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架無人機秘密基地曝光:伊朗核談判停滯先騷「機」?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正當伊朗核協議因美國與伊朗雙方就革命衛隊的恐怖組織定性問題而陷入僵局之際,伊朗日前卻疑先「騷肌肉」展示一下實力,曝光內藏100架無人機的神秘軍事基地。有分析認為,伊朗無人機計劃過去幾年的高速發展,經已打破區內以色列及土耳其兩強鼎立的局面。

伊朗國營電視台於上周六(28日),播出軍方一處山區秘密地下軍事基地的影片,從電視畫面顯示,一排排裝有導彈的無人機停泊在一條地下隧道中。據負責採訪的記者表示,他是於5月26日由伊朗西部的克爾曼沙赫(Kermanshah),乘坐45分鐘直升機前往基地。不過,他在前往該秘密基地的過程中全程被蒙着雙眼,抵達目的地後才獲准除下眼罩。

這個基地位於札格羅斯山脈(Zagros Mountains)地下數百米深處,軍方指該處有100架無人機,包括伊朗製的阿巴比5型(Ababil-5)無人機,可搭載升空9型(Qaem-9)導彈,也為美國空對地「地獄火(Hellfire)」導彈的伊朗製版本。伊朗軍隊總司令穆薩維少將(Abdolrahim Mousavi)表示:「毫無疑問,伊朗軍方無人機是區域內最具威力的。」

就在片段播出前一天,伊朗革命衛隊才於波斯灣攔截兩艘希臘油輪。希臘外交部指出,伊朗直升機將突擊隊員空降至這兩艘希臘油輪上,當時其中一艘油輪正在公海航行。希臘批評伊方行為與「海盜」無異。上月,希臘攔截佔領一艘掛有俄羅斯旗幟的油輪和船上貨物,日前將油輪上扣押的伊朗石油轉交予美國。外界認為這顯然是對美國沒收伊朗石油的報復行徑。

伊朗的無人機基地位於札格羅斯山脈地下數百米深處:

推無人機正式產業化?

伊朗的軍用無人機計劃,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紀80年代兩伊戰爭期間。1985 年,伊斯蘭革命衛隊成立了聖城航空工業公司,作為國家武器自給自足的計劃一部份,同年開發出伊朗第一架無人機 Mohajer-1。其後數十年內,隨着不斷發展,伊朗無人機計劃不斷尋求提高機隊的情報、監視和偵察能力,並部署能夠進行空襲的無人機,經過這些年的發展亦經已取得明顯的進步。

去年,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沙拉米(Hossein Salami)表示,伊朗經已擁有航程可達7,000公里的無人機,這項發展美國視為對區域穩定構成威脅。不過,有西方軍事專家指出,伊朗有時會誇大戰力,故有關的說法真偽或成疑。目前,伊朗執行邊境偵查的確倚重無人機,尤其是監控霍爾木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附近水域,全球約五分一原油運輸行經這條航道。

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沙拉米(中間穿軍服者)表示,伊朗經已擁有航程可達7000公里的無人機。(AP)

本月,伊朗在中亞的塔吉克一間無人機工廠開幕,將生產伊朗Ababil-2無人機。這款無人機是一種低成本戰術無人機,專為偵察、監視和攻擊任務而設計,其續航里程為200公里,續航時間為一個半小時。Ababil系列無人機是在 1980年至1988年兩伊戰爭後期設計和使用的,Ababil-1可以攜帶40公斤炸藥;而更先進的Ababil-2則於1999年首度亮相,具有基本的監視能力,也可用作微型巡航彈藥(loitering munition)和目標靶機(target drone,泛指作為射擊訓練目標的一種軍用飛行器)。

伊朗總參謀長巴格里少將(Mohammad Bagheri)於工廠開幕式上表示:「除了滿足國內需求外,我們還可以向盟國和友好國家出口軍事裝備,以幫助加強安全和可持續和平。」有分析認為,在塔吉克設廠或許是保護或避免其國內無人機免受攻擊(伊朗無人機工廠為以色列重點打擊目標)、合法出口無人機,以及擺脫國際孤立並增加其在中亞的軍事足跡。

伊朗目前除了向在黎巴嫩真主黨提供先進無人機外,還有向也門的胡塞武裝提供Qasef-1自殺式無人機。隨着聯合國對伊朗實施的武器禁運於2020年10月到期,伊朗現時可以公開出售和購買武器,該國希望未來可以將其無人機出售給其他外國客戶,如敘利亞、伊拉克和蘇丹等潛在國家,以使其無人機正式產業化。然而,由於無人機是相對便宜且是可消耗的武器,預計只會為伊朗帶來有限的收入。

伊朗無人機在俄烏戰爭中令俄軍聞風喪膽?(Getty)

除伊朗外,近年中東地區內的也門、敘利亞、伊拉克的區域武裝勢力,也越來越倚重無人機。但要數區內無人機技術、運營和生產能力方面,以色列和土耳其才具有領先地位。尤其是在俄烏戰事期間,烏軍使用土耳其國防企業拜卡(Baykar Defense)製造的TB2攻擊型無人機,摧毀敵方不少單位,並多次公布戰果照片,TB2已儼如讓俄軍聞風喪膽的戰場殺手。

土耳其國防企業拜卡製造的TB2無人機攻擊,於俄烏戰事期間取得不少戰功,也反映了土耳其無人機的領先地位。(wikipedia)

或成中東安全新威脅

近年,伊朗無人機經已為中東地區帶來新的安全威脅。2019年,沙特阿拉伯國營巨擘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的兩個油田遭到懷疑是伊朗無人機和飛彈襲擊;去年7月,阿曼灣一艘油輪遭到無人機攻擊,造成兩名船員死亡,還有伊拉克總理哈德米(Mustafa al- Kadhimi)的官邸於11月遭無人機攻擊等,事後的「矛頭」均指出發動襲擊的無人機是在伊朗製造,或是由其提供無人機的武裝組織發動襲擊。

以色列國防部長甘茨(右)表示,伊朗無人機力量成為中東地區安定的新威脅。(AP)

上述的事件反映了,類似的無人機攻擊在中東地區已不再是以色列的專利,伊朗或其支持的民兵組織也有能力發動。而且,據伊朗阿鲁拜特通訊社(ABNA)指出,伊朗過去數年已在導彈、無人機和先進雷達與防空系統等相關領域有長足發展,並有能力對美國進行軍事挑戰,包括擊落華府引以為傲的高科技隱形RQ-4全球鷹(Global Hawk)無人機。

儘管與美國或以色列的無人機相比,伊朗的無人機較為簡單且精準度較差,但無人機體積小、飛得低且速度慢,而且不太會傳遞訊號,故很難被發現,對敵人帶來潛在威脅也不容忽視。對於伊朗擴大發展無人機武力,《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引述美國一名高級軍事消息人士指出:「美國在中東戰區不再擁有空中優勢。」在德黑蘭的無人機環伺下,也曝露了美軍在中東區內重要設施的脆弱性。

去年,以色列國防部長甘茨(Benny Gantz)表示,伊朗使用無人機從敘利亞轉移武器,並成立無人機部隊,加上該國向地區內的盟友提供無人機技術,使得德黑蘭的無人機力量成為中東地區的安全新威脅。另一個感到威脅的國家是伊朗宿敵沙特阿拉伯,利雅德當局正擴大加強自我防衛的能力,以對抗也門胡塞武裝的無人機及導彈威脅。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