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鉤沉|批中共強迫維吾爾人採棉花:此事最輪不到美國分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2月14日,美國智庫全球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發表報吿,指控中國通過扶貧、於2018年前強迫至少57萬維吾爾人離鄉手工採摘棉花。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對此反駁道「幫助各族群眾實現穩定就業與『強迫勞動』,這完全是兩個概念」。

美國長期批判中國的治疆政策,並以「強迫勞動」為藉口出台抵制新疆產品的法令。美國智庫與政府之間在「旋轉門」制度下的相輔相成,也令全球政策研究中心該份報告成為華府對華輿論攻擊的又一部分。

可是,這次該智庫是否找錯着力點了?暫且不論該報告對新疆棉花產業有意或無意的曲解,便是「強迫勞動」一事,美國應最無權分說吧?更何況是帶有沉重歷史印記的棉花?

在歷史上施行「強迫勞動」摘棉最烈的,不正是美國自己嗎?美國自17世紀殖民地時期便嘗試開拓棉花種植園,並於19世紀成為出口大宗,同時也成為全球棉花市場的主要供應者。而在1831年至1870年間,美國棉花佔其出口總額的一半以上,南北戰爭結束後的1866年至1870年間,更因世界性棉荒的緣故出口了74億磅棉花、獲利2.05億美元,佔比出口額高達66.6%!而這些「白色黃金」的生產,幾乎俱來自黑奴在皮鞭的威懾下不眠不休的勞動。

美國通過奴隸制,獲取大量棉花出口利潤,此為19世紀美國南方黑奴被迫採摘棉花的情形,連孩童也得下田勞動。(Getty)

美國之所以讓棉花與奴隸制結合成一個血腥的聚寶盆,除了惠特尼(Eli Whitney,1765─1825年)發明的軋棉機加快分離棉籽的速度、令產棉效率大為增長之外,對印第安人的迫害及與西班牙爭奪北美殖民地,還有政治上承認與維護奴隸制的存續,鼓吹「擁奴有益」的說詞,使得美國於土地、制度與思想等要素上構成鐵三角優勢,以慘絕人寰的生產關係成為全球首屈一指的棉花出口帝國,從而也助推美國工業化的資本積累。

在「美國夢」的神話中,向西部邊疆的「無主之地」移民始終是形塑美國開拓史的主流敘事,但實情是北美大地上原居的無數印第安人遭白人殖民者殺害與驅趕,大片肥腴土地就此落入後者手中。比如傑克遜(Andrew Jackson,1767─1845年)在擔任美國總統前,便已着手進行一系列針對印第安人的戰爭,1818年還奪走奇克索人(Chickasaw)在密西西比河的家鄉以種植棉花;1830年,傑克遜強迫切羅基人(Cherokee)人讓出喬治亞、亞拉巴馬等州的土地,1836年切羅基酋長約翰・羅斯(John Ross,1790─1866年)因而寫信向美國國會沉痛地說道「我們失去了國籍;我們被剝奪了公民權;我們還被剝奪了人類大家庭成員的身份!」但這宛如石沉大海。1838年,美軍前去驅逐切羅基人,接著便把遺留的土地轉作為棉花園。

如此廣袤的「無主之地」,令美國能夠肆無忌憚地役使奴隸開闢大片棉花園,賺取驚人財富。光是面積約1.8萬平方公里的密西西比河支流的亞祖河(Yazoo River)三角洲,就在1859年利用6萬名黑奴產出了6,600萬英磅棉花。還有多名原本債務纏身的白人農民,在借貸購買機器與黑奴種植棉花後,大都搖身一變成穿金戴銀的富豪。如曾當選為大陸會議議員的喬治亞州人克萊(Joseph Clay,1741─1804年),原本以務農種稻為生,後來改行種棉,結果獲利頗豐,從而買進更多黑奴以擴大莊園。最後克萊逝世時,留下至少27.6萬美元的遺產。此外,金融業者還可通過奴隸主拿黑奴抵押,進行借貸與投資獲取收益,從而刺激了美國資本主義的成長。所以面對如此豐碩的報酬率誘惑,黑奴的苦痛對美國白人來說恐怕無足輕重。

通過自印第安人、墨西哥和西班牙手中奪取的大片土地,美國將之開闢為棉花田或其他農場賺取驚人利潤。此為1865年美國卡萊羅訥州的黑奴們,正頂着採收來的棉花離開棉田。(Getty)

