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刺猬到水獺:「異寵潮」下東南亞的偷捕走私問題(上)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戴着聖誕帽、圍着頸巾,這隻名叫Degen的水獺在視頻中眨了眨右邊的眼睛,仿佛在拋媚眼。Degen的主人、來自印尼的內容創作者Marcell在這條Instagram視頻附上聖誕快樂的配文——這樣一條簡單的視頻,點讚可輕易過萬。
近些年,隨着家養水獺成為網紅,原本棲居於林木溪河之間的野生動物越來越多的進入普通人家,成為異類寵物,類似遭遇的野生物種還有刺蝟、鸚鵡、珍稀龜類甚至靈長類動物,牠們被從原本的家園盜獵、走私、輾轉至各個國家,最終被戴上項圈、關進籠子和玻璃屋內。

日本不少家養水獺成為網紅:

飼養異類動物非當代動物愛好者們的獨特嗜好,歷史上世界各地的人們都在飼養異國珍禽——尤其是那些愛用奇珍異獸彰顯身份地位的權貴之士。但近些年,異寵市場出現爆炸式增長,韓國、日本、泰國、馬來西亞等亞洲國家都有越來越多人加入這一潮流,那些不能把動物領回家的,就隔着屏幕「雲吸寵」,或者去線下的寵物cafe與動物直接接觸。

2017年,韓國以野生動物作招徠的咖啡館有35家,但僅僅兩年後,這個數字幾乎翻倍至68個。在日本——世界上最大的異寵市場之一,人們可到寵物cafe「親親」動物。過去數年,該潮流更是席捲中國內地,萌寵互動體驗店開得成行成巿。

更多內地主人也開始鍾情於異類寵物。艾瑞諮詢公司發佈的《2021年中國寵物消費趨勢白皮書》指,異類寵物自2011年前後開始在中國寵物市場興起。新奇、外形特別或者讓人感到刺激的野生動物,如鸚鵡、龜類、猛禽、蜥蜴、蟒蚺,甚至蜘蛛、蠍子等紛紛登陸。

顧客在日本Tori-no Iru咖啡館內看籠子裏的鳥。(Getty)

明星水獺的誔生

早幾年,亞洲及歐美興起養小刺猬,如今,水獺可謂是異寵界的「新寵」,在泰國、印尼、日本和馬來西亞等國家都有高人氣。憨態可掬的臉上掛着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小巧的耳朵、還有胖乎乎的腿,讓生性活潑的水獺「好感度」倍增。社交媒體上,「網紅水獺」層出不窮,線下也有水獺主題cafe。日本甚至舉辦過「水獺大選」,讓民眾在來自36間動物園和水族館的79隻水獺之中,票選最可愛水獺。

兩年前,印尼飼養主Marcell把一隻年幼的雌性水獺帶回家,起名Degen。「剛出生兩個月是比較適合領養的時機,因為(這個時候)很容易建立親密關係。」Marcell對《香港01》記者表示。

Marcell不久後就在TikTok、Instagram上分享和Degen的生活,成為一名全職內容創作者,全身心都投入到照顧Degen、為它拍攝影片上。但像Marcell這樣投入的寵物主人畢竟是少數。最近,Marcell又帶着Degen和印尼的游泳運動員Timotius Mulyadi一起戲水、比賽,評論區有人羨慕的說:「我想得到水獺的喜愛,和水獺一起游泳、玩上一整天。」

寵物網紅現象直接導致物種消亡

「不幸的是,這些可愛之處恰恰是吸引(買賣)的地方。這些動物非常、非常受歡迎。」來自TRAFFIC的東南亞分部的Kanitha Krishnasamy對《國家地理》雜誌這樣表示。2018年,監察全球野生生物貿易的非盈利組織TRAFFIC研究發現,大眾媒體和社交媒體極大的推動了這些來自異域的野生動物的寵物化,並引起寵物貿易的大幅增長。

2012年左右,小懶猴吃飯糰的視頻突然在YouTube上走紅,此後又湧現了一大批內容相似、傳播廣泛的視頻,懶猴的盜獵現象也隨之增長,為夜行動物的懶猴主要分布在印尼婆羅洲及菲律賓南部,已被列為瀕危動物;2020年,獵豹和飼主的自拍照在Instagram等社交平台流行不久,把獵豹作為寵物出售的網絡廣告出現激增——這種大型貓科動物在海灣國家非常受歡迎;此外成為「網紅寵物」的還有會說話的鸚鵡、花色獨特的蜘蛛甚至蛇。

根據TRAFFIC的報告,2000年至2017年的緝獲記錄顯示,日本活體水獺的緝獲量在2016年和2017年急劇增加,涉及共39隻活體水獺、共5宗案件,但倡議團體稱這僅僅只是水獺走私的冰山一角。自然資源守護委員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的Paul Todd表示:「(我們)能看到,社會影響和社交媒體上的潮流趨勢直接影響着當地物種的消亡,這真的很驚人。」

YouTube上的懶猴吃飯糰短片幾年前爆紅,掀起一陣養懶猴風潮。(YouTube截圖)

家養小水獺學不懂游水?

