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總理騷亂中辭職:儲備只剩5千萬,如何養活2,200萬人口?

撰文:毛詠琪
出版:更新:

陷入嚴重經濟危機的斯里蘭卡,經歷數星期的示威騷亂後,總理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下稱馬欣達)於周一(9日)辭職,示威騷亂已釀成數十人受傷。但該國危機恐怕不會因馬欣達下台而解決,糧食、停電、燃油不足等民生問題已經水深火熱。政府空心化更恐妨礙該國取得急需的緊急援助。

現任總統兼馬欣達之胞弟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下稱拉賈帕克薩)上周已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要求馬欣達請辭以平息示威,但如今矛頭恐怕直指拉賈帕克薩本身。由於馬欣達的支持者與反政府示威者在首都科倫坡(Colombo)的衝突不斷升級,斯里蘭卡警方於當地9日下午三時宣布全國實施宵禁,軍方出動在巿內戒備。

5月9日,一名斯里蘭卡政府支持者在科倫坡總統辦公室外舉著國旗。(AP)

由於新冠疫情重創了斯里蘭卡的旅遊業及出口,經濟已面臨嚴重危機,近日俄烏戰爭導致能源價格暴漲,這個依賴進口煤炭及石油的南亞國家所受衝擊尤甚。由於已無法支付高昂的進口燃油,國內飽受停電困擾,不少工廠及生產因而停擺。這導致食品及藥物等必需品短缺,物價飛漲,以至停電等各種問題,民生嚴重受影響,該國自三月起示威不斷,並於4月初首度進入緊急狀態,今次已是五週內第二次進入緊急狀態。

上周三(4日),斯里蘭卡財政部長薩布里(Ali Sabry)在國會上表示,該國的可用外滙儲備已跌破5000萬美元,已達即時危險水平,而外債已高築至510億美元。斯里蘭卡目前已瀕臨破產,已暫停償還外債。而該國原本計劃在2026年前償還250億美元中的70億美元。薩布里更在上任僅一天後閃電辭職。

5月7日,斯里蘭卡科倫坡有民眾用石油氣罐堵路,抗議必需品短缺。(AP)

外滙儲備劇減 高度依賴美元

在過去三年的新冠疫情期間,旅遊及其他收入大幅減少,導致斯里蘭卡的外滙儲備大縮水,由2019年底的76億美元降至2020年底的57億美元;到2021年底再進一步下跌至31億美元,到今年3月底僅剩19億美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2月底估計,斯里蘭卡的外滙儲備只剩下大約一個月的支付規模。

另一方面,美元強勢也導致斯里蘭卡這個高度依賴美元結算的巿場備受衝擊。斯里蘭卡央行數據顯示,該國逾60%的還款需要使用美元。而且,美國聯邦局大幅收緊貨幣政策,以及美元近日升值亦間接推高斯里蘭卡的進口成本。這導致斯里蘭卡國內物價大幅上漲,外滙儲備消耗加快。目前,斯里蘭卡盧比更是跌至新低,成為全球表現最差的貨幣,4月初已跌至1美元兌300盧布左右,至本月初更進一步跌穿1兌360的水平。

5月9日,斯里蘭卡政府支持者在首都科倫坡的總理官邸外高舉著總理馬欣達的肖像。(AP)

強人政治家族難解之結

拉賈帕克薩家族過去20年來主宰斯里蘭卡的政治,2009年,當時分別出任總統及國防部長的馬欣達及拉賈帕克薩擊敗了泰米爾之虎解放組織,帶領國家結束長達26年的內戰。然而,是次經濟危機已徹底動搖了這個顯赫家族的管治。拉賈帕克薩上月中承認政府處理財務危機不力,理應就債務危機及早尋求IMF的協助,又承認推行全面禁止化肥實施農業有機化的做法不合時宜。本來,斯里蘭卡政府希望實施有機農業改革,禁止全國農民使用化肥及農藥,推動有機耕種增加農民出口收入。

可是這計劃弄巧反拙,去年5月,政府推出了一場「綠色農業革命」,為民眾健康禁止使用殺蟲劑、除草劑和化學肥料,而改為生產有機作物。這一舉措來自於2019年拉賈帕克薩在競選期間的承諾:「可持續的食品系統是斯里蘭卡豐富的社會文化和經濟遺產的一部分」——他曾在公開講話中表示。「然而,近段時間以來,我們使用化肥、殺蟲劑和除草劑越來越多,對民眾健康和環境都造成了不良影響。」

不過,這個原本為促進農業可持續發展、有利於保障食物安全的政策卻在一個糟糕的時間點推出,有機生產必然會使收成大減,反倒加劇了目前的糧食危機、並減少了斯里蘭卡迫切需要的外匯收入。

5月9日,斯里蘭卡政府支持者在科倫坡總理官邸外破壞並與保安部隊對峙。(AP)

農業改革同為禍根

根據科倫坡智庫Verité去年7月的一項調查,全國四分之三的農民嚴重依賴化肥,只有約10%的農民在種植時不使用化肥。而像水稻、橡膠和茶葉這樣對經濟至關重要的作物,其依賴性達90%甚至更高。一刀切迫使農民走上有機生產,根本是「極離地」的做法。相關化肥禁令亦導致關鍵的茶葉及水稻作物產量下降。

斯里蘭卡為農業國,但是其農業經濟收入主要由茶葉、橡膠、椰子以及近年新興的香料等經濟作物組成,其中以錫蘭紅茶為代表的茶葉出口,一年為斯里蘭卡出口創收近13.5億美元(2019年),達到出口總額的11%。但是,說到事關民眾溫飽的糧食作物方面,其產量則尚不足以保障糧食安全。當地人的主要糧食——米飯(水稻)雖然在近年幾乎實現自給自足,但該島國面臨的嚴重氣候變化威脅使得糧食安全始終存在不確定性。

5月5日,斯里蘭卡的駕車者在首都科倫坡的一個加油站外排隊購買燃料,索性自行推車。(AP)

該國在2016年底經歷了最嚴重的乾旱狀況,而在2017年初,稻穀產量下降了40%。之後,2017年5月的大雨使糧食作物生產進一步惡化,造成近30萬家庭糧食供應不足。在此情況下,斯里蘭卡人民的糧食的自給率亦呈下跌,2020年進口糧食比例增至15.7%,2018年的同比僅7.2%。

如今更慘烈的是,環球經濟因素及俄烏戰爭未止的情況下,斯里蘭卡的國家外滙儲備已無法支撐國民的糧食及燃油需要。斯里蘭卡上月已向中國及印度尋求緊急貸款以購買糧食及燃料,但恐怕也不能支撐很久。

斯里蘭卡央行行長及財政部長上月都雙雙辭職,現時馬欣達亦已辭職,更是失去領袖牽頭與IMF就購買糧食及燃料等緊急資金援助進行談判,國家的財務狀況未來恐怕有如俯衝的過山車,情況相當不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