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厭女、政客自殺魔咒 進步派文在寅如何救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被視為韓國下任總統熱門候選人之一,首爾市市長朴元淳上周懷疑自殺身亡,其前秘書指控他性騷擾長達四年。以這位政壇人物的影響力和背景,加上牽涉到國家近年關注的#MeToo反性侵浪潮、N號房,以至韓國牢不可破的厭女文化,令事件引起社會轟動,同黨的進步派總統文在寅將要如何拆彈?

64歲的朴元淳於2011年當選首爾市長,之後兩次成功連任。人權律師出身的他,曾贏得了全國首例性騷擾案件,並積極關注國內許多經濟不平等現象。1970年代,他曾因為反抗該國當年的獨裁統治而入獄。

由於素來待人溫和的親切形象,加上推動扶貧與環保能源等市政計畫廣受好評,並不時為女性及性少數人士發聲,故朴市長在國內擁有極高的聲望,甚至被視為是兩年後總統候選人的大熱之一。

朴元淳在國內的聲望頗高,原有力成為下任韓國總統。(美聯社)

這位近期受到追捧的,突然失蹤後被發現死亡,不僅震驚全國社會,由於其遺書內並未說明走上絕路的理由,故目前輿論大多猜測可能與其前秘書指控他性騷擾有關。

受害人的律師在上周的記者會上指出,市長在過去幾年曾傳送自己只穿內衣的照片給她,然後叫她進入其辦公室內,要求與他擁抱,又不時向她傳送不當的性騷擾訊息。雖然她曾向當局尋求協助,惟有關投訴卻被忽略,令性騷擾問題持續。她個人亦表示,對這位前上司的死也感到震驚和意外。

更震撼的指控是,這位前秘書還透露了「受害人不只自己一人」。只可惜,根據韓國〈檢查事件事務規則〉規定,若遭受調查的嫌疑人死亡,相關案件調查將以「無公訴權」不起訴處分。由於朴元淳已死,其性騷擾案件亦將自動終結,真相仍然未解。

METOO運動近年在韓國興起,不少婦女勇於就相關議題發聲。(Getty Images)

席捲社會、娛樂圈、政壇的性侵風暴

過去幾年,隨着「#MeToo運動」在韓國興起,涉及女性的醜聞經常越演越烈。從張紫妍被迫性招待事件、勝利性招待,到鄭俊英「渣男群組」,這場運動不僅延燒到職場、影圈、政界和體壇,令外界聚焦國家屢次爆發的性犯罪事件。

此外,除了轟動一時的N號房事件,去年演員張紫妍及前女團KARA成員具荷拉自殺事件也十分矚目,前者出道四年來被迫從事性交易;後者生前飽受前男友威脅及暴力對待。這些事件令外界對韓國涉及女性權益的議題格外關注。

而過去三年,共同民主黨已先後有兩位政治人物因被揭發性醜聞而下台:先是2018年初,被視為「文在寅有力接班人」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遭秘書金志恩公開指控遭其性暴力而辭職,安熙正雖然在一審獲判無罪,惟二審則被判3年6個月徒刑,並當庭收押。 另一宗發生在今年4月,共同民主黨籍的釜山市長吳巨敦自行召開記者會稱,因與其下女公務員「發生不必要身體接觸」為由而請辭,案件至今仍在調查中。

朴元淳的葬禮也成為了關注的焦點,有意見認為這是對受害人的二次傷害。(美聯社)

相信巿長等於二次傷害?

