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梅根種族風暴:英國新聞業迎「分水嶺時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英國哈里王子(Prince Harry)和妻子梅根(Meghan Markle)訪問指控王室成員涉嫌種族歧視,除了引發大西洋兩岸英美兩極輿論熱議,還促使英國本地新聞媒體業界「分裂」。前《星期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 總編輯Eleanor Mills形容當刻是「報業界真正的分水嶺時刻」(a real watershed moment for the press)。究竟這周英國新聞業界發生甚麼事了?

事緣當天哈里梅根訪問出街後,由於內容除了指控王室內部存在「種族主義」問題,還批評英國媒體,尤其小報(tabloid)經常製造針對梅根的「種族主義」報道。

英國傳媒業界組織Society of Editors主席Ian Murray隨後便發表聲明,反駁哈利和梅根兩人對英國媒體的指控「不能接受」,以及「缺乏支持證據」,而且提到英國媒體在「譴責種族主義」上有「驕人的紀錄」。這篇聲明,將英國新聞業界帶進因哈里梅根訪問而牽引出的種族歧視風波,進一步發酵成英美兩國輿論的焦點。

英國哈里王子(Prince Harry)及其妻子梅根(Meghan Markle)接受美國名嘴奧花雲費(Oprah Winfrey)訪問。節目3月7日於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播出。(Harpo Productions/Joe Pugliese via Getty Images)

風波在上周末迎來了高潮:Ian Murray的聲明發布後,惹來業界內部分資深編輯及記者不滿,認為Ian Murray是在掩飾業界存在種族、性別歧視等缺乏多元的內在問題,《衛報》(The Guardian)、英國廣播公司(BBC)、Metro等多間傳統主流英國媒體的編輯和記者向Society of Editors施壓,要求撤回聲明。

《每日鏡報》(Daily Mirror)、《約克郡郵報》(Yorkshire Post)、《赫芬頓郵報》(Huffpost)駐英國記者Aasma Day、ITV新聞主播Charlene White、非營利組織「調查性新聞局」等業界人士及團體紛紛宣布拒絕參與由Society of Editors舉辦、原訂於3月31日舉行的國家新聞業大獎(National Press Awards)年度頒獎典禮。

英國媒體本來對哈里梅根訪問評價已經兩極,加入「種族」元素後,讓整個光譜格局更形複雜。(AP)

最終迫於壓力下,Society of Editors發布新修訂的聲明,Ian Murray亦宣布辭去Society of Editors主席一職。

然而,這依然未能平息業界內部分編輯和記者的怒火。他們要求協會需要有明確改善業界多元化的承諾,協會的董事會成員,包括前《星期日泰晤士報》前總編Eleanor Mills和BBC前新聞主編Kamal Ahmed也出聲要求實質回應。Eleanor Mills更以辭去董事一職相脅。她形容當刻是「報業界的真正分水嶺時刻」(a real watershed moment for the press)。

哈里梅根訪問是否引發了「報業界的真正分水嶺時刻」? (AP)

哈里梅根訪問出街後,早已預視得到英國媒體會成為風眼,不過意想不到梅根的「種族主義指控」,會動搖到素來偏向保守、精英主義深厚的英國傳媒業。

早在去年1月,哈里梅根宣布放棄王室殿下頭銜後,已直指媒體為他們構成巨大壓力,英國眾小報自然成眾矢之的。不過,小報文化在英國民間植根百年,儘管哈里梅根會再度抨擊英國小報,對英國人來說也不會是什麼新鮮事。

小報文化在英國民間植根百年,儘管哈里梅根會再度在訪問中抨擊英國媒體,對英國人來說也不會是什麼新鮮事。但今次風波卻不同了。(Getty Images)

但今次訪問風波,卻大為不同。哈里梅根在訪問中引爆了「王室對兩人的兒子阿奇(Archie)的皮膚會有多黑而感到擔憂」,並將英國媒體「對梅根的種族歧視報道」扣連在一起。

英國傳媒業內從業員,本身絕大多數都為白人。根據路透社研究中心在2020年的資料顯示,英國首十大新聞媒體(包含線上線下)之中,皆沒有一名非白人任職總編輯層級的職位;國家記者培訓理事會(National Council for the Training of Journalists,NCTJ)在2017年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英國本地記者有94%是白人。

多年以來,英國報業可說是當地以白人知識份子階層為主體的精英行業。報業編輯及記者在當地都有相當高的社會地位。舉例說,現任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和及其內閣事務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當過記者,兩人皆曾在第一大報《泰晤士報》(The Times)任職。由此可見,報業本身就是在社會階梯上晉級,尤其是從政的其中一條途徑。

約翰遜曾在第一大報《泰晤士報》任職。(Getty Images)

故此,這行業屢被外界批評缺乏多元化,可謂遺留下來的「傳統」。這個「傳統」,自然與英國悠久、白人中產與上流社會的社會歷史文化息息相關。不過,該「傳統」是否相容於當代社會價值?這視乎觀點角度是從保守派,或是從進步派出發。

英國報業的人才競爭十分激烈,且相當依賴排外性人脈關係網絡。這對當地報業的傳統「報格」都有顯着影響。觀乎英國主流大報包括《泰晤士報》、《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以至每日發行量最高的小報諸如《太陽報》(The Sun)、《每日郵報》(Daily Mail),皆持中間偏右的保守派立場。比較立場偏左的主流報章就只有《衛報》及《獨立報》(The Independent),而2020年每日讀者量(包含線上線下)《衛報》為880萬,《獨立報》則為530萬。

小報在英國擁有龐大讀者群,王室花邊新闖絕對是一大賣點。(Getty Images)

然而,隨着近幾年着重種族、性別平權等聲音在西方社會擴大,加上年輕Z世代擁抱左翼價值觀,英國的進步主義思潮亦慢慢在當地報業界蔚成一波強勁的挑戰,也在哈里梅根風波中一下子迸發出來,挑戰英國新聞傳媒業界固有的傳統及風氣。

上周掀動英國新聞業界的一連串事件,包括最初英國金牌名嘴Piers Morgan因批評梅根而被迫向ITV請辭;上述提到的編輯記者們集體退出「國家新聞業大獎」頒獎典禮以作抗議。也是時候深切叩問:英國傳媒是否已把種族歧視習已為常了?這種「習慣」在這白人主導的精英行業,來到此際是否應當受到正視了?

這些叩問正是「報業界的真正分水嶺時刻」。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