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珠峰攀山隊】今晨凱旋分享經歷 攻頂「大塞車」等個半小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盧澤琛、張志輝及黎樂基三名中國香港攀山及攀登總會的教練,上周三代表香港登上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瑪峰,安全落山,今晨與領隊曾志成從尼泊爾凱旋返港。

今年攀登珠峰的人數眾多,出現排長龍的情況,盧澤琛、張志輝及黎樂基亦親歷珠峰「大塞車」。雖然他們腳步較快,較遲出發,但在攻頂期間,亦有個半小時用來排隊。曾三度登頂的曾志成也承認今年排隊上山時間比較長,但他們攀山隊早已做好排長龍的準備。

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今日(5月30日)凌晨4時由尼泊爾的加德滿都返抵香港,約廿名攀山隊員的親友在場接機,為曾志成、盧澤琛、張志輝及黎樂基送上花圈祝賀。

盧澤琛(左起)、黎樂基、張志輝及曾志成今晨返抵香港機場。(顏銘輝攝)

+6
+5
+4

這支香港珠峰攀山隊是香港攀總招募及組織,三度登頂的曾志成出任領隊,負責統籌登山計劃,而隊長盧澤琛、副隊長張志輝及隊員黎樂基則負責攻頂。在上周三(5月22日),三人於尼泊爾時間早上8時45分登上高8848米的珠峰山頂,讓香港區旗在世界最高峰飄揚。

在珠峰頂停留半小時拍照

本身是山藝及冰雪攀登教練的盧澤琛說:「全隊最開心的是,我們是第一隊代表香港的攀山隊,成功完成這個任務。」他形容珠峰頂是一面雪坡,但都有一點空間讓人逗留,黎樂基則估計珠峰頂約有10平方米大。

盧澤琛表示,他們三人在山頂留了半小時,「最緊要影相留念,好快地欣賞了一會兒風景」,而張志輝則說:「感受身在世界最高峰上的感覺,很感恩在好的天氣及環境之下完成這件事。」

01體育行山專頁:靚景推介 裝備介紹 人物訪談

攀山隊在5月22日早上8時45分登上珠峰頂,與香港區旗合照。(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Facebook)

攀山隊在珠峰山頂與香港攀總的會旗合照。(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Facebook)

攻頂排長龍等了個半小時

外媒指尼泊爾政府今季發出破紀錄的381張登山許可證,結果由4號營地至珠峰頂的路上出現人龍。盧澤琛、張志輝及黎樂基也異口同聲表示,山上很多人,他們亦要排長龍攻頂。黎樂基說:「主要在兩個位置要等,上南峰等了45分鐘,之後在sunny ridge又大約等了45分鐘。」雖然落山不用等,但黎樂基亦表示要「慢車」。

曾經三度登上珠峰的領隊曾志成,今年沒有登頂世界之巔,而是在同一段時間攀上了世界第4高峰洛子峰。曾志成以他的經驗判斷,今年珠峰的「塞車」算得上嚴重,他說:「『塞車』每年都有,只在於塞幾耐,塞得有幾嚴重。以我爬過3次的經驗,我覺得等個半小時,都屬於比較耐。」外國傳媒稱,有攀山者試過排隊等候長達兩至3小時。曾志成甚至估計:「可能今年同一日(5月22日)上頂的人數,是那麼多年來最多的一次。」

這張排長龍上珠峰的照片近日在網上廣傳。(視覺中國)

天氣因素加劇「塞車」情況

除了本身申請登山的人數多之外,曾志成認為天氣也是造成排長龍的原因。他說:「上年的天氣是連續一星期好天,就可以將攀山者分散在一星期,不用迫在一日攻頂。不過,今年的天氣不穩定,可能只得一兩日的天氣容許登頂。」

攀登珠峰是高危運動,歷年不知多少攀山者將性命留在山上。隊長盧澤琛坦言他們早有心理準備,在路上遇見屍骸,他說:「見到一些已經意外離世的攀山者就在路線附近。其實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出發前預計會見到屍體,甚至會在很近的距離見到。」

有關「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系列報道:

3名香港攀山教練組隊 今早登上世界第一高峰

今晨離開基地營 預計下周中代表香港登世界最高峰

首輪旅程展開 從基地營出發後6小時因風雪折回

首周高度適應較輕鬆 兩遇風雪 路經寺廟祈福

征珠峰前海外集訓不簡單 港隊提早感受嚴寒與烈風

曾志成將率領香港攀山隊挑戰珠峰 時間對攻頂十分重要

張志輝將陪伴他上珠峰的氧氣樽帶回港留念。(顏銘輝攝)

今年已經有11名攀山者死於珠峰之上,不少因為排長龍攻頂或者落山,結果體力透支、缺氧或失溫而死。盧澤琛表示,他們早料登山人數多,所以在各方面做足預備,「我們在基地營逗留了一段長時間,大概知道今年批出登山證的數目,心中有數,知道會有幾多人在山上。我們帶備了足夠的禦寒物品,還有氧氣供應非常充足。這是我們隊伍的優勢,在那個環境,足夠的供氧對我們的血液循環及保持體溫都很重要。」

氧氣準備充足加快攻頂速度

曾志成補充,他們跟其他攀山者在計劃上有兩處最大的分別,就是氧氧供應及出發攻頂時間。他說:「有些登山公司收費可能很便宜,給攀山者攻頂時用的氧氣很少,故此他們會在regulator(調節器)扭少一點氧氣出來慢慢用,少點氧氣供應的話,就會行得慢很多。例如行同一段路,他們可能要行8小時,而我們就一直扭盡最大氧氣量去行,可用兩小時行完。」

曾志成續說:「我們跟尼泊爾那邊協助的公司預備了後備氧氣,萬一『塞車』塞很長的時間,我們的嚮導雪巴人都有帶備額外氧氣。再者,在任何時候都吸住最大份量的氧氣的話,體溫都會比較溫暖,攀山風險會低一點。」

攀山隊由珠峰頂回到基地營後,與協助他們登山的雪巴人團隊合照。(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Facebook)

部分珠峰攀山者經驗不足

由於帶備了充足的氧氣,盧澤琛、張志輝及黎樂基可以較快的速度行進,所以他們可以比其他攀山者遲一點出發,減少在極高海拔活動及等待的時間。曾志成說:「較遲出發,反而等待的時間較少,因為其他人普遍行得較慢。有些人登頂前一晚7點幾8點已經起步,但他們3個夜晚10點到11點幾才開始出發攻頂,已經可能差4個鐘之多!」

曾志成續說:「如果本身氧氣不夠,又比我們行多4個鐘,期間更要排隊等個半鐘,那就會非常危險。」除了登山公司的準備及計劃外,曾志成還提到尼泊爾當局審批登山證時,不會考慮攀山者的體能、技術及裝備等背景,他坦言:「事實上,近兩年按比例計,印度及中國的攀山者最多,以我理解,其實大部分印度及中國的攀山者的經驗都不足。」

這支香港攀山隊自4月3日啟程往尼泊爾,適應當地氣候,做好攀山準備,到上周登頂,至今日返港,歷時近兩個月。雖然他們平安登頂及歸來,但珠峰都在他們身上留下了一些小傷痕,例如上完珠峰後再登洛子峰的張志輝,他的臉頰被曬傷,他還表示手指腳趾都有輕微凍傷,但問題不大。

最後,問到他們回港後最想做的事,他們不約而同地說:「食!」盧澤琛續說:「最想食好東西。我們常常在營地想,回到香港要食什麼,香港太多好東西食。」

張志輝表示,他臉上的傷痕並非凍傷,而是被曬傷。(顏銘輝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