撇除走私問題,可愛窩心的寵物照背後,要照顧這些野生異寵絕不容易,寵物主人照顧不善或無心飼養,就會衍生棄養或寵物死亡等後果。Marcell當初在朋友介紹下對養水獺產生興趣,卻沒想到是如此費時費力:「要經常清理籠子保持乾淨,提供泳池或者能讓它游泳的箱子」。有的主人更會抱怨伴隨水獺的腥味。

更重要的是,幼崽並不是天生就會游泳,牠們往往由年長的水獺悉心教導,甚至需要親身示範來克服心理障礙,因此在家中飼養的環境是變相剝奪牠們游水的天性。把水獺領回家後,這份責任便落到了Marcell身上,這給他當時忙碌的生活帶來不小負擔:「水獺和貓和狗不同,牠們很活躍、又黏人。」

來自雅加達動物援助網絡(Jakarta Animal Aid Network)的Femke den Haas對《香港01》表示,近幾年當地出現很多被遺棄的幼崽和成年水獺,「因為水獺並不能成為很好的寵物」。Femke說:

人們買水獺時覺得牠們很可愛,但隨着牠們長大,野性本能開始顯露。它們會開始咬東西,渴望社交活動、玩耍和其他正常需求。

成年水獺變「淘氣」 衍生棄養問題

她補充稱:「人們說牠們『淘氣』,但其實那只是牠們的正常行為。」

世界動物保護協會的調查顯示,47%的異寵初次購買者幾乎沒有花時間研究過購買的動物。泰國野生動物之友基金會長期在當地包括水獺在內的野生動物救援活動,組織的項目主任Tom Taylor也告訴《紐約時報》記者:「我們(的工作能力)跟不上被遺棄的寵物的數量。」

Femke稱,在印尼,幼年和剛剛成年的水獺遭遺棄的比例都很高,一些主人會在Facebook上放出領養廣告,也有人直接遺棄、扔到河裏:「所以我們有時會在一般沒有水獺棲息的區域發現牠們。」

印尼為亞洲野生水獺的主要棲息地。日惹Gembira Loka動物園內,一隻水獺在圍欄內吃魚,該動物園於 2020年5 月 5 日因新冠疫情停止對公眾開放。(Getty)

可是,短片美化了異寵潮....

不過,這一切在社交媒體上那些可愛又治癒的水獺短片中都無從了解。在有着200萬粉絲的TikTok平台上,Degen在公園裏滑滑梯、在泳池裏游泳、在沙發上一邊享受按摩一邊打哈欠,這隻兩歲的水獺和偶爾出鏡的主人Marcell看起來都無憂無慮。而看到這類短片而想要擁有一隻水獺的人亦有增無減。

一隻寵物水獺在印尼當地的售價一般只有30至35美元(約合230至270港元),但考慮到盜獵者或賣方的成本之低,仍是一筆不錯的買賣。至於從泰國、印尼走私至日本的水獺,其售價更可高達9,000美元(約合70,000港元)一隻。

另一方面,由於棲息地長期遭到破壞和對水獺皮毛的市場需求,亞洲小爪水獺、江獺這兩個主要的寵物水獺品種數量已經在過去三十年間數量減少至少30%,屬於《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下的保護物種。近些年寵物貿易火熱,使得這兩種水獺的生存威脅急速升級,並在2019年被正式列入最高級保護物種名單,跨境交易隨之遭禁止。但由於各國在本土法律法規和執法力度上標準不一,盜獵、走私、交易禁之不絕。

在印尼——亞洲小爪水獺的主要來源國之一,野生水獺和長尾獼猴這兩種熱門異寵雖受到法律保護、禁止捕獵,但由於不屬於該國的重點保護品種,執法力度嚴重不足。Femke稱:「令人難過的是,(當局)往往任由它們被買賣、毫無干預。」當地的水獺偷獵者會利用獵犬,在河流周邊尋找水獺窩,嚇跑水獺父母再掠走幼崽——「這是最簡單的方法。」

:2020年6月22日,在越南寧平省 Cuc Phuong 國家公園野生動物救援中心內的一對水獺。拯救越南野生動物 (SVW) 是一個非營利組織,使命是從非法野生動物貿易中拯救穿山甲並將它們放歸野外,並開展研究、反偷獵活動和宣傳。(Getty)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