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男校和鬍子:塔利班治下的新阿富汗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穆賈希丁(Mujahideen,阿拉伯語中意為聖戰者)不會傷害任何人的生活、財產和名譽。」8月16日,塔利班一位發言人在入主喀布爾(Kabul)後如此對外宣稱,隨之而來有尊重和保護女性權益、不會對前政府公職人員、軍方人員尋求復仇等等承諾。可是,這些承諾如今正在一個接一個的被打破,一些殘酷的管治手法亦見回歸。

被懸掛示眾的嫌疑犯

9月25日,阿富汗的第三大城市、位於西部的赫拉特城中心這天聚集了一眾市民,沒有雲遮擋的烈日下,老老少少只能眯起眼睛、用手遮擋着望向空中懸掛着的遺體。當日清晨,塔利班逮捕4名綁匪嫌犯,用起重機將其遺體掛在人頭攢動的街區。在差不多五層樓左右的高度,一具衣服上染着血跡的遺體上掛了一塊警示牌,上面寫道:「這就是綁匪的下場。」

人群之間,有兒童爬到一旁噴泉的邊緣的台階、屍體的正下方,好能看的清楚些。在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CNN)記者採訪時,其中一位叫做Mohammed Mansour的圍觀者說:「大家對這個決定感到很高興,因為這樣可以解決省裏綁架的問題。」

塔利班上一次執政的90年代末到20世紀初,犯罪者會被公開處以截肢、石刑(即將受刑者身體埋在沙土中,用亂石將其砸死的刑罰)等酷刑。小偷會被斬手、搶劫犯會被斬去手和腳,已婚通姦者要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經挑選的石頭砸死、未婚通姦者則被處以最多100次鞭刑。

塔利班官員在上個月跟美聯社的採訪中表示,會繼續施行截肢等刑罰:「人人都批評我們在體育場內執行刑罰,但我們從來沒有過問他人的法律和懲罰。沒有人能對我們的法律應當如何說三道四,我們將遵循伊斯蘭教,會根據可蘭經制定法律。」

男校

9月下旬,阿富汗各地的中學在停課一個月後重新開學,但課室裏沒有女學生。在9月17日的一則公告中,塔利班教育部沒有在當中提及女學生,只說:「所有男教師和學生應回到各自的教育機構。」在遭到國際社會就禁止女學生就學後,塔利班方面則回應稱當局正在為女學生建立一個「安全的交通系統」。

圖為2021年9月19日,阿富汗婦女在喀布爾前婦女事務部大樓附近示威,爭取女性權益。(AP)

大學雖獲允許女學生就學,但教育部要求校園內須實行性別隔離的政策,給許多大學的營運帶來困難。一家公立院校塔哈爾大學(Takhar University)校長Khairuddin Khairkhah對《印度快報》(The Indian Express)表示:「我們計劃在有15名女學生以上的課堂分開授課。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打算實行上午和下午輪班制。如果班上女生人數少於15人,我們就會買些屏風——就是他們在醫院用的那種,來將男女學生分開。」

由於性別分離方針,許多大學只能加大工作量,包括阿富汗最頂尖的喀布爾大學在內,一些公立大學礙於行政上的困難而不得不暫時關停。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上月譴責塔利班違背其保護女性權益的承諾,指在部分區域,12歲以上的女孩被禁止上學,只能留在家中。塔利班一方面對國際社會的指責提出抗議,一方面卻將前政府在加茲尼市(Ghazni)設立的婦女事務部(Ministry of Women)大樓轉設為勸善懲惡部 (Ministry for the Propagation of Virtue and the Prevention of Vice)的新總部。

9月12日,阿富汗喀布爾,一名阿富汗男孩觀看塔利班武裝分子搜索一名持刀傷人的疑犯。(Felipe Dana/美聯社)

鬍子,剃還是不剃?

在塔利班拿下首都喀布爾、重新執政一個月後,位於阿富汗南部的赫爾曼德省(Helmand)的理髮師收到了塔利班禁止剃鬍子或修剪鬍鬚的命令,髮廊若不遵守,可能會遭到處罰。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首都喀布爾的理髮店亦收到類似的指令。但有關措施卻遭到了塔利班高層的指摘。

而且塔利班領導層的管治方針,在民間執行層面亦有落差。在接受CNN採訪時,懲惡部部長Mawlavi Abdullah Mohammad向記者出示了一份高層下發的文件,譴責地方政府的部分政策不符國家政府要求。上有方針,下有各自的舉措,在高層和外部視野之外,對前政府職員的討伐、同性戀者的虐待等層出不窮。但就在上層尚在商討伊斯蘭教義下,公開處刑是否應該施行之時,犯罪者(或嫌疑犯)的屍體則已被運到城市的各個區域示眾。

不論是20年前他們首次掌權的「舊阿富汗」,還是今天的「新阿富汗」,殘暴的靈魂似乎沒離開過塔利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