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爆80s:有這樣的Roger Moore,有這樣的Grace Jones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Roger Moore逝世了,世人對他的記憶是永遠不敗的特務007,他是第三代 James Bond,從1973至1985年,出演過七套占士邦系列電影,連他2008年出版的自傳都叫作《My Word is My Bond》。原打算寫他的西裝扮相,但歷任James Bond系列西裝與紳士形象早已講到爛,倒是給《每日鏡報》(Mirror)一篇懷念Roger Moore文章的題目吸引了:Sex with Grace Jones and fisticuffs in Octopussy: Sir Roger Moore's best James Bond moments as legendary actor dies aged 89——原來在電影裡與Grace Jones上床,是Moore占士邦生涯裡最佳一幕。

壓James Bond於身下的女人

那是1985年的《鐵金剛勇戰大狂魔》(A View To Kill),Grace Jones飾演戲裡大反派狂人Max Zorin 的頭馬 May Day。有一段片段是這樣的,Roger Moore躺在床上,裸身的Grace Jones背向鏡頭,逐步走向Roger Moore,後者掀開被單邀請Grace Jones躺進床上,正想緩緩吻下去,Grace Jones忽然反客為主,將Moore壓在床上,Moore一臉詫異,大概從未遇上被女人這樣對待。

臣服在女人身下的占士邦。

女上男下的體位,充滿征服感,Grace Jones算是世人猜不到的邦女郎。

這個片段如此特別,得回到007系列電影的主題,007小說的作家lan Fleming曾這樣描述邦女郎們:「她們穿得不過是白色褶皺埃及棉床單,噴着Chanel 5號香水……」但這趟捲着床單,靜候臨幸的可是占士邦,而非邦女郎們呀。

在這兒Jones反壓倒占士邦不止表面男女權力轉變如此簡單,回到Roger Moore首演占士邦系列的《鐵金剛勇破黑魔黨》(Live and Let Die),1973年的世界,所有奸角都是黑人,而過了十年,世界就不一樣了。

捲著床單的不是邦女郎,而是Roger Moore呀。

1973年的世界,社會各種定型都在分崩離析中。不止黑白之分,也在性別之分。Yves Saint Laurent在稍早的60年代中期推出女人穿的吸煙裝,穿褲女人型到爆,還有男裝的孔雀革命,個個男人穿到隻雀咁。

接續的80年代,70年代後期的punk風格,漸漸在倫敦夜店中產出新浪漫主義,女人剪短髮、男人穿裙子,但同時占士邦依然官仔骨骨,百貨應百客,百人百風格,聚在一起皆不違,多好的世代。

Roger Moore在73年開始演出007系列,這時期七套電影裡,也回應了當時的男裝變革,充滿各種細節,比如西裝外套內的恤衫飾有ruffles、翻了褲邊的喇叭西裝褲、追上當時的未來風的太空裝,又或明明戴了腕錶,還戴陀錶,只為以錶鍊點綴西裝背心外套……

留意到ruffles細節嗎?

Roger Moore與Grace Jones的權力遊戲

就說這套讓占士邦與Grace Jones完美相遇的《鐵金剛勇戰大狂魔》,電影的服裝設計Emma Porteous同意由Azzedine Alaia負責Grace Jones服裝,她事後提到何必與jones爭執呢,因為她是電影中上唯一一位強壯得可以用肩膀扛起007的女孩。這是指向電影裡Jones將Roger Moore從艾菲爾鐵塔上扔了出去。

結果戲裡Azzedine Alaia替她打造的連帽上衣和連帽禮服,成為了時裝史上的經典。電影裡Grace Jones飾演的May Day初出場已叫人十分驚艷,占士邦與同事去英國Royal Ascot皇家賽馬日,男士須戴高頂禮帽,名媛須以正裝亮相,包括誇張的帽子,而Grace Jones穿着的就是大紅連帽禮服,何謂萬綠叢中一點紅。

穿這樣去Royal Ascot,勁過時裝史上著名的Black Ascot。

《鐵金剛勇戰大狂魔》裡這連帽禮服造型已成經典。

這種強悍的形象令Grace Jones成為了邦女朗裡極度突出的一位,但不過接拍這電影的數年前,她卻因為外形強悍,而未能在模特兒生涯中大展拳腳,也是後來遇上法國攝影師兼廣告導演Jean-Paul Goude,才由他一手打造出雌雄莫辨的中性形象,恰好回應了當時新浪漫主義。

值得留意的是,電影的主題曲由New Wave新浪潮樂團的Duran Duran主唱,華麗搖滾而浪漫,而差一點反派狂人Max Zorin的角色由David Bowie拍攝,若真成事,David Bowie與Grace Jones夾着占士邦而行……

80年代,真正美好。那不是以性別行先的年代,而是以個性行先的年代。

Grace Jones在戲裡強悍,但卻同樣妖媚之極,而占士邦同樣多了幾分嫵媚。前陣子眾人談論西九剛落幕不久的《曖昧:香港流行文化中的性別演繹》展,咎病沒有在美學價值之中將性別議題說得更好,其實有乜好睇得過Roger Moore與Grace Jones,一種男權之極的形象,一種視性別分類如無物,卻在同一床上翻雲覆雨,難分誰壓倒誰,如此微妙的權力游戲。

能把占士邦丟出鐵塔外的邦女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