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大示威:抗疫疲勞下的極右與新納粹突襲

撰文:毛詠琪
出版:更新:

上周六,德國首都柏林再出現大規模反防疫示威,多達3.8萬人參與。大部分示威者都沒戴口罩,在柏林勃蘭登堡門等地標集會,場面有如在參加一場遲來的夏日嘉年華。
示威大致上和平進行,當中只有少量極端示威者一度衝擊國會大廈(Reichstag),但在德國社會出現「抗疫疲勞」這個軟弱時刻,極右、新納粹、陰謀論勢力在縫隙加速滋長。

這場反防疫、反聯邦政府的示威,起被被柏林巿政府以「觸犯防疫規定」為由,禁止了集會。但示威前一日,法院推翻了政府禁令,使集會如期進行。來自四方八面的民眾於周六來到柏林,參與這場名為「自由之日—大流行的終結」的示威,示威者多數都沒有戴口罩,以及保守1.5米的社交距離,因此警方在下午驅散集會。

柏林在8月初已出現過反防疫示威,但這次規模增加接近一倍,參與者來自政治光譜任何一端,當中包括一些極右、新納粹、反疫苗組織、病毒否定者,也有不少純屬厭於防疫的一般巿民,抨擊抗疫措施是「對民主的羞辱」。

德意志第二帝國的黑白紅旗成為右翼象徵。(路透社)

人群中,有人拿着寫着「普京與特朗普,請給我們自由」的海報,也有小童拿着畫作寫着「人道、愛、自由」,甚至有美國陰謀組織QAnon的支持者。在遊行大隊中飄揚的德意志帝國與普魯士王國的旗幟,則呼應了近年持續擴張的右翼民粹運動「帝國公民」。

「帝國公民」(Reichsbürger)是誰?
帝國公民成員不承認現時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是繼承德意志帝國之後的國家,因而拒絕向政府交稅,無視現行德國法律。組織還自行簽發護照及駕駛執照,支持者以50歲以上男性為主,有反猶和納粹思想傾向。除了刻意阻撓或搗亂政府部門工作,帝國公民公員近年亦涉及了多暴力襲擊事件。

擁戴自由卻與納粹同行

當日,德國錄得的新冠病毒單日新增確診病例為955宗,是自五月初以來最高。德國跟周邊的歐洲國家一樣,面臨第二波的疫情威脅,但自由意識較強的歐洲民眾,都開始出現抗疫疲勞,要求重拾「自由」,卻沒想到在這次集會與一些極右、納粹支持者同行。

發起這次示威的組織Querdenken 711(交叉思考711)卻聲言與極端分子割席,形容自己只是民主派。組織創辦人Michael Ballweg在周六集會上發言:「不分左右的極端分子、反人道的法西斯主義者,以至任何形式的暴力行徑,在這場示威中都不被接納。」

疫情防控需要畏期維持,德國總理默克爾如何應付日益增加的反防疫聲音?(美聯社)

當局擔心,這類反防疫示威會變成新納粹成員的滲透地點,從而招募新血。「極端勢力欲招攬更多意識形態相近的人,這類示威正好是理想環境。」德國聯邦邢警聯盟(BDK)主席Sebastian Fiedler說。

隨着抗疫日子漸長,除了柏林之以,英國倫敦及西班牙馬德里近日亦出現反防疫示威,要求政府放寬限制,推動開發疫苗的微軟創辦人蓋茨(Bill Gates)、5G網絡鋪設工程都成為部分示威者的反對目標。不過,兩地的示威規模及暴力程度都不及柏林周六的示威,數百名激進分子一度衝擊國會大廈,約3000名「帝國公民」成員在俄羅斯大使館外聚集,部分人向警方掟石及水樽,最終全日約300人被捕。

德國警方近日頻頻突擊搜查新納粹組熾,在7月展示搜獲的一批武器。 (Getty Images)

雖然,反防疫示威並不代表德國民眾的主流民意,目前約六成德國人認同需要維持防疫措施。不過,極右及新納粹組織抬頭卻是顯著的。由今年初至今,德國內政部已禁止了至少三個極端右翼,包括一月禁止的Combat 18、三月禁止的「德國人民與種族團結」(United German Peoples and Tribe)、以及六月下旬禁止的「北方之鷹」(Nordadler)。其中,北方之鷹效忠希特拉(Adolf Hitler)等納粹領袖,更沿用第三帝國(Third Reich)的符號及語言,主要透過社交媒體運作,亦計劃各國鄉郊地區進行滲透,設立根據地招募成員。

在大流行期間,美國QAnon陰謀論組織影響力擴展海外,更在德國示威上出現。(美聯社)

德國內政部長賽賀佛(Horst Seehofer)今年6月便指,右翼極端主義是「德國正面臨的最大安全威脅」。極右激進分子的襲擊連年不絕,當中受害者不乏移民、穆斯林與猶太人,包括去年東部哈雷巿(Halle)猶太教堂贖罪日槍擊,造成兩死兩傷。德國安全部門估計,全國約12,700名右翼極端分子有「暴力化傾向」。去年,德國涉及極右分子的罪行多達22,000宗,極右分子持有的槍械牌照更由2018年倍增至892個。極端分子在國外接受軍事訓練的情況也是一大隱憂。

雖然,這樣的極端分子數目不多,但在這場疫情下,疫情助長了各類陰謀論(病毒否定、疫苗有害、反對戴口罩等),與極端情緒共冶一爐。正如美國陰謀論組織QAnon在過去數月迅速冒起,在總統特朗普與共和黨默許下,漸漸染指主流政壇。德國打着反移民旗號冒起的極右另類選擇黨(AfD),夾雜着保守派、陰謀論者、極右激進分子,乃至新納粹支持者,在主流政壇乘勢座大,德國社會會否走向極端化,今天普通示威者與陰謀論者、乃至極右與新納粹分子「同行」的現象,實在不能忽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