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局勢|北約30年五次東擴 終惹俄羅斯反撲

撰文:毛詠琪
出版:更新:

俄羅斯普京24日下令揮軍烏克蘭,軍事規模之大是踏入2000年代以來未見。普京原先提出解決今次烏克蘭危機的「安全保障條件」,當中一項就是排除北約擴張。是次烏克蘭戰事的觸發點,很大程度歸因於北約(NATO)30年來五度東擴的問題美國政治評論員湯馬斯·L·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亦指,今天這場戰爭,「美國與北約都不是無辜的旁觀者」。

這個由美國牽頭、大部分歐洲國家組成的軍事聯盟,於二戰後、冷戰之初的1949成立,由最初的12個成員國漸漸擴張至現時的30個。在1990年代初前蘇聯解體後,北約並未有隨冷戰結束而解散,反而一直討論如何演變的問題,而基於中東歐地區的安全真空,開始吸納這些小國加入,包括一些華沙公約國。

1997年7月,北約接納波蘭、匈牙利和捷克為成員國,並於兩年後正式加入,被視為北約首次東擴;2004年3月,北約正式讓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加入。是次的第二次東擴為北約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擴張,成員國增加至26個,地緣上貫穿南北歐,北約分界線亦向前推進,越過波羅的海、東臨黑海。

烏克蘭危機:北約名符其實「插旗」越來越多。(AP)

最近加入為2020年

到2009年4月,南面巴爾幹地區的克羅地亞及阿爾巴尼亞亦加入北約版圖,是為第三次擴張。東擴靜止數載,俄羅斯於2014年從烏克蘭兼併克里米亞後,歐洲邊陲小國要求加入北約的聲音再起,至2017年6月,黑山共和國成為北約第29個成員國;而最近一次東擴是2020年3月,北馬其頓亦正式成為北約一員。

(香港01製圖)

烏克蘭、波斯尼亞(波黑),甚至俄羅斯「腹地」高加索的格魯吉亞亦有意加入北約。北約不予置否的曖昧態度,一直觸動着俄羅斯的神經。去年12月底,俄羅斯副外長魯堅科(Andrey Rudenko)表示,如果格魯吉亞加入北約,以及在格國領土上部署攻擊性武器,將會觸及俄羅斯的「紅線」。但言猶在耳,北約前秘書長拉斯穆森便在《Politico》撰文,指北約應向烏克蘭與格魯吉亞提供一份加入組織的行動計劃。

德國國防部長蘭布雷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抵達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以西的魯克拉軍事基地後,北約德國聯邦國防軍士兵等待迎接她。(AP)

回看1990蘇聯瓦解之初,許多外交政策專家都敦促西方領導人建立一個新的安全框架,重新定義與俄羅斯的關係。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外交關係教授Dan Plesch向《德國之聲》表示,蘇聯解體後,美俄官員之間進行了一系列高層會議及談判,「但我們從未認真努力讓俄羅斯人加入」,在1990至1991年間的西方「掌握了所有的牌」。

「全面親美」的首位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Boris Yeltsin),1997年跟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簽訂軍備控制聲明,葉利欽該次記者會上表示:「我們認為,北約東擴是一個嚴重的錯誤,而且是一個嚴重的錯誤。」而文件的確顯示,美國談判代表有向俄方代表承諾會就着反對北約東擴進行內部政策討論。

另外,據美國國務院1990年的一份備忘錄寫道:「按現時情況,給予這些(東歐)國家北約成員國資格及安全保障,並非北約或美國的最佳利益。」,「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想建立一個以蘇聯邊界作前線的反蘇聯盟,這樣的一個聯盟,會被蘇聯視為非常負面。」

烏克蘭:圖為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聖彼得堡有人上街抗議俄羅斯對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警員拘捕示威者。(AP)

可是這些90年代的討論從未變成白紙黑字的條文,亦沒有與俄羅斯定立任何有法律效力的協議。1997年,北約與俄羅斯簽署《北約與俄羅斯相互關係、合作與安全基礎文件》,承諾讓俄羅斯對北約事務有一定程度發言權,2002年更成立了北約—俄羅斯理事會,莫斯科並獲得出入布魯塞爾北約總部的權利。不過,這些交流在俄羅斯2014年兼併克里米亞後已悉數停止。

另一方面,北約亦貫徹了對成員資格「門戶開放」的宗旨,堅持各國擁有選擇同盟的權利。在西方與俄羅斯關係緊張的今天,北約當然更不願鬆口「棄保」烏克蘭。而諷刺的也是,如今烏克蘭兵臨城下,北約卻表明無意派兵。俄軍在出兵首天便高精準打擊烏克蘭的軍事基礎設施、防空設備、空軍及軍用機場,無非是透向戰爭手段,阻止北約東擴,也是對周邊的波羅的海三國、波蘭等的莫大警告。

90年代已急於擴張北約

美國外交事務評論員湯馬斯·L·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21日在《紐約時報》撰文指,烏克蘭今次這場「大火」之所以燒得正烈,第一根助燃的「木頭」是普京以對抗北約及團結民族,去掩蓋管治失敗,另一「木頭」則是90年代蘇聯解體後,做出了考慮不周的決定——擴大北約。在90年代末至2000年代初,北約的東擴已到達波蘭、匈牙利、波羅的海三國等,全都屬前蘇聯國家或勢力範圍,當時大部分美國人都疏於關注。「神奇的是,為何整場冷戰時期都做夢俄羅斯會民主改革、加入西方陣營的美國,會選擇在俄羅斯脆弱之際,急急把北約推到其面前。」

湯馬斯·L·佛里曼又指,克林頓時期美國國防部長佩里(Bill Perry)是當時華府內反對北約東擴的最主要聲音。而佩里2016年向《衛報》表示:「當時,我們正在與俄羅斯密切合作,他們開始習慣北約可成為朋友而不非敵人......但他們對北約就在其邊界的舉動感到非常不舒服,大力的呼籲我們不要繼續這樣做。」

在過去的幾年,大部分責任都歸咎於普京所採取的行動。但在早些年,我不得不說,美國應該受到很大的指責。當北約開始擴張,納入東歐國家包括一些與俄羅斯接壤的,這是讓我們走上壞方向的第一個行動。
美國前國防部長佩里(Bill Perry)
俄羅斯總統普京於 2022 年 2 月 24 日在莫斯科向全國發表講話。俄軍於周四對烏克蘭發動了預期的襲擊,普京並警告其他國家,任何干預的企圖都將導致「你從未見過的後果」。(AP)

湯馬斯·L·佛里曼續指,俄羅斯過去十年經濟停滯不前,加上西方各種羞辱下,普京也選擇了成為「民族復仇者」,儘管普京深諳北約並沒計劃擴大至烏克蘭,但每每就以「北約擴張」作為團結俄裔的方便把戲。佛里曼作結自己的觀點是:這是普京的戰爭,對於俄羅斯及鄰國來說他是個糟糕的領導人,但美國和北約在他的演變過程中,也不是無辜的旁觀者。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