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示威】失業率奇高誘發的致命動盪?

撰文:伍振中
出版:更新: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未及緩和,另一波社會動盪隨即掩至。全國發生大規模示威,雖然爆發點源於白人警察粗暴對待黑人疑犯的種族議題事件,然而,一石激起千重浪,美國人在長期居家令下的隔離焦慮,經濟活動停擺帶來的就業不明朗,加上累積多時的階級矛盾,才讓這場全國大示威一呼百應。究竟,美國現今失業及市場現況真的如此糟糕?

對於特朗普來說,這四年來最強政績非「失業率創下近年新低」莫屬。不過,一場新冠肺炎疫情,將這項政績全盤摧毀。美國全國失業率由二月份的3.5%,急升至四月份的14.7%。美國勞工部的數據顯示,自疫情爆發以來,最近十周累計超過4,000萬人申領失業救濟金。

2020年6月1日,特朗普從白宫前往華盛頓聖约翰教堂時,經過被人塗上示威標語的牆壁。(AP)

失業率短期增幅超過10個百分點,這個數字放諸全球,十分誇張。其餘工業國的情況也沒有那麼差──雖然它們仍然受到疫情禁制令下經濟活動的停擺所影響。德國失業率從二月份的4.7%,升至四月份的5.5%。疫情同樣肆虐英國,當地三月份的失業率也能控制在介乎3%。

其他國家也有實施封城、居家令,但失業情況卻沒如美國般嚴重。是什麼原因,令美國如此「一枝獨秀」?新興的零工互聯網經濟結構可能是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零工經濟 在病毒下弱不禁風?

審視美國的就業市場現況,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地位相當重要。過往社會運作正常的時候,零工工作者以靈活、彈性的時間接洽工作,薪酬按每次工作個別計算,這種工種在互聯網時代特別盛行。譬如個人可以個別申請成為共乘車司機,或個別接單當物流送貨員。財富雜誌福布斯(Forbes)估計,全美國有大約5700萬人正以不同形式從事零工工作,佔勞動人口大約36%。

零工經濟佔比擴大,導致美國就業市場的不穩定性很高。(AP)

不過,今次疫情到來,有大批零工工作者因為疫情下的經濟停擺,流失了大量可供接洽的工作機會,頓失收入來源。要養家糊口,一是靠積蓄過活,二是申領失業救濟金應急。這批零工工作者之眾,在疫情之下失去工作,直接推高失業人口暴漲。

另外需要考慮一點是,由於這批零工工作者很多都不屬於一間註冊公司,他們向來以個人身份接洽工作,所以可能連勞工部也不知道,這批零工工人真正從事什麼工種,這會影響失業率評估數字及按有關數據而制定的失業援助政策。就算政府有對公司企業發布薪酬津貼,這群零工工人依然享受不了有關的抗疫財政援助。

「失業援助人口奇高」的迷思

不過,即便考量到零工經濟的因素,美國與其他先進歐洲國家的經濟結構也未至於相差那麼大,導致美國與歐洲國家之間的失業率數字出現如此大的落差。當中是否涉及到一些計量方法的錯誤?

美國就業市場受到疫情嚴重衝擊是鐵一般事實,然而,美國失業人數與歐洲先進工業國相差如此巨大,當中可能源自紓困措施期望目標之差異,從而產生出來的客觀環境效果。

面對疫情,經濟停擺,工廠、零售商店很多都被迫停業或半歇業,僱員薪俸計算自然受到影響。有鑑及此,歐洲政府(特別是以德國、法國為首的西歐)普遍以「保住職位」為目標,即是撥款給公司支付僱員在疫情期間的薪酬,以期疫情過去,撤銷禁制令後僱員可馬上復工。譬如法國政府資助公司企業,協助支付僱員七成薪酬,法國勞工部預計有約三分之二私人市場勞工受惠。

法國政府資助公司企業,協助支付僱員七成薪酬,希望能為僱員「保住份工」,捱到疫情過去。(AP)

