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兔子背後 日本「兔子島」大久野島的歷史與傳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日本的廣島縣,瀨戸内海有一個名叫大久野島的小島。大久野島又稱為「兔子島」,因為全島都有隨處蹦跳的可愛兔子;但同時大久野島也是著名的「毒氣島」,因在二戰期間,全島被用作生產毒氣,是舊日本軍的毒氣工場。

據說有人在戰後於島上放養了兔子,因沒有天敵關係,島上的兔子大量繁殖,令全島變成兔子王國。(視覺中國)

說到廣島縣,大家都會想起原子彈爆炸,想起原爆紀念館。廣島是揭示戰爭殘酷與渴望和平的象徵,但除了市中心外,在一個偏遠的島上,也有一個正訴說着戰爭秘密的地方,那就是大久野島。

兔子島與毒氣島

大久野島位於瀨戸内海,距離竹原市忠海町離岸3公里。島上的綠林和輸電設施沿岸可見,大久野島全島都有兔子生息,而且數量繁多,全島隨處都有兔子蹦跳,因此成為今天不少學校旅行的景點。島上亦設有遊客中心和渡假設施,遊客可在島上紮營,與野生兔子們渡過愉快的周未。

不過這裏會成為學校的旅遊地,除了兔子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大久野島在二戰時期是生產毒氣的工場,全島留下了各式各樣當年廢棄的軍事設施。隨着訪日旅客增加,島上亦有愈來愈多的外國人慕名而來。截至2017年,全年約有40.7萬人登島。

大久野島上的毒氣資料館。(網絡圖片)

大久野島上一個廢棄的毒氣工場。(網絡圖片)

毒氣島的過去

山內正之今年73歲,他過去是一間高校的教師,2004年退休後成為「毒氣島歷史研究所」的一員。他今天的工作是專門為到訪當地的學生提供導遊,介紹大久野島的歷史。

「向小孩們講解歷史很有意思的,你看他們的反應和眼神就知道了,總會有數人在認真聽你說話。」山內正之的導遊只是義務性質,是退休生活的一部分:「我做到今天不會放棄,除了知道有小孩在聽你的說話外,我很希望這一段歷史,會有人能繼續傳承下去。」

大久野島在戰時共生產了數以千噸的毒氣,包括各種芥子毒氣、路易斯毒氣、催淚氣體等等,氣體被日本軍用在中國大陸及太平洋戰爭之中。因生產秘密進行,日本地圖並沒有畫出這島的位置,因此大久野島當年是一個「消失的小島」。

以「加害者」角度述說二戰

島上除了有講述這段歷史的紀念館外,還有生產毒氣工場的遺跡,各種曾用來儲存毒氣的容器、工人穿着的防護服等,都在紀念館中可見。山內希望在這裏講解的,是讓學生和遊客知道,這段不能遺忘的歷史。

「戰爭永遠都有不同方面,今天不少小孩都只學到『要空襲啦,被丟原子彈啦』的歷史,在這個島就是要從加害者的角度,學習二戰歷史的另一面。在我向小孩講解和介紹時,有時多起來10個人會有6個露出『原來還有這段歷史』、『這就是戰爭啊』的表情。我覺得是一定要繼續讓下一代知道,這個島所發生的一切。」

島上的大部分毒氣已銷毀廢棄,但因仍有未清理的部分,禁止遊客內進。現在只有兔子能造訪島上的所有設施。(視覺中國)

根據日本內閣府資料,舊日本軍二戰時在中國本土儲存了5.6萬枚毒氣彈,已全部回收並銷毀了其中4.6萬枚。這些毒氣彈的製作工場紀錄中沒有說明,但若是來自日本,就是來自這個大久野島。

傳承歷史的一頁

當初開設毒氣資料館的已故前館長村上初一,就是因希望讓更多人知道日本軍當年的行為,決定在館內增加更多展示品,反轉日本傳統以「戰爭受害者」的教育,改以「戰爭加害者」的角度,訴說戰爭的殘暴。

但隨着歷史變遷,館長更迭,展館的方針亦在改變。山內表示館內上下曾辯論過應否縮小有關「加害者」的歷史資料,但無法得出共識。而每年前來登島參觀的學校亦逐年減少。

「因為兔子的名氣讓遊客增加了,更多人認識大久野島的歷史是好事,但同時因船都被旅客擠掉位置,不少學校無法再乘船前來。」「但這都只是間接理由,最大的問題是今天愈來愈多學校和教師,都覺得無需加強學生學習和平意識。」「只有親身來到島上,親眼看見毒氣如何令人痛苦,未來遇上這話題時才不會只覺得『與我無關,不關我的事』。所以,我要一直擔任這個導遊解說員。」

(日本雅虎)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