且隨着棉產量越高,黑奴所負擔的摘棉勞動量反而越高。女黑奴Sarah Ashley(1844-1936年)曾在獲得自由後,描述自己從前每天起碼得採300磅重的棉花量,而且從來就吃不飽,天未亮就被上工的號角催促去勞動。根據統計,1850至1860年間,黑奴的摘棉量約增加了三成。而達不到指標或想逃跑的黑奴,則會慘遭奴隸主與監工的酷刑伺候。逃亡至加拿大的黑奴作家比布(Henry Walton Bibb,1815─1854年)便回憶道:「在監工的號角聲中,所有的奴隸都集合起來目睹我受罰。我被剝掉衣服,被迫臉朝下趴在地上。地上揳了四根樁子,我的手和腳都綁在這些木樁,遭受監工的鞭撻」。

但這樣毫無人性的勞動環境,卻受到美國法律的保護。1850年,美國通過《逃奴追緝法》(Fugitive Slave Act),允許奴隸主前往自由州搜捕逃奴,這形同變相在全國允許奴隸制。而當黑奴斯科特(Dred Scott)以自己曾被主人帶至自由州為由,向法院起訴想除去自己的奴隸枷鎖時,美國最高法院卻於1857年以「聯邦政府無權干涉個人財產權及人身自由」的藉口,認定身為「財產」的奴隸不僅無權上訴,而且政府也不能立法剝奪奴隸主的神聖「財產」,故判定斯科特敗訴,再度確立了奴隸不被視為人類的扭曲制度。

看在廢奴者眼中,這既不人道、又違反了保障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國獨立宣言》;但在擁奴者眼中,這卻是理所當然的勝利。畢竟連對奴隸制有意見的美國總統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1743─1826年),都曾說出「每兩年就生一胎的女性奴隸,遠比農場上的男性奴隸更具經濟效益」這樣物化人類的話,這是要如何讓美國人民全體覺悟奴隸制是罪惡的、黑人跟白人一樣平等?

在暴虐的奴隸制壓迫下,美國黑奴承受無止境的虐打。此為1863年一名逃脱的黑奴彼得,在醫療檢查中展示了怵目驚心的背部傷痕,這全拜奴隸主所賜。(Library of Congress)

因此美國奴隸主們敢於宣稱「迄今為止,美國的奴隸勞工給世界帶來了,而且仍在帶來難以估量的福祉。如果這種福祉想要持續下去,奴隸勞動也必須繼續下去,因為說什麼用自由勞動力為世界供應棉花根本就是無稽之談。棉花從來不曾由自願勞動力耕作成功過」;美國教授杜依(Thomas Roderick Dew,1802-1846年)也宣揚黑奴「為了追求反奴這個不切實際的目標,而甘願放棄犧牲現有的一切福利?」,詭稱「善良」的白人奴隸主其實帶給黑人莫大好處,並斷言「奴隸制度已經成為加速人類文明進程的主要方式,缺少這個制度,人類社會將淪落至悲慘的野蠻世界,而美國勢必將回到哥倫布到來之前尚未開化的蠻荒境界」。

這種自欺欺人的謬論註定抹不去進步人士的良心譴責,擁奴者與廢奴者間的對立遂日漸加深。但奴隸制帶來的龐大利潤,始終無法令美國政客與資本家們徹底割捨這血腥又落伍的誘惑。於是當約翰・布朗(John Brown,1800─1859年)於1859年發動想解放黑奴的起義卻反被政府絞死時,他留下的遺言一語成讖:「只有鮮血才能洗清這個罪惡深重的國度的滔天罪行」。1861年,南北戰爭爆發,這場以維護國家統一為目的、廢除奴隸制為手段的內戰,致使62萬以上軍民死亡:鮮血果然淌滿了美利堅大地。

而今美國雖在法律上強調人人平等,但非裔黑人在政治、經濟、教育與醫療等方面的權益仍不如白人。且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黑人死亡率更高,更折射了資源分配不均的種族主義體制亂象。反觀中國,至今仍努力維護與加大包含維吾爾人在內的各少數民族在教育、就業等領域的合法權益,這都是美國黑人與印第安人求之而不得的。因此美國如還想繼續拿自己的黑歷史說事,不妨先問問在白人貪婪慾望下、喪失生命與土地的黑人與印第安人冤魂與其後裔:奴隸制在美國,當真消失了嗎?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