象。

Miley在《We Can't Stop》的MV中與女生扭打舌吻,又向男生扭動腰臀,雙性戀意象呼之欲出。

Miley Cyrus:為政治發瘋的美國甜心

雖然Britney Spears轉型時備受批評,卻不比Miley Cyrus所承受的更血淋淋。她以健康正面(又帶點老套)的Hannah Montana形象出道,青春洋溢深受不同年齡層的觀眾愛戴,投射出美國人心目中的理想青少年女生形象——跳得唱得又漂亮,最重要是形象健康又擁抱保守思想(最明顯的是《Hannah Montana》的主線劇情:即使你是巨星也要保持低調平凡,因為突出會引來異樣眼光的概念)。想不到演完《Hannah Montana》後,萬千寵愛的美國甜心竟把金髮剷青,丟掉T-shirt牛仔褲換上bra top三角褲,開始肆意展現自己的身體。這種强烈的形象反差完全毀掉他們對美國女性的完美象徵,即使「開放」如美國人也接受不了這種衝擊,大罵「Mylie Cyrus瘋了嗎」、「凈會脫衣的b**ch」。

Miley勁爆的形象仿佛將自己變成性別、性向和政治的角力場。

身體作為性別、性向、政治角力場

但Miley在2013至2015年間變本加厲的出位造型,讓她比Britney Spears被罵得更慘。自推出《Wrecking Ball》全裸演出MV以來,她已然成為最愛裸露女星的代表之一。高衩三角褲、bra top對她來講也是等閑;Miley甚至索性脫光上衣,只貼善良的乳貼或以吊帶遮住胸部,下身搭T-back內褲。2015年《Miley Cyrus and her Dead Petz》演唱會中,她更戴上假陽具、假胸部,裝扮成彩虹獨角獸的造型現身,呼應自己力挺LGBTQ權利的立場。如此勁爆的形象彷彿將自己變成性別、性向和政治的角力場,真正用身體展現自己的立場(embodiment)。打破保守,立場鮮明,這種叛逆的時裝自然惹來充滿對立的爭議。除了出位的表情、裝束,大家可不要忘掉,她是其中一個公開支持性別平權和反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女歌手之一。

突然Miley又推翻之前的自己,覺得先前的造型是人生中的黑歷史。

反叛時裝並非毫無意義

很驚訝,是因為Miley在訪問中竟對自己的造型顯露尷尬和不屑,甚至認為是人生中的黑歷史;回歸「從良」形象是希望樂迷專注在自己的創作上,透過音樂來為美國帶來正面影響。且不細想時裝的象徵,至少這些出位的造型看著也好玩!雖然未至於像某些時尚評論人般狠批Miley走回「鄉下妹」的倒車,但樂壇上少了像她和Britney般的叛逆女生,確實少了很多樂趣。幸好Britney依舊狂野,歌迷就期待一下她6月底在亞洲國際博覽館開的《Britney Live in Hong Kong》吧。

撰文:添子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