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街補習天王 「韓國學院」泛濫的亂象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熟悉韓國文化的人應該都知道這個東亞國家升學的壓力非常之重,早前當地更有節目公開一名8歲小童一星期上11個補習班的故事,情況引起外界關注。
的確,韓國補習學校「學院」(hagwon)的發展或許經已達到泛濫的地步,不單造就不少媲美NBA球星天價數入的補習天王,甚至乎出現電競、空服人員、Hip Hop等形形式式奇特的補習班,成為該國獨有的「風景線」。然而,當局多年來的嚴厲打壓的手段似乎亦證明,單憑打擊補習班絕非良方?

今天的韓國首爾江南區不僅是重要的商業地帶,也是高級時裝及不少電影公司的所在地。與此同時,區內的大峙洞還是上千間私人補習學校「學院」(hagwon)的集中地。自1990年代起,江南區和瑞草區發展成擁有八間著名中學如Seoul High School、Kyunggi High School的校區,是芸芸家長夢寐以求的理想教育之地,也令這裏逐漸發展成補習社「聖地」。

單計大峙洞,每年便創造出近20萬億韓元(約1,321億港元)的「補習班經濟」,而且這裏的補習班並非輕易能報讀,幾乎每逢報名季節,家長們往往需要通宵排隊輪候。至於一般的日子,每到晚上10時,許多學生都會從補習班湧出,一窩蜂地走上數百架汽車、巴士、接駁車,造成交通堵塞的情況,而這些接送的家長也被統稱為「江南媽媽」。

韓國學生補習的比率屬全球最高。(Getty)

據2019年的數據,韓國學生整體補習的比率為74.8%,其中中學生為71.4%,小學生更高達83.5%。韓國家庭不僅每月平均為一名學童花費42.9萬韓元(約2,834港元)在補習上,有的甚至高達家庭收入的五分一,相關的開支冠絕所有亞洲國家。此外,部份家庭還會為補習而搬家,如考試前搬至首都圈的學區,等考完試後再搬回原來的住區,或是全家人搬到較小的房屋,以便宜租金來補貼補習費用等。

韓國補習文化的熾熱,還可以反映在該國十分多元化的補習課程之上。除了本港常見、一般為應考、升學、面試的補習班和各類藝術、音樂、體育的興趣班外,還有為再修或插班而設的補習班、為大人而設的各類職訓補習班、為成為Kpop明日之星的音樂補習班,還有電競、Hip Hop等另類補習班,可謂「諗得到的都有得補」。

韓國的補習班十分多元,如電競、Kpop等也有。(Getty)

憑藉火熱的補習文化,韓國目前有逾7.3萬間補習社,並造就了不少「補習天王」,有的年薪甚至高達400萬美元(約3,113萬港元)。補習文化同時還推高了當地著名學區的樓價高漲。

補習不單是學童的事…

良好的教育被普遍視為找份好工、婚姻、生活、將來等一切的重要「橋樑」。韓國年青一代爭相補習的原因,主要是希望考入三星、現代、大宇等國內大型企業工作,而考入國內名牌大學決定他們是否順利走進這條光明的人生路。在一試定生死的社會,補習自然成為不二之選,甚至延續到大學畢業後求職,甚至還有「考試村」 。

韓國人補習的原因,很大程度因為希望進入國內大企業工作。(Getty)

曾於韓國從事補習行業的外國導師Geoff DeGrasse表示:「大部份韓國年青人不想在街市市集、農田或船上工作,今天他們都努力為國內大企業的職位打拼,而唯一的方法就是年復一年的補習,這當中需要的除了金錢還有人脈。」

這是因為想要進入三星等大企業,必須通過重重關卡,除了書面審查,還有專門的性向測驗(SSAT),以及鉅細靡遺的面試,而現代汽車集團專屬測驗HMAT,分成邏輯、分析、人格特質等考科。因此,不單是學生,連許多有意求職的韓國成年人也得光顧補習班,才能有機會求得理想的就業職位。

補習也是韓國成年人的事,尤其是打工仔轉工的時候。(Getty)

證嚴厲打擊不是辦法?

面對國內過熱的補習文化和風氣,韓國當局一直希望加以壓制。早於2011年,韓國便經已開始著手嚴格監管補習學校,如留意他們有否收取過高學費、超出晚上10時的營業限制等,又會派人於深夜到補習社集中的地區巡視,查看是否仍有學童在附近流連等。

上述的監管措施源自前總統李明博,因當時韓國四分三學生均有參加補習,屬全球最高的比例。因此他希望壓制當地補習界的過度發展和衍生的亂象,並希望恢復民眾對國內教育制度的信心,長遠減少韓國家庭在教育上財務和心理的負擔。

前總統李明博近年曾希望透過改變教育制度以遏示國內補習風氣。(Getty)

過習補習和催谷會令學生壓力大,或成為當地高自殺率的元兇之一。據組合組織的數據,2018年韓國的自殺冠絕眾成員國,每10萬人當中有24.7自殺,為成員國平均數高出一倍。年輕一代眼見壓力迫人,不少都不願生育小孩,以致國家低生育率的困境。此外,由於國內日趨激烈的教育競爭,迫使部份學生轉到海外升學、甚或留在海外工作或定居,長遠或導致人才流失及家庭分離等社會問題。

一直以來,韓國政府雖然不斷嘗試監管補習行業,包括上世紀80年代曾徹底禁止補習行業,惟因補習需求龐大,最終收效甚微。有見及此,當局於2010年調整策略,不再一味禁止補習,而是嘗試長遠改革以測驗考試為主導的大學入學試制度。

教育當局開始資助國內頂尖大學的收生部門,透過美國式的收生程序來訓練他們,令他們在收生過程中同時顧及到學生的天份、創造力和獨立學習的能力。地方層面也有作出改變,如在補習社林立的首爾地區,當局設立監察中心以監督補習學校是否有違規經營,如超過晚上10時的禁令,同時亦以現金奬賞舉報違規的人士。

補習文化令韓國學童以至家長也壓力很大。(Getty)

另一方面,為提升大眾對公營教育的信心,當局亦推出針對學校教育的措施,如教師評級制度,以及激起學校間競爭的標準化測試,還有在公立學校和電視頻道提供更好校外輔導課程和資源。

至於一眾韓國家長,他們雖然擔心過度補習的情況會為子女增添壓力,但也不希望政府再次「一刀切」禁止,認為由專業的補習機構來幫助孩子學習,較父母去教的效果更好。亦有家長表示,若當局過度監管恐適得其反,對資源較差家庭的孩子造成不公,長遠令學業成就差距擴大。

這或許多少顯示出,一味打壓補習班未必能完全解決問題,韓國補習文化多少還與教育制度、國家經濟、社會觀念和風氣等息息相關。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