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膠.二】英國垃圾圍城 學德國、挪威、台灣的走塑之道

撰文:毛詠琪
出版:更新:

英國長期依賴中國處置垃圾,現時碰上麻煩了。隨着中國去年底正式落實「洋垃圾」禁令,英國廢料回收商都叫苦連天,紛紛尋找其他國家的生產商接收塑膠廢料。
沿用「按樽制」多年的德國及挪威,以及實施「限塑令」的台灣,在控制塑膠使用上,是否值得我們學習呢?
(此為《煩 膠》系列報道之二)

西方國家垃圾堆積問題愈來愈嚴重,中國素來是一眾先進國家的廢料收集箱,2016年處理的塑膠廢料高達730萬噸,佔全球逾半。其中,英國的情況可用誇張來形容,三分之二的塑膠廢料送往中國及香港,相等於每年50萬噸。回收的塑膠廢料,多半是飲料或清潔用品的即棄膠樽。膠樽之所以難處理,其一是每個膠樽自行分解需時長達400年,其二是膠樽難以壓縮,塞到堆填區也相當佔空間,而且塑膠的回收率遠低於金屬及紙張。

發展中的亞洲國家,往往成為發達國家的廢料處理場。(vcg)

不過像馬來西亞、印尼及越南等東南亞國家,接收能力遠不及中國,膠樽及其他廢料開始在英國堆積。當地塑膠回收組織Recoup指,這會把堆積的塑膠廢料推往兩條出路——焚化或堆填。不過兩種方法都會衍生污染問題,堆填恐導致塑膠釋出化學物污染土壤及水源;若焚化膠樽,則會釋放氯氣及染有重金屬的灰燼,環保組織都斥責,靠焚化解決問題明顯是「錯誤答案」。直至上周,英國政府宣布將推出按樽制,如何落實的細節有待公布。

無疑,現在才為塑膠廢料尋找「安身之處」,有點為時已晚。英國政府在今年初公布未來25年的環境保護計劃(25 Year Environment Plan),當中包括減少塑膠使用的六大方向

在2042年年底前,減卻可避免使用的塑膠鼓勵超市設立「無膠商品區」將5便士的膠袋徵稅,拓展至所有零售商(2015年10月起,英國規定大型零售商徵收膠袋稅,包括主要超級市場)撥加新款項,用於塑膠研發研究對即棄塑膠徵費協助發展中國家對抗污染,減少塑膠廢料

文翠珊宣布未來25年的環保藍圖,多重方案為英國減廢。(VCG)

方案詳情尚未出爐,如何執行、成效為何都屬未知之數,但部分概念在社會上經已出現雛形,或許香港政府或企業界都可以跟隨。事實上,香港在塑膠源頭減廢及回收上,也沒做得很標青,坐看英國處理得如何笨拙,也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至少英國今年初落實生效禁用微膠粒(microbeads),成為全球先驅。

德國與挪威的按樽制

在政府層面,減少使用即棄塑膠、增加回收,確實是有政策可施。德國自2003年推出回收法律Pfand system,簡單而言就是按樽制度(deposit return scheme, DRS),消費者每次購買即棄樽裝飲料,價錢已包括瓶子的稅項,消費者把空瓶投入超市的自動回收機,就會獲得退款。這無疑為消費者自願回收膠樽,提供了極大的誘因。

首先,飲料膠樽可以分為可再用膠樽(multi-use bottles)及單次使用膠樽(single-use bottles),前者可回收多達25次。少數怕長計,清洗及消毒舊瓶子,比起製造一個新的即棄瓶子,不論是成本還是碳排放都雙雙大減,鼓勵飲料生產商循環使用。但由於德國法例並沒有禁止單次使用膠樽,只是稅項稍高,消費者將樽子回收可獲退0.25歐元(約2.4港元)。

德國超市外設有自動按樽機,投入空樽後,就會退按金。(網上圖片)

不過,德國《明鏡》周刊去年報道,法律實施初期,市面出售的飲料瓶子當中64%獲循環再用,但至2012年底,回收率降至46%,而且呈繼續下降迹象。三年前,可口可樂公司也以物流成本高昂及欠存放空間為由,宣布逐漸會以單次使用膠樽取代可再用膠樽。可見Pfand法案提高了膠樽回收率,但並未有效令生產商改用可再用膠樽。

其實除了德國,歐洲多個國家的按樽制度已相當成熟了,特別是在1972年已推行的挪威,做法跟德國差無幾,但因沿用多年,民眾都已養成按樽習慣,就算有沒有那一塊幾毫,挪威人也會把膠樽回收。在超市廣設自動回收機還未夠,當局發現很多學生都有在上學途中喝能量飲料的習慣,所以貼心的在校門外加置回收機,實行「一個都不能少」,也因此挪威的膠樽回收率相當高,成為英國政府的參考對象,希望照辦煮碗。

台式飲料店每天派發大量膠杯、杯蓋及飲管。(vcg)

目前,香港每十個膠樽只有一個被回收,即使有金錢作誘因,但總有人不志在,有樽也不退,更可能出現的畫面是,平日執紙皮、鋁罐的長者也開始拾起膠樽來,按樽制也不是必勝秘方,香港若要落實效法,運輸及回收處理的成本也要詳細計算。

台灣限塑令 未來用海藻吸管飲珍珠奶茶?

除了膠樽,同樣「邪惡」的還有即棄餐具,包括外賣膠杯及飲管。台灣今年初公布的「海洋廢物治理行動方案」,逐步禁止即棄塑膠餐具,也見頗為進取,包括在2020年:

消費者在店裏堂食,業者不能提供即棄餐具加強自備杯子裝載飲料的優惠措施限制餐飲業者不得向堂食消費者提供一次用塑膠飲管

不銹鋼飲管有粗有幼選擇,配合不同需要。(資料圖片)

再過十年,上述的三種塑膠製品都會全面禁止提供。或者不少消費者立時會有疑問,「那在街買珍珠奶茶,不用飲管怎喝呢?」不過,有時苛刻才會逼出創意來,除了人人皆知的「BYOB」,其實已興起BYOU(Utensils餐具)、BYOM(Mugs杯子),甚至BYOS(Straw飲管)等自備餐具概念,除了不鏽鋼、玻璃製的環保吸管,美國有設計師還創作出一種可食用、易分解的海藻吸管。雖然台灣目前在塑膠回收及限用之上不算走得很前,但不難發現,不少台灣品牌或設計小店都主張以天然物料製造產品,如竹子餐盒、木咖啡杯、布書套、藤籃子,在「走塑」潮流下,呈現自然復興。

上文節錄自第105期《香港01》周報(2018年4月3日)《煩 膠》。

《煩膠》系列文章: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4月3日(星期二)出版的第105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