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金屬戰│「鎳」拔頭籌 印尼拉攏Tesla設廠背後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今年5月中,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前往華盛頓出席美國-東盟特別高峰會(US-ASEAN Special Summit)後,特別安排了與Tesla行政總裁馬斯克(Elon Musk)會面,洽談雙方合作的意願。雅加達頻繁地與這位全球首富「眉來眼去」,無非是要積極說服他到當地投資,成為該國電動車生態系統(EV ecosystem)重要參與者之一。
作為全球鎳(nickel)的主要生產國之一,印尼如今冀藉此一國家豐富關鍵金屬資源來振興經濟。
此為「關鍵金屬戰」專題系列之三

佐科維多多於上月中到訪美國期間,馬斯克不僅在公司總部親自接待,二人更言談甚歡。回國後不久,隨同出訪的投資部部長Bahlil Lahadalia接受印尼傳媒訪問時透露,雙方經已達成共識,Tesla將於印尼興建電動車及電池廠房,預計今年內啟動。他表示雖然未正式簽署文件,但萬事俱備,相信短期內將有「重磅好消息」。

據知,佐科維多多曾向馬斯克建議,可以將Tesla整個供應鏈設在印尼。這位印尼總統表示:「我們進行了許多討論,特別是關於Tesla從上游到下游,從冶煉廠開始,到製造電動汽車鋰電池,以至汽車廠。」他又透露對方早前曾派團隊來印尼考察當地鎳的潛力和環境方面的問題。

全球最大鎳儲量

印尼當局看準國內電動車產業的機會,與其坐擁全球最大的鎳儲量密切相關。這個東南亞大國礦資源豐富,電池重要原料裏的鎳、鈷、鋁和銅等儲量是世界領先。印尼還擁有全球最大的鎳儲量,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2020年全球鎳儲量約為9,400萬噸,其中印尼佔據了22%,約為2,100萬噸,穩居世界第一。而在鎳生產方面,去年印尼的產量佔全球總數的37%,位居首位。

鎳過去主要用於不鏽鋼、電池、電鍍等行業,隨着電動汽車的發展,鎳的重要性越見突出。鎳是電動車電池提高能量密度的關鍵材料。電池不僅將在電動車產業裏的關鍵零組件,也於在再生能源中發揮重要作用。因此,電池產業的投資在電動車的競爭中至關重要,印尼政府欲利用豐富礦產儲備量來吸引電動車相關的外國投資。

佐科維多多外訪回國後不久便透露消息,唯Tesla方面目前尚未證實。(Getty)

印尼當局希望透過外國投資開採國內鎳礦,並建置電池和電動車工廠,將國家打造為全球電池和電動車製造關鍵國家,成為全球關鍵供應鍵之一,也藉此增加勞動就業人口和整體出口值。長遠而言,印尼還希望藉此達到該國減少碳排放量的目標。

而對馬斯克而言,鎳供應一直是他的心頭大石,他過去曾表示相關關鍵金屬供應問題是Tesla擴大產能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該電動車企目前在全球擁有四座「超級廠房」(Gigafactory,每年電動車產能逾10億瓦時),分別位於美國加州和德州、德國柏林及中國上海。其中,上海廠房於2018年落成啟用,德州和柏林的生產線則於今年先後投入運作。假如Tesla落戶印尼設廠成真,將會是該車企在東南亞地區首個生產據點。

印尼當局冀Tesla可以帶來大量就業。(Getty)

豈止Tesla 中資也源源不絕

2014年印尼禁止鎳礦石出口後,外資紛紛與印尼鎳礦公司合作,從韓國LG化學到近期中國寧德時代等電池製造商接踵而至。印尼盼透過鎳儲量優勢、低廉電價及低成本勞工等,加速國內電池供應鏈。

非政府組織能源觀察執行董事Mamit Setiawan表示:「過去幾十年來,印尼只出口原材料,但隨着出口禁令實施,除了就業之外,出口增長、礦產加工地點的經濟增長,以及國家收入等也迎來積極影響。」

倫敦金屬交易所(LME)鎳市場今年三就上演了「妖鎳」風波,鎳價盤中一度暴漲九成:

鎳今年3月價格曾大幅走高。(tradingeconomics)

其中,中資企業是這些外資的主要成員,積極在當地投資鎳鐵冶煉廠和鎳業,近期大手筆投資印尼鎳礦的舉動更引起外界關注。

中國中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5月19日宣佈,擴大在印尼高冰鎳業務,將與新加坡RIGQUEZA國際公司合作,投資總額達12.6億美元,在印尼投資年產4萬噸高冰鎳的生產線。這是中偉公司和RIGQUEZA國際公司在印尼的第二筆合作,去年雙方簽署年產6萬噸高冰鎳的合作專案協議。據統計,印尼約70%出口鎳都流向了中國。

中資寧德時代近期也大力發展印尼鎳產業。(Getty)

今年,中國電動車電池製造商寧德時代亦與印尼國有礦業公司ANTAM及電池生產投資公司Industri Baterai Indonesia(IBI)合作,在該國開發從上游到下游的電動汽車電池生態系統,該項目的投資預計將達到59.68億美元(約468.49億港元),主要用於礦業和基礎設施領域的投資,部份則用於冶煉廠項目、鎳礦加工和化工廠製成硫酸鎳。寧德時代合作包括在印尼開採鎳礦、電池材料,以及電池生產與回收。

此外,英國企業Altilium集團和印尼最大的礦業企業之一的Sebuku集團的子公司PT Indo Mineral Research簽署了一項協定,前者承諾提供資金、技術和物流資源,以加速印尼提升提取鎳的技術,有助該國鎳業的發展。

佐科維多多亟需吸引外資以確保國內經濟每年維持增長。(Getty)

憑「鎳」躋全球五大經濟體?

今年3月,佐科維多多接受《日本經濟新聞》採訪時表示,印尼目標在2045年GDP躋身全球五大經濟體,成為已開發國家。他指出,推動印尼經濟發展的助燃劑,分別是擴大出口、完善基礎設施和數碼化經濟。與此同時,倫敦鎳價於同月一度飆升,漲幅更高達247%。面對倫鎳價格的異常波動,印尼官方也迅速響應,表示計劃今年增產39.3萬至40萬噸的金屬鎳,使總產量達到140萬噸,明年將再增加50萬噸的年產量;另外還可能重新考慮對鎳鐵、含鎳生鐵徵收出口稅。雅加達或許看到鎳產業為該國帶來的龐大機遇。

有意見認為,印尼政府反覆的政策調整是為了利用出口政策倒逼產業升級。觀乎現況,雅加達也如願以償,該國的鎳冶鍊產業不斷得到發展。據2020年的數據顯示,印尼的鎳冶鍊產業首次超過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的鎳生鐵生產國。

印尼的最大挑戰是,不同總統之間缺乏政策連續性。(Getty)

印尼當局鼓勵及強調發展自然資源開發的中下游產業,提高工業產品的附加值,故此其鎳礦資源得以成功吸引不少外資,如上述提及的寧德時代、LG新能源等企業就在當地組建電動汽車電池合資工廠。

如今,印尼鎳礦在國際產業鏈中承擔着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在今年3月的一波鎳價瘋漲潮下,印尼不得不考慮更深遠的影響。印尼投資和海事事務協調部長Luhut Panjaitan稱:「我們需要注意對消費者的影響,不希望扼殺電動汽車電池行業,也不希望鎳價破壞我們在2024年初生產鋰電池的目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