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永真:要教育消費者make sense的東西應該是怎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遠處看到聶永真設計的這張海報,大多數人也許最為直覺的反應會是疑惑,有了像是「為什麼浮貼」或「後面好像墊了什麼」的想法,讓人不禁趨前細看。然後走近一看,背後一片平坦,它就是一張平面海報,毫無疑問。也就是在這無意間,在你還來不及處理滿腦子的問號之際,它如同一個精準拋擲到位的火苗,瞬間燃起了你的好奇心。

超現實:一張「後面好像墊了什麼」的平面海報。

撰文:Yenling Chen 攝影:李宗諭

一張不太尋常的海報

這張不太尋常的海報,是聶永真為2017年的金點概念設計獎所發想設計。聶永真說,當主辦方向他提出邀請時,也向他展示了過往的宣傳海報,而這次委託的最主要訴求,便是做出改變,希望藉由宣傳海報的設計,賦予獎項嶄新的形象。

尋求改變的企圖心雖然清楚,但該如何著手?聶永真認為,如果想就海報設計做出改變,不只視覺上的經營,文案更需要下點工夫,因為「要做一件漂亮的設計很容易,問題是它會不會只是個漂亮的廣告,但其實很無聊。」為了尋求搶眼的亮點,也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聶永真決定跳脫既有的官方文案,另走一條思路。

要做一件漂亮的設計很容易,問題是它會不會只是個漂亮的廣告,但其實很無聊。
聶永真

聶永真的文案中,甚至沒有告訴你這裡有個設計獎項,但對於從事藝術及設計行業的工作者或學生而言,卻充滿著絕對吸睛的關鍵字。而更關鍵地,除了海報不太尋常的形狀,也由於「概念上你是一個連接詞」這句漂亮的召喚。

怎樣做一張不無聊的海報,聶永真完美示範。

當概念上你是一個連接詞

「為獎項設計海報,參賽者就是最重要的主題。」聶永真說,「在構思海報和文案的時候,我想像了來參加金點概念設計獎或最後得獎的,會是什麼個性的人。」而在聶永真的想像中,這些人看事物的角度不同於常人,他們很有天分並敢於嘗試,甚至具有「瘋狂」的特質,能夠驚世駭俗。

古往今來,驚世駭俗的人很多,而聶永真覺得能帶來最大改變的,是真正把傳統徹底推翻的人,例如杜象,以一只小便斗顛覆了傳統上對藝術的認知及定義,這樣的做法在當時非常瘋狂;而菲利普.史塔克的異形榨汁機,也是那個時候讓人完全意想不到的創造。

菲利普.史塔克的異形榨汁機與杜象的小便斗,也是那個時候讓人完全意想不到的創造。

這兩位分別在藝術史及設計史上的重要人物,他們的作品至今依然經典,在歷史上也有著不滅的重要性。這就讓聶永真想到,他們的作品其實就像是個連接詞,其影響力連接了過去、現在甚至未來,串起了意義的歷史軸線。

聶永真也認為將這樣的特質突顯出來,文案才會足夠漂亮,「讓人覺得不論現在你的想法有多麼瘋狂,或會被人取笑,在未來都有可能成為一個很酷的東西。所以不必去符合時下的主流或別人的期待。」

聶永真不僅將自己對於設計師的想法,透過這張海報實現出來,文案最後「未來你來未」的類迴文設計,呈現了「你」居中作為連接詞的意象,並以別出心裁的動詞選擇「來未」(即台語的「你來了沒」),向你提出邀請。他說,你也可以是那個發揮影響力的連接詞。

留意右下角的「未來你來未」。

作為連接詞,你的任務是……

一個「連接詞」的比喻,也令設計師的角色及設計一事,有了更多想像的可能。就實際層面來看,聶永真認為,只要從事設計行業,或作為設計師,扮演的就是一個將客戶與消費者連接起來的中間角色。當然,任何人生活在社會中,只要有人際關係,就會是一個連接的節點,聶永真說,只是設計師的任務內容比較不一樣。

「一旦做了設計,你就是一個節點,有了連接的責任。」聶永真說,作為連接詞,設計師不只向客戶提供服務、給消費者提供選擇,其實也可以再想得「更有志向」一點,做比較不一樣的東西,讓自己所連接的A、B 一起有所不同。

這段話若從「聶永真作品」這樣較大的脈絡去解讀,或許更加具體、容易意會。儘管這似乎比較容易讓人聯想到,聶永真在公共事務或議題上的參與,以及他以設計專業居中發揮的影響力,例如他為太陽花學運設計的《紐約時報》全版廣告,或總統就職紀念郵票等作品。

聶永真以設計專業參與公共事務或議題,比如其為總統就職設計的紀念郵票。

但聶永真認為,不論著手設計的是販售給一般大眾的商品,或是涉及政治、社會相關的議題,設計師都肩負著一定的社會責任,無形中扮演著對於市場和消費者品味有著潛移默化影響的角色,亦即「你有沒有在教育消費者真正好看的、看起來make sense的東西,應該是什麼樣子」。

聶永真強調,這是設計師基本上要能發揮的功能。他自己也不斷在近年的作品中,如曾引發熱議的街賣者限定口香糖包裝,嘗試撼動台灣社會對設計及美學的既有認知框架。這次海報的不尋常設計,無疑也是一封挑戰書,要挑戰你對海報的一般印象。

你有沒有在教育消費者真正好看的、看起來make sense的東西,應該是什麼樣子。
聶永真

細節裡的秘密

聶永真的每一次出手,總是充滿話題性,或許因為自身的名氣,也或許因為媒體的追逐及捕捉,更或者來自「聶永真風格」這個長年存在的議題。聶永真說,「聶永真風格」被討論的現象,早些年他會將之視為督促自己改變和進步的壓力,但現在的他已能更加從容看待。

「每個設計師一定有自己的偏好,所下的決定也會不一樣,所以大家認知的所謂『聶永真風格』,其實每一個成果,都只是聶永真基於自己的口味所作出的決定。」這次金點概念設計獎的海報也不例外,從用色、形狀、文字排列到整體視覺的經營,無一不是他所說的「自己喜歡而且覺得快樂」的決定。

聶永真在白紙上示範怎樣將兩個短dash連成一個長dash。

在被問到有沒有特別喜歡、或對自己別具意義的連接詞時,聶永真思索了兩秒,然後明快地抓起桌上的原子筆,在白紙上畫出兩個高度相同的並列短線段,一邊說著「我很喜歡的連接詞,其實是一個符號––比較長的長dash。」

當我們還不明所以,聶永真便開始熱心地解釋。原來他常用的長dash是兩個dash的組合,但在Word中鍵入,兩個dash之間會有微小的縫隙,「我會想辦法讓它們連起來。」他運用Pages中控制字元間距的功能,將數值設定為負,讓兩個dash能夠相互接起。

為什麼要多費工做這樣的事?聶永真說,「我覺得冒號是很醜的東西,很古老、也很無聊,所以想辦法改變,讓它看起來比較不一樣。」長dash就是他的替代方案。他還喜歡用「+」和「/」,來分別取代「and」及「or」的概念。透過聶永真與我們分享的這個小細節,以及他在說明時的認真專注神情,我們彷彿能夠窺見「聶永真設計」的一切源頭,也似乎找到了,他每一次設計都令人驚豔不已的原因。

(本文章原標題《聶永真——概念上 實際上 顛覆設計想像》,發表於 design設計雜誌,經 design設計雜誌同意刊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