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物看奧斯卡】暴力與人性:《ELLE》裡的大衣藏起了什麼秘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探討了Sadism and masochism,《烈女本色》(Elle,台譯《她的危險游戲》)才是極度黑色,在SM外還有宗教、謊言、屠殺、偷情、逃避等主題,一套人性極其複雜的電影,戲裡每個人都帶點變態,或許變態才是常態,只是一般大家都不揭開各自的底牌。

雨蓓(Isabelle Huppert)憑這電影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可以在奧斯卡公佈前率先看到這電影也有一番故事:有傳片商一度不打算在香港上映這電影,因為覺得香港觀眾不會喜歡,最後在電影中心職員的力爭下,才成功在香港上映。

劇情其實很爆、又有關血腥,照計不用擔心香港人沒興趣。電影一開波就抛出禁忌話題,「假如你被強奸,你會如何面對?」偏偏電影裡的中產事業型主角沒有去報警,初看以為是事業、生活太忙碌,不得以先按下不提,後來才知道39年前,當時10歲的女主角看盡身為天主教教徒的父親殺死鄰居27條性命,還跟她一起燒掉家裡的一切……她厭倦了跟警察打交道,她也記不得當時自己在這屠殺案裡的角色。

電影充滿暴力,但又與誘惑、慾望、性感並行。

總覺得電影就是層層的揭穿與掩蓋,真相與謊言並不那麼相對。比如說女主角這樣過了39年被人當過街老鼠的生活,暴力本就存在她的生活之中,合理與不合理、變態與正常都不能用常態去理解。難忘電影開初有一段,她到coffee shop,把trench coat放椅背上,才剛要讀着報紙吃早餐,中年女人認出她來,把餐盤整個倒在她身上,說她與她父親一樣可惡。女主角隨後去探望母親,母親一徑叫她脫掉外套,她只說冷,但其實就是習慣了,以為合上大衣就可以把一切穩穩妥妥地藏起來。

一場襲擊,揭來一層層的謊言,每個人心底都有點「變態」。

電影一路帶黑色,和母親爭吵完母親就中風了,39年的陰影以為母親是特意中風來逼自己去監獄見老爸,還一再追問醫生有沒詐病的可能,在病床前跟母親說你別以為這樣就威脅到我,母親就這樣一命嗚呼;終於決定去罵罵老爸,他卻因得悉她來的消息而上吊自殺,人生太多難解的謎,又或不需要解開,偏生最後這女子告訴自己好友,跟好友老公偷情的就是自己,因為不想再說謊了——謊言、秘密與揭露,有些真相能被揭開,有些不能,但人生就是這樣繼續下去,正如她的兒子知道女友的嬰兒不是自己的,仍樂意扛起當父親的責任。

亦正如後來真相揭穿,偷襲她的是官仔骨骨、銀行任職的靚仔鄰居,她繼續跟他大玩襲擊與強奸的游戲,然後借自己闖進屋中兒子的手殺死了鄰居,靚仔鄰居太太是極為䖍誠的天主教徒,最後搬離傷心地時跟女主角道謝,說至少那段時間女主角給了她丈夫他一直夢寐以求的……原來一切都沒法如大衣般一蓋起上來就什麼都沒有人知道,誰都心裡知道了一些事情,只是願不願意說穿……

不知道男性觀眾怎樣看,作為女人看到那穿高跟鞋優雅走路的長腿,一件trench coat或大衣、絲巾、皮手套,簡單髮型,感受到何謂永恒的Parisian chic。

一件大衣、一頭作伴的黑貓,把中年女人的孤獨藏起來。

電影裡的謊言與真相穿插着慾望與性,只是覺得一個已過60歲的演員依然這麼性感,演出了中產事業型女性的孤獨壓抑,仍一樣叫人覺得嗒得杯落。不知道男性觀眾怎樣看,作為女人看到那穿高跟鞋優雅走路的長腿,一件trench coat或大衣、絲巾、皮手套,簡單髮型,感受到何謂永恒的Parisian chic。

有說現代女性大衣是從男裝演變過來的,當中歷史當然離不開兩次大戰間,女裝向男裝剪裁借鑒,但更重要的是現代女裝,大衣凌角分明的線條與以前着重曲線、波浪、纖巧、輕柔、fluffy的女裝設計不同,它更把一個人的腰骨展現出來。忍不住想,若果不是雨蓓,大概《烈女本色》沒有這麼剛強、誘惑與性感共冶一爐之感。

這套電影已率先為雨蓓奪得凱薩獎最佳女主角獎,金球獎最佳戲劇類電影女主角,真希望奧斯卡最佳女主角也是落在她身上。

好戲當然有人欣賞,Elle已為雨蓓帶來了數個獎項。(Getty Images)

雨蓓平日的打扮也見出簡潔風格。(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