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人講乜話】混血兒的「甜言蜜語」 土生葡人自己語言自己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6 世紀末,葡萄牙人抵達澳門定居,令這個小小港灣開始成為中西文化交滙的一扇窗口。之後,荷蘭人也覬覦澳門,1622 年派大軍來襲,澳門葡軍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打勝仗,讓葡萄牙人得以在往後近400年時間於澳門安穩定居。不少葡萄牙人先後途經馬六甲、斯里蘭卡、印尼等地來到澳門,並與當地人通婚,逐漸形成了一個獨特族群和語言:土生葡人和土生土語(Patuá)。隨着殖民時代遠去,今天,土生土語也瀕臨滅亡。

此為《澳門人講乜話?》專題報道之五

土生土語是一種葡語混合廣東語的方言,是澳門土生葡人使用的一種特有語言,字面解作「澳門的甜言蜜語」。作為克里奧爾語的一種,土生土語以葡文為基礎,並廣泛受到馬來語、英語、西班牙語、爪哇語、日語、梵文及廣東話的影響,包含了不少相關詞彙。

隨着官方葡語教育的普及,加上廣東話作為大多數澳門人的溝通語言,土生土語於上世紀初已呈衰落迹象。據2017年數字,現今能夠流利說土生土語的人口不足50 人,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瀕危語種。有見及此,一班土生葡人意識到有必要採取實質行動,去保育這種專屬語言。

作為土生葡人,藝人古卓文認為有需要保育土生葡語,而他亦希望利用工作的機會為此出一份力。

希望一代一代傳下去

近年不少土生葡人有感需要擔起「自己語言自己救」的責任,因參與亞洲星光大道而為港人熟悉,活躍於港澳和內地的澳門歌手古卓文(Germano Guilherme)便是其中之一,古卓文父親為葡萄牙人,母親則是中國和巴基斯坦的混血兒,是澳門為數不多的土生葡人,據語言學網站《民族語》2007年估計,全澳門大約有5,000名土生葡人。他說:「作為土生葡人,我認為土生土語是應該保留的。不一定說百分百精通這種語言,但一些字眼、精警妙語或幾句重要的表達至少要懂得說;我個人認為這些都是延續土生土語的動力和力量。」

同樣以土生葡菜聞名的海灣餐廳,其老闆娘飛曼華(Manuela Ferreira)也是土生葡人,她向記者表示沒有特別教導子女土生土語,平日多數都在說廣東話、英語和葡語。如今,她的孫兒連葡語也不懂,只會說英語和普通話。飛曼華認同要保育土生土語:「這些事輪不到我說,但我希望可以一代傳一代,不要讓它失傳,正如我經營的土生葡菜餐廳。」

成立25年的土生土語話劇團堅持以這種瀕危語言演出,藉此保育這種上一輩遺留下來的珍貴東西。(Dóci Papiaçám di Macau)

甜言蜜語話劇團 

在澳門,還有一個成立已二十五載的土生土語話劇團(Dóci Papiaçám di Macau),演員雖然不限土生葡人,也有來自葡國和中國內地的,但演的話劇都是以土生土語為主。總監飛文基(Miguel Senna Fernandes)是一位律師,同時是土生葡人協會的主席。話劇團可算是最早保育土生土語的組織,每年五月中旬都會舉行一年一度的表演,話劇會配以中文、英文和葡文字幕,讓觀眾明白話劇內容。

不少人或許會好奇,既然如今會說土生土語的人如此少,話劇團為何堅持使用這種方言?飛文基說:「我認為這是一些如父親遺留下來的東西,好像一個罐子或筆記。雖然你將不會用得上,但你也不會將它拋棄,因為你感到和它有種連繫。」

古卓文坦言,自己的土生葡語是在話劇團的四年時光中學習到的。(Paul Sedille攝)

古卓文求學時已迷上這種方言,但父母都不說土生土語,祖輩才說,他的土生土語是在話劇團學到的,小時候姨媽給他看話劇團錄影帶:「看後感覺演員們十分有趣,因他們不是說葡語,也不像是粵語、馬來語或菲律賓語。自此產生了好奇心,往後便接觸到話劇團。」

古卓文年輕時表演慾已很強,故向飛文基自薦,在話劇團的四年時光經常可練習土生土語:「我們一班演員都是以土生土語交談,遇上有時不懂表達的字詞,前輩們會立即教,透過對話式交談學習。」他期望土生葡人觀眾不單只是去看和去笑,遇上看不明白時,大可問問導演和演員。他認為:「這樣也算是保留文化的行動,可能的話盡量記着這些內容,流傳給下一代。」

成立於1935年的Tuna Macaenese,近年經常為澳門政府宣揚本地文化。(Elisabela Larrea)

部分人對土生土語的未來感到悲觀,古卓文卻樂觀面對:「我覺得很多事情沒有什麼失傳與否,視乎你本身有沒有心堅持做這件事。」他以自身為例說:「比如找朋友幫手,如找澳門人樂隊Tuna Macanese彈奏,讓我唱普通話或廣東話歌曲;甚至翻唱一些澳門前輩級樂隊The Thunders的歌曲;又或者在新歌中加入葡文或土生土語詞彙等元素,又或在歌曲中rap葡文或土生土語。最重要是看你有沒有心去做。」

無可改變的結局?

其實,澳門政府自回歸後,再沒有跟進及調查土生土語的狀況,但土生族群很早便建立起保育語言的意識。2012 年,澳門政府把土生土語列為本地「非物質文化遺產」。澳門土生葡人社團亦組成多個藝術團體,增加澳門人對土生土語的了解與認識。除了話劇團,還有Tuna Macanese,這樂隊早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組建,唱的都是自己創作的土生土語歌曲。

不過,現實困境是,土生土語現時都只以藝術形式出現,而非在人們日常生活中。如果僅僅作為一種表演形式出現的語言,那麼它可能永遠只能是一種象徵性語言。

上文節錄自第114期《香港01》周報(2018年6月4日)《澳門人講乜話?》。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