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悲劇】有錢就能登上世界之巔 濫發牌照、人類求出眾之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Mount Everest)近日出現「大塞車」,大批登山客因需要排隊上下山而被迫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死亡地帶」輪候。截至本周二(28日),這個攀山季度已有11人命喪雪峰,是四年來最嚴重的死亡潮。

有資深登山界人士批評,尼泊爾今季發出了前所未有的381張登山許可證,讓不少未有足夠攀山經驗的登山客攀登這座世界第一高峰,在「大塞車」情況仍繼續冒險,最後導致悲劇發生。

當登珠峰變得商業化,規管寬鬆、有錢就能攀登世界第一高峰時,又反映着怎樣的狀況?

尼泊爾旅遊局否認這次悲劇,是因為發牌過多而引致珠峰攻頂路線過度擁擠。當局認為主因是由於今季的惡劣天氣日子較多,以致登山客被迫在短短數天的晴朗日子集中攻頂,才引發一連串登山客缺氧死亡事故。

有一名倖存登山客事後上傳了一段雪巴人運屍片段,片中看到有4名雪巴人合力把一具已經凍得僵硬的遺體運下山。上傳者表示,希望所有企圖征服珠峰的登山客量力而為,不要強行冒着性命危險登山,還告誡大家:「請尊重雪巴人。」

雪巴人嚮導一直是外國登山客攻頂的重要幫手,由於登山者攻頂必須將裝備最少化,同時也要有足夠登頂和下山的氧氣罐,這樣雪巴挑夫的工作更形重要。與此同時,登山客與雪巴人的性命在超過8,000米的高峰上連成一線。有雪巴人指出,今年的悲劇,不同於過往同樣造成嚴重傷亡的雪崩所致(2015年珠峰發生大雪崩,至少10人遇難)。今次一些遇難者是因為在攀登最後1000米路程時被排隊人龍阻礙,才無法快速登頂及下山,氧氣不敷應用。

攻頂需有牌 標準卻由誰決定?

尼泊爾政府今年發放了破紀錄的381張登山許可證,加上當地擔當嚮導的雪巴人,估計登山人數超過1000人。

雪巴人嚮導一直是外國登山客攻頂的重要幫手。(Getty Images)

不少人質疑當局的審核標準是否偏低,加上坊間負責申牌中介的登山公司,質素備受批評,被指不重視安全性。有資深登山者批評它們幾乎「可讓人人上山」,以求賺到更多利潤,以致山上人滿為患。

要登上珠峰,主要有兩條攻頂路線。第一條則是從北坡上山,是由中國境內進入。中國只有一家登山公司組織團隊登上珠峰,以今季為例,今年春季從北坡上山的登山名額只有16名,收費每人約46萬元人民幣。

另外一條路線則是從南坡上山,由尼泊爾的登山公司做嚮導,數目繁多。嚮導費最低只是3萬美元(約23萬港元)。而尼泊爾當局發出的登山許可證每張要價1.1萬美元(約8.6萬港元),比從中國境內上山更為便宜,因此吸引更多登山客選擇從尼泊爾一邊上山。

珠穆朗瑪峰正好位處於中尼兩國邊境之間,故登山者也需要辦理兩國的入境證件。(Getty Images)

不過,當局也有對登山者要求,例如禁止登山客單獨攀登珠峰,必須有當地嚮導陪同,因此登山客必須要透過當地的登山公司,處理申辦許可證手續。除此之外,登山者有需要向當局提供健康證明書、攀山經驗證明(譬如本國攀山協會的推薦信等)。

可是,曾三度登頂的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領隊曾志成日前回港時,提到自己的經驗。他認為,尼泊爾當局審批登山證時,其實並不會嚴格檢視攀山者的體能、技術及裝備等背景。

尼泊爾的登山業,以及連帶的旅遊服務業,是該國重要外匯收入來源。因此尼泊爾近年來不斷增加登山許可證,經濟誘因自是不言而喻。

是政的貪婪 還是登山客的自私

在本月多名登山客死亡的情況後,尼泊爾政府發言人波斯柯塔 (Gokul Prasad Baskota) 表示,政府在管制入山人數和發許可證的政策上沒有問題,認為登山客的自我訓練不足才是主因。

尼泊爾官員更表示,來季不會因今次的事故而扣減發出登山證的限額。

首個無帶氧氣成功登上珠峰的女性攀山家Lydia Bradey,日前在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 News撰寫評論,她認為對於很多攀山狂熱者來說,登上珠峰的吸引力的確難以抗拒。不過,作為登山客本身,是有責任量力而為,要了解什麼時候需要放棄返回。

首個無帶氧氣成功登上珠峰的女性攀山家Lydia Bradey。

有珠峰研究專家也針對尼泊爾的發牌機制表示不滿:挑戰三項鐵人運動也有資格限制,但要攀上世界第一高峰卻無嚴格限制,登山行業怎麼發生了什麼事?

上世紀八十年代,成功登上世界最高峰的登山客只有112人。到了1990年,共有356人。而現在,每年幾乎有700到800人能到達世界最高點。彷彿越來越多人認為,登頂不再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於是便忽略了磨練經驗、充足鍛鍊的重要性。站在客觀角度來看,人類攀登世界最高峰的危險性,並不會因越來越多人成功攻頂而有所改變。

專欄作家Kyle Sammin在他的文章中形容,攀登珠峰由一件人類突破,演變成一件「付錢就有人幫他們達成的事」。人類都喜歡與眾不同,以往或許靠着戰爭來彰顯,今時今日可能是透過商業成就或運動。但是「靠着聘請雪巴人的幫助,在山上留下垃圾」的現代登山客,跟以往那些真正靠實力攀上珠峰的前人,是無法相比的,唯一不變的是,攀登珠峰依舊危險,大自然本身就不容人類肆意征服的。

的確,人類站在大自然跟前,虛無縹緲,延續以往對大自然的崇高敬重,是我們每個人的應有之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