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黑暗史:為討好美軍設立「國家賣春機關」 摧殘無數少女身心

撰文:日本設計小站
出版:更新:

上世紀,在日本橫濱的繁華街頭,總能見到一位身着歐式白色紗裙,手持長柄陽傘,斜帶寬簷禮帽的老婦人。她的妝容似藝伎,面容塗得雪白,眼周烏黑。關於她的身份眾說紛紜,與周遭環境格格不入的裝扮讓她常被談論被鄙夷。但在她消失後,又被人們追尋追憶,甚至被排入舞台劇、拍成影集、寫進歌曲中。

2006年,中村至高探訪所有與她有過接觸的人,揭露她不曾被了解的過去,拍成了一部紀錄片,這便是《橫濱瑪麗》。

「國家賣春機關」如何摧殘一位少女的身體與靈魂?(點圖繼續閱讀)▼▼▼

+17

尾聲

1995年,日漸衰老的瑪麗最終選擇歸鄉,走時仍然面帶白色濃妝。伴隨着她的突然消失,才讓人們發覺瑪麗的身影早已是與橫濱融為一體的存在。沒有瑪麗小姐的橫濱,似乎街道、車站、整個城市都變得不一樣了。雖然她在橫濱沒有家,但她是橫濱的瑪麗。其間瑪麗曾給友人元次郎留下一封信:「我很想快點再次回到橫濱,如果能允許的話,能再有三十年,我就當個慈祥的老奶奶。我還懷有很多夢想……」這是紀錄片中,瑪麗第一次剝開了堅強的外殼,袒露了本心。

她曾給家鄉寄過一封信:「再次見到大家前,我必須成為一個有作為的人,請期待我能取得成就。接下來是夜晚的嫩芽長出新葉子的季節,各位也多保重。」透過娟秀的字裏,恍惚間看到那時年輕的瑪麗,手裏拿着那張招聘廣告,站在繁華的橫濱街頭,眼裏滿是對未來的希翼和美好的嚮往。但這一切都被政府的軟弱和殘酷的現實撕碎殆盡,從畫着艷麗的妝容,到全身裸露的皮膚都塗上白粉,這是她對自己最後的保護。

在瑪麗回鄉後的第六年,已罹患癌症的友人元次郎一出院就帶着為瑪麗做的歌,來到了她現居住的鄉下。畫面中的瑪麗褪去白妝,臉面容素淨祥和,跟隨着節奏緩緩地點頭。這時的她不再是「潘潘」橫濱瑪麗,也不再是「皇后殿下」,她終於回歸了自己的本名——西岡雪子。顛沛流離40年的人生,最終找到了安心的歸宿。

我愛過笑過哭過,滿足過失落過,我毫不羞愧,因為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着。我有過後悔,但很少。我做了我該做的事情,並沒有免除甚麼。是的,有過那麼幾次,我遇上了難題。可我吞下它們,昂首而立。明天我將離開世界,與你們一一告別。這些年我過的很完整,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着。

【延伸閱讀】日本婆婆76歲「打工」初體驗 成為Starbucks最年長+最出色店員(點圖放大瀏覽)▼▼▼

+19

【延伸閱讀】日本婆婆與柴犬同患痴呆症 被迫分開住 最後奇蹟發生(點圖放大瀏覽)▼▼▼

+21

【本文獲「日本設計小站」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japandesign】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