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中」的奶茶聯盟能代表泰國青年政治取態嗎?

撰文:蔡苡柔
出版:更新:

經歷*中泰網絡大戰,一起「擊退」中國小粉紅後,港台泰網友似乎產生有趣的連結,既一起組成「奶茶聯盟」(Milk Tea Alliance),更有泰國網友在湄公河水源權議題(#StopMekongDam)上尋求港台盟友支援。
現在,Twitter大戰高潮已過,但這次鍵盤大戰之後,港台泰的關係會帶來怎樣的改變,又或只是網絡上一次互嘲、互撐跟狂歡?海外媒體將這現象形容為「追求自由民主」陣營團結一致「抗中」,但這是夠全面的解讀嗎?

承接上文:「奶茶聯盟」狂熱背後 被低估的泰國民主路

網絡Twitter大戰,港台泰網民「擊退」中國小粉紅後,泰國網友在湄公河水源議題上尋求台港盟友支援。(網上圖片)

2019年泰國大選,在年輕人間聲量高、拿下多個國會議席的未來前進黨 (The Future Forward Party)來看,其支持者其實很大部份是瓜分了民主黨的票源,而民主黨是泰國成立最久的政黨,背後支持的勢力一直是分布在曼谷周遭地區的文官集團,可以看成是民主黨被新興政黨取代。

這次網絡風波中,部份人將奶茶聯盟標誌為「支持民主自由」的陣營,那又是否可以看成年輕人對政治的看法和心聲?黃凱苹認為,如果去問泰國中產階級希不希望民主,她相信答案是肯定的,「只是他們想要的民主是很矛盾的。」

泰國中產階級在某種程度下還是希望有民主,「但問題是,如果單就社會結構而言,其人數無法跟廣大的鄉村民眾抗衡,實施完全一人一票的民主,很有可能會讓像他信這樣的政治人物帶領的政黨再次上台。」黃凱苹分析。

若港台泰網友深入認識不同社會的歷史脈絡,了解網戰發燒的原因,或許能賦予奶茶聯盟更深刻的價值。(twitter)

有廣大鄉村支持者的他信選擇威權路線,在中產階級的眼中有如「暴民政治」,對於中產階級而言非常兩難:既想要自治,又不想要一人一票式民主。當政府走向開始偏向他信這種政權時,他們會跟軍方合作來終止這樣的狀態,但又不希望軍方長期執政。

泰政黨「反中挺中」光譜何在?

泰國的政黨有明確的階級劃分,那有沒有鮮明的親美親中標籤呢?2019年10月,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Facebook發布與未來前進黨領袖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見面的相片,部份港台媒體將未來前進黨標示為「反中」政黨。

黃凱苹認為,比起將他們劃成反中政黨,不如說塔納通與黃之鋒見面的原因或在於他們都是反威權。泰國政黨跟泰國政府的政治立場一樣,在對中、美的態度上不是定性的。此外,在選舉時和執政時的態度也會有所差異,這點在馬來西亞前首相(Mahathir bin Mohamad)身上就很明顯。

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蒂爾在大選期間攻擊對手與中國的關係。圖為3月1日馬哈蒂爾在吉隆坡的記者會上發言。(AP)

2018年馬來西亞大選時,與中國有關的議題也是熱點,馬哈蒂爾將對手納吉布(Najib Razak)跟中國的關係當成攻擊目標,但是,馬哈蒂爾上台後還是跟中國妥協,在商言商。假使泰國未來前進黨沒有在今年3月「被解散」,他們政黨若有機會執政,黃凱苹認為,也會如馬哈蒂爾一般,以務實的態度對待中國,「因為執政時,國家利益永遠在最上面。」

總結來說,泰國政黨跟泰國政府一樣沒有明顯的親中、親美色彩,階級才更能劃分這些政黨。「在這個過程當中,只要能解決經濟問題,親美或親中都是好事,不要特意區分親中親美,反而能更保留彈性空間。」對選民而言,紓緩經濟問題比政黨對中、美的站隊更加重要。

但是,近年中國對泰國政黨資源的影響無法忽視。黃凱苹提到,中國透過駐外使館給予特定政黨援助幾乎是公開的秘密。「這也蠻合理的,中國要展示經濟實力,以國家的角度來看,你要去做生意,必須跟不同的政黨維持友好的關係。」但是在這個押注政黨的過程,有些沒得到資源的政黨就會把矛頭指向中國,使中國議題再次被炒起,這比起「反中」這種意識形態之爭,更像政黨之間的資源競爭。

不能忽視的「第三者」

所以,若單從台灣人眼中明確的統獨、意識形態去看泰國的政黨政治,就會因為脈絡不同而陷入貼標籤的誤解,忽略泰國的歷史脈絡、社會結構及摸索民主路的努力和掙扎。同樣地,在理解兩地關係時,也不能忽略泰國作為一個要確保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主體性國家,以及兩地關係中的「中國因素」。

例如,去年台灣開放泰國遊客免簽,但泰國11月上路的簽證新規卻要台灣遊客附上財力證明,遂引發台灣輿論不滿。此外,對於台灣在新南向政策的進展,藍綠雙方也都非常急切想定義成敗。

泰國的基層民眾關注經濟生活,甚於政黨的政治光譜及對中美的立場取態。 (路透社)

黃凱苹認為,想靠外交人員在台泰關係上爭取國家認同或關係的正常化,其實不太可能。原則上,對東南亞國家來說,只要想做中國的生意,就不可能違背「一個中國」原則。對於台灣民眾看到的免簽無法互惠的問題,也同樣要顧及中國大陸的抗議。

此外,台灣跟中國內地能提供給泰國的觀光收益相當懸殊。根據泰國媒體報道,在2019年泰國的觀光人次達到3,980萬,當中近1,100萬是中國遊客。而根據台灣內政部移民署統計,2019年台灣赴泰國旅遊人次則為83萬。

「站在泰國的角度,一年去泰國的中國旅客這麼多,它也沒有給中國免簽,怎麼會給台灣免簽?在泰國的角度來說,對兩邊都不開放免簽,它所收取的簽證費也會很可觀。這個問題原則上是我們跟泰國的問題,也是我們跟中國(大陸)的問題。」所以不是像部份台灣民眾認為,「我給你免簽,你就應該互惠」這麼簡單。對於新南向政策的成敗與否,黃凱苹認為很難定義,台泰關係還有一大關鍵是中國因素,這是無法忽視的現實。

以此來看,外交關係的現實讓奶茶聯盟「團結」,或許只能存在於網絡輿論場中,但若可以以此為契機,讓港台泰三地網友不臉譜化、不以自身的政治框架去認識彼此,認識不同社會的歷史脈絡,了解這場網絡戰中「發燒」的原因,理解不同地方在中美兩強間折衝樽俎,尋求利益最大化的努力,或許能賦予奶茶聯盟更深刻的價值。

上文節錄自第213期《香港01》周報(2020年5月11日)《被低估的泰國民主路 「奶茶聯盟」狂熱背後》。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