朴市長的死亡還有機會為此一牽涉性侵女性的案件蒙上巨大陰影。由於許多事實至今尚未釐清,令事件成為懸案。

由於事件的調查被迫中止,韓國社會也即時面臨一個困境,即在外界為這位政壇人物哀悼的同時,事件的受害人卻在承受更多的痛苦折磨,在自身冤屈無法伸張的同時,社會卻紛紛只顧悼念朴市長,這可能會對當事人造成二次傷害。

而假若朴元淳的確因性騷擾而自殺,問題亦可能更嚴重,甚至為#MeToo運動造成負面打擊。因為這代表人權律師出身、曾為性拷問與性騷擾受害人辯護的朴市長,還沒對受害者負責,卻因為在乎自己個人的名譽而了結生命。這無疑為近年日漸提升的女性平權問題蒙上陰影,甚至乎是個莫大的諷刺。

性別不平等在韓國尤其嚴重,分析指與傳統儒家思想有關。(Getty Images)

「厭女文化」的幽靈

從N號房、一眾偷拍事件、女星被騷擾或欺凌以至自殺,其實都反映了韓國在父權體制下所造成的性別不平等,以及厭女的問題。由於韓國傳統重男輕女,社會普遍認同「男主外、女主內」,認為女性婚後則專注家庭和照顧小孩的刻板印象,加上社會風氣保守,不少女性先天便被賦予的弱勢地位,這種重男輕女的氛圍下成長和生活,充滿了不少壓力。

然而,厭女文化植根於韓國的原因複雜。社會上,的確不少男性對女性存有偏見,而且更把女性視為男性的附屬品,會嘗試透過言語暴力及性剝削建立優越感,網絡近年的兩性罵戰加劇,也足證社會的厭女風氣。

在女秘書召開記者會公開受辱細節後,韓國社會竟出現一些攻擊受害人的聲音。首爾大學醫院周一有兩名男子展示寫着「務必鏟除破壞家庭的狐狸精犯罪」的橫額,反指舉報性侵犯的女性是「狐狸精」。

首爾當局表示,將會繼續調查朴市長的死亡事件。(美聯社)

以死明志或畏罪自殺?

另一方面,「政治誣陷」的戲碼在韓國政壇並不罕見,所以也有人質疑,這是保守派蓄謀已久的一場政治陰謀。

韓國政治人物輕生並不罕見。2009年,因家人涉嫌弊案而陷入官司,前總統盧武鉉跳崖自盡;2015年,保守派國會議員成完鐘也因涉嫌詐欺與盜用建設公司資金,在羈押審查前為表清白而選擇走上絕路。最近一次發生在2018年底,正義黨院內代表魯會燦,聲稱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收到進步派博客的賄款,最後跳樓身亡。

而這些以自殺作句點的案件,往往難以定論,到底當事人是「畏罪自殺」抑或「含冤而死」?可能一切都變得死無對證。

如何應對朴元淳的離世,對文在寅會是個重大的考驗。(Getty Images)

保持沉默的青瓦台

而這次事件更吊詭的地方在於,朴元淳之死與性侵指控,目前仍是「羅生門」。到底是真的涉及性騷擾,或是有輿論所指的政治誣陷?

朴元淳生前的政績不俗,除了最近的新冠肺炎疫情,在2015年抗擊MERS得力,在前總統朴槿惠的「閨蜜門」事發後,朴元淳領導民眾舉行燭光集會,呼籲總統朴槿惠辭職下台。疫情期間,他敦促李萬熙等新天地教會人員向國民道歉,要求李萬熙及新天地教會全體教徒立即接受檢查。黨內人士都難以相信一個致力為婦女權益而奮鬥的男人,竟然與性騷擾指控扯上關連。

朴元淳於7月9日被發現死亡後,除青瓦台秘書室長盧英敏在10日轉述總統文在寅稱對朴元淳去世「深感震驚」之外,青瓦台始終保持沉默。而他們所屬的共同民主黨,直至13日才首度就事件表態,就朴元身亡事件所引發連串情況致歉,並慰問聲稱受害的女性。

不過事件才真正開始,文在寅到底是徹查到底,助受害女性討回公道;還是淡化事件,保住黨友和黨的名聲?厭女及性騷擾等扭曲的社會文化,長遠該如何處理?相信韓國社會也期望文在寅政府能給予交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