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民地武・二|先與軍方開火 克倫族正作內戰預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緬甸軍政府鎮壓反政變民眾示威至今已造成數百名平民死亡,除了仰光、曼德勒、內比都等各大城市以外,邊境少數民族聚居地亦連續數周遭到軍方空襲,傷亡枕藉。

目前,全民盟已舉出「聯邦軍」之名來吸引一直尋求更大自治而未得的少數民族武裝「加入國家」,此棋一出意味着各路民間地方武裝組織(民地武)的取態將決定緬甸局勢的未來發展。

在軍方加劇武力壓制示威的背景下,部份少數民族武裝已向外界宣稱,倘若軍政府還不停止血腥鎮壓行為,他們將會捍衛到底,並呼籲國際社會向難民施援。而由民選國會議員組成的「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CRPH)則計劃與各路民地武聯合起來組成聯邦軍,並組建「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共同對抗軍方。其與部份少數民族力量的相關談判亦已然展開。

CRPH談判對象中的一大勢力,就是克倫民族聯盟(KNU)。克倫族武裝控制區位處緬甸東南部緬泰邊境,克倫民族聯盟旗下以克倫民族解放軍(KNLA)為首的各路民地武,近來亦已與緬軍展開激烈戰鬥。受戰事波及,至少3,000名克倫族難民被迫逃往鄰國泰國避難。

克倫民族聯盟(KNU)的成員在其武裝控制區內,抗議緬軍發動政變奪權。(Reuters)

如果所謂的「聯邦軍」得以組成,此等少數民族地區的戰火,也許將不幸地成為未來內戰之端。

是次在政變後率先與軍方開火的克倫族,是緬甸八大族群之一,論人口計屬緬甸第三大民族。克倫族人口龐大,其語言、習俗、經濟生產模式都與主體民族緬族存在頗大差異,加上殖民歷史分治因素,導致克倫族存在極大離心。自從上世紀以來,克倫族民地武與緬軍之間的衝突就無日無之。惟雙方戰力懸殊,克倫軍並沒有取得明顯軍力優勢,但也一直沒有歸降緬軍,只有簽署過停戰協議,卻沒有承諾解除武裝。

克倫族的武裝力量之所以今日能有實力與緬軍對抗,以至在政變後軍方人員主導的國家管理委員會(SAC)及全民盟勢力主導的CRPH之間有「選擇權」,其實要追溯到其在英殖時代以來的百多年歷史。

3月17日,緬甸曼德勒,僧侶參與遊行,手持標語支持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Committee for Representing Pyidaungsu Hluttaw,CRPH)。(AP)

二戰後的東南民族爛攤子

克倫族裏面細分多個擁有各自語言和習俗的分支。但廣義克倫族的身份認同,則起始於英殖時期部分族人改信基督宗教,並經歷多年刻意人為的殖民政策而造就而成。因此,克倫族中的「克倫」(Karen),是緬甸詞ကရင်的英語化譯詞。當然,也不是所有克倫族人都改信基督宗教,很多山區鄉間的克倫族人則信奉佛教或本土原始宗教。這種同族內部宗教派系的分野,導致了後來二十世紀克倫族多支民地武各行其是的情況。

1912年,穿著傳統服裝的克倫族女孩。(Wikimedia Commons)

自英國在19世紀殖民緬甸以來,英政府採取在殖民地慣行的少數民族「分而治之」策略,透過賦權少數民族(例如默許組成民兵隊伍),冀制衡佔國內人口大宗的緬族及其軍事力量。東南部克倫族的獨立民族意識從此萌芽。

二戰結束以後,各國熱烈討論東南亞地區後日治時期的主權問題。當時由昂山將軍(即昂山素姬之父)領導的緬族臨時政府與眾少數民數領袖簽訂《彬龍協議》,同意爭取脫離英國殖民統治,建立統一的緬甸聯邦,撣族、克欽族等皆簽署了協議,惟克倫族代表拒絕參與,並表示希望獨立於緬甸聯邦,以及留在大英國協。

軍政府二月初發動政變奪權後,生活在大城市的克倫族人手持代表克倫族的旗幟,上街抗議。(Getty Images)

昂山將軍在1947年遭暗殺,緬甸政局陷入混亂,雖然翌年仍能勉強實現獨立,制定聯邦憲法,惟少數民族問題依然懸而未決。尤其在東南方的克倫族地區,緬甸聯邦成立之時,克倫族尋求獨立的訴求並沒有得到多大的回應,英國政府亦無意兌現以前給予克倫族地區人民獨立建國的承諾。

於是,1948年緬甸獨立後,克倫族武裝就向新政府發起攻勢,至1949年更一度包圍當時的首都仰光。至1952年,政府才在緬泰邊境建立「克倫邦」,但其地域卻只包括全緬克倫族人口的四分之一,與克倫族爭取民族權利的期望相距甚遠。

克倫族人主要散居在緬甸東部及東南部,以及泰國西北部小部分地區(圖中深紅色部分)。(Wikimedia Commons)

懸而未決的東南民族矛盾,令克倫邦在這大半世紀以來持續發生武裝衝突,戰火未息。雖然到了2015年,克倫民族聯盟其中一支民地武分支民族抵抗組織(KNDO)與開明派軍人登盛(Thein Sein)領導的緬甸軍政府簽訂了停火協議,但克倫邦內部親政府武裝與克倫族各路民兵仍然不時爆發衝突,遲遲未能實現雙方武裝解除。

加上緬軍向來擅於對各路少數民族民地武採取離間策略,譬如一邊與KNDO和解,另一邊卻繼續與克倫族某些武裝分支如克倫民族解放軍、民主克倫佛教軍第五旅(DKBA-5)開戰,間接造就同族內部擁兵民兵分裂,反抗力量大遭削弱。

3月27日,緬甸內比都(Naypyidaw),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出席緬甸建軍節閱兵儀式。(Reuters)

緬泰邊境「難民潮」的憂慮

上世紀至今的軍事對峙,不但長期造成當地人員傷亡,還導致部分克倫族難民逃亡至鄰國泰國,流離在緬泰邊境之間。昂山素姬及全民盟政府在2016年上台後,一度嘗試接濟流亡泰國的克倫族人返回老家,但難民擔憂當地教育及工作前景,願意回國者仍屬少數。

據估計,泰國國內現時有大約40萬克倫族人;泰緬邊境地區亦有九個常設難民營,收容來自緬甸(但不限於克倫族)難民。

直至今年二月政變,軍政府拘捕全民盟領袖昂山素姬等人,實施緊急狀態並接管政權後,克倫軍與軍方的武裝衝突更形血腥激烈。其中軍政府針對克倫族武裝的數輪空襲,造成多名平民傷亡,湧至緬泰邊境的克倫族難民數目迅速倍增。

這數天以來,不少克倫族難民坐船經河路抵達緬泰邊境,冀進入泰國逃避戰火。(AP)

泰國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近日亦表示,泰國政府已為持續增加的克倫族難民做準備,但目前仍然難以估計,泰國可以收容多少個克倫族難民,似乎也預示着他對緬甸爆發內戰的憂心。

目前,緬甸會否爆發內戰,將局勢推向少數民族聯同反政變緬族勢力與緬甸軍方環繞全國國境的武裝衝突,尚未可知。然而,無論緬甸未來局勢如何發展,克倫族的民地武硬實力將會扮演主要角色。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