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Q-Pop」師從韓國 守舊民風下逆流造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愈益發達的能源與石化產業讓哈薩克經濟進帳甚豐,首都努爾蘇丹(Nur Sultan,前稱阿斯塔納)拔地而起的玩味建築,儼如將整座城市設計成國際建築師的實驗遊樂場,為外界津津樂道。

除了瀚漠和奇樓,哈薩克在這一兩年還向世界輸出了一項自家文化產品,受到英國廣播公司、《滾石》雜誌等知名媒體注目報道,它就是最新的哈薩克流行音樂「Q-Pop」。

哈薩克人似乎有意在流行文化產業下手,在世界主動掀起一場「哈瘋」──擔當先鋒的可能是哈薩克流行音樂「Q-Pop」。NINETY ONE、MADMEN、Crystalz等以哈薩克語演唱的偶像團體,一躍成為中亞流行文化對外輸出的潮流人物。

↓ Q-Pop偶像團體Crystalz經常被人認為是韓國女團BLACKPINK的「哈薩克版」

Q-Pop基本上全盤移植了K-Pop的歌曲製作風格、影像視覺元素及宣傳策略。

譬如音樂製作方面,Q-Pop跟韓國流行音樂沒多大分別,絕大多數都是採用Hip-hop、EDM、R&B等常見K-Pop音樂類型的編曲範式,加入大量電子合成器和強勁鼓機節拍,間中也會配上一些中亞民俗樂器及牧民唱腔,意欲強化歌曲的本土元素,希望同時樹立起Q-Pop自家獨有風格。

↓ Q-Pop當紅男團NINETY ONE的《SENORITA》,無論是編曲和音樂影像,皆滲透着不少中亞民俗元素,頗具玩味。

Q-Pop基本上全盤移植了K-Pop的創作風格。(Twitter@ninetyoneglobal)

單賣石油發不了圍?

哈薩克一直是中亞地區舉足輕重的最大經濟體,佔區內生產總值超過一半。自九十年代從前蘇聯獨立以來,哈薩克國內經濟產業主要依賴原油、天然氣、鈾礦、煤炭等天然資源出口,以及農牧產品貿易為主。千禧年以後的國際能源價格上漲雖然使哈薩克迅速重拾經濟增長軌跡,首都努爾蘇丹及最大城市阿拉木圖等大城市的現代化成績有目共睹,然而國際能源格局及地緣政治風起雲湧,這些國家支柱產業進入起伏不定的增長瓶頸。

哈薩克需要思考開發其他副產業,促進經濟進一步多樣化。而娛樂及流行文化產業不但可帶來可觀收入(像最極致的韓國K-Pop男團BTS,每年就直接或間接地為韓國經濟進帳超過數十億美元),還是哈薩克輸出軟實力以提高國際能見度的捷徑。

↓ 哈薩克首都努爾蘇丹是建築師們的「遊樂場」

+3
+3
+3

初露頭角並不一帆風順

Q-Pop在2010年代中期初萌芽之時,基於歌手外型、衣着及音樂風格偏向開放前衛,遭到國內不少保守政客反對及民眾訕笑。在民風觀念還是比較保守的哈薩克,這些世界潮流審美觀,不是每個人都接受得了。

哈薩克國內大約有七成國民是穆斯林。伊斯蘭生活、教條及傳統教育某程度上塑造了哈薩克家庭的性別觀、審美觀和對外來文化審判標準的基礎。在阿拉木圖等大城市,城市居民可能較多機會接觸國際媒體和流行文化,Q-Pop對他們相對上較易入口。但在鄉郊牧區,哈薩克流行音樂文化的普及始終有一定限制。

↓ Q-Pop的前衛風格,譬如歌手的中性打扮,在哈薩克伊斯蘭社會就很容易惹起爭議。這是2017年出道的Q-Pop男團 MAD MEN。

現時在哈薩克最有名氣的男團NINETY ONE,就曾經在幾年前試過因為一批保守派人士到場抗議而被迫取消演出,還有另一次則是政府當局擔心NINETY ONE演唱會會引來大批反對人士到場,以保安理由主動取消他們的演出。在民間上,「NINETY ONE」甚至一度成為了部分人對一些衣着妝容浮誇、嘩眾取寵之人的貶義代名詞。

不過,隨着Q-Pop愈來愈得到新生代商人及投資者的關注,Q-Pop偶像團體愈出愈多。譬如一間創立於2014年、名為Juz Entertainment的經紀公司,就成功培育了NINETY ONE、DNA和ZAQ等本土男團或個人歌手。

新出道的偶像團體,通常首先會在大城市演出,因為那裏的青年相對比較世俗化,較常接觸歐美及韓國流行文化,故此像NINETY ONE之類的元祖級樂團,都是從阿拉木圖或努爾蘇丹這兩大城市做起,然後再慢慢深入其他城市及鄉郊年輕聽眾的視野。近年,不少哈薩克年輕人心目中都已為本土偶像組合給了很高的評價。

在民風觀念較保守的哈薩克,當初不是每個人都接受得了Q-Pop。(資料圖片)

加上經紀人公司擅用網絡及社交媒體,深耕細作,參考K-Pop的社交媒體經營,建立粉絲群,創造周邊商品,同時又學習K-Pop經紀人公司的國際文化營銷思維,對外調整在地化策略,迎合國際觀眾口味,企圖打入海外市場。

↓ Q-Pop年度音樂盛會QFEST,類似韓國MAMA頒獎典禮

中亞流行音樂的全球化

今天,Q-Pop向K-Pop虛心學習的成果漸漸顯現了。Q-Pop的影響力甚至旁及鄰近土庫曼、吉爾吉斯,以至阿塞拜彊、土耳其等西亞國家。Spotify、Apple Music、Deezer等音樂串流平台固然可以找到Q-Pop音樂,一些Q-Pop主流偶像團體亦已植根Instagram、Facebook、Twitter、TikTok、VK(俄羅斯社交網絡平台)等平台,粉絲甚眾。

當中NINETY ONE、MAD MEN、Crystalz等當紅一線偶像在YouTube上載的音樂影片,不少都能輕鬆達到數百萬,甚至千萬觀看次數──這顯然不是單靠哈薩克本土觀眾就可以做到的──其網絡影響力及話題性,拍得上一眾韓國偶像團體。

更有流行文化專家認為,由於Q-Pop演唱語言是哈薩克語,Q-Pop興起有助國內年輕一代學習俄語以外的本土語言,有助強化年青人對民族的向心力和本土身份認同。

↓ 以下紀錄片講述了NINETY ONE誕生經歷及資深粉絲心路歷程(附英文、俄文、西班牙文字幕)

不久將來,當人們說起「亞洲流行文化」,也許除了說到韓國的男團女團、日本的綜藝節目、中國的古裝劇,可能很快就會提到「哈薩克Q-Pop」這個新興流行娛樂文化流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