而在疫情之下,美國政府則以「資助失業者」為目標。政府撥出更多財政資源到失業人口社會安全網,臨時提高失業救濟金額(每周增加600美元,為期兩個月),同時降低符合申請失業救濟援助的門檻。這項加碼措施,令更多基層工人選擇申請失業援助。

《華盛頓郵報》舉出這麼一個例子:在疫情前,一位在飲食業工作的全職僱員,每周大約賺取500美元。平常時期,失業援助金每周大約是378美元,但如今由聯邦紓困方案撥款,失業援助金額外多了600美元,共約978美元。那麼,這位僱員自然便會傾向申領失業援助金,因為它比原本的薪酬為高。

根據美國勞工部數據,2020年第一季全職僱員的每周入息中位數是957美元。這即是說,接近有一半就業人士申請失業援助金所得到的補助,比自己本身工作的薪金還要高。

當然,失業援助金有它的門檻,不是你說申請便能夠申請,否則這豈不是變相成為「養懶人」的社會安全網?不過,疫情之下,基於各行業停擺的不爭事實,國會通過紓困法案後,當局在審批失業援助個案時,在一定程度上也寬鬆了申請門檻,讓更多原本不符合援助標準的人都可以納入援助網。

當疫情過後,聯邦政府撤銷額外資助金額,那麼失業援助人口便有很大下調空間。

美國抗疫紓困法案志在資助失業者應付生活基本所需,卻非如歐洲國家般為僱員「保住份工」。(AP)

拆解美國失業率數字分布

那麼,看回三月份及四月份的美國勞工市場數據,疫情對哪些州份和行業的影響最嚴重?

觀乎各州份,內華達州(Nevada)和密歇根州(Michigan)的失業率最高。看深一層,其實與當地經濟產業構成有關。

賭場關門,拉斯維加斯經濟斷臂,其所屬的內華達州更成為全美失業率最高的州份。(AP)

四月份,內華達州的失業率高達28.2%。該州的產業結構依賴着旅遊、酒店、餐飲、博彩等休閒與款待行業。根據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該行業的勞動人口失業率達39.8%,正正是失業率最高的行業,超過480萬名工人失去工作。內華達州的產業結構依賴着旅遊、酒店、餐飲、博彩等休閒與款待行業,州內超過四分之一勞動人口從事該行業。疫情到來,酒店、餐廳、賭場等受居家令影響,短暫歇業。當地經濟及就業市場自然遭受最大衝擊。

至於密歇根州,四月份失業率高達22.7%。密歇根州是傳統鐵鏽帶州份,製造業是當地最大經濟支柱,尤其汽車製造,全美三大汽車製造商通用汽車、佳士拿和福特都在當地設廠,還有金屬製品、機器、食品加工、化學品等各類型製造業,總共在當地聘請了超過60萬人,貢獻密歇根州接近兩成本地生產總值。

不過,為避免人多密集的工廠成為病毒爆發溫床,州政府要求工廠在疫情下停止運作,大量藍領工人處於停薪狀態。雖然部分大廠如福特,在總統特朗普啟動國防生產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之下繼續運作,製造醫療設備,但不是涉及到每一位基層工人,而且這僅限於福特、通用等大廠,有更多中小型工廠仍然因為疫情而關閉。

在美國工業「鐵鏽帶」地區,不少工人都面對就業困難的問題。(資料圖片)

失業引致社會動盪?

上述兩州都見出現示威騷亂,部分城巿連日實施宵禁。居家令的隔離焦慮、飯碗不保,美國基層工人在疫情之下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在客觀生活條件困窘及主觀情緒壓力下,大批人積壓對政府抗疫措施的不滿,於是走上街頭抗議。早在這兩周由非裔男子被虐打致死而觸發的全國大示威之前,全美各州份已有一連串要求重啟經濟的反封鎖抗議示威。

因此,目前席捲美國的示威,除了主因是纏繞美國人多年的種族、階級和警權議題,疫情以來的失業率和經濟危機,無疑令國民對公權力產生更大的反抗情緒,為整場示威浪潮火上澆油。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