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智利、玻利維亞在一起!」 南美示威之火延至哥倫比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本周四(21日),哥倫比亞全國成千上萬的示威者走上街頭,抗議政府施政不力。工會、學生、原住民群體呼籲全國在這天罷工罷課,向哥倫比亞總統杜克馬奎斯(Ivan Duque Marquez)表達不滿。

繼近幾星期在智利和玻利維亞的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最新一輪南美示威烈火,終於蔓延至最新一個國家哥倫比亞。

示威者在街上揮動國旗,敲擊大鼓。早前示威者各方已有共識,稱這將會是一場和平示威活動。他們抗議新政府自去年8月上台後,一直未能解決國內貪污、通貨膨脹、薪水低、教育支援短缺等問題,將矛頭直指總統杜克馬奎斯。這些都與智利、玻利維亞、厄瓜多爾這兩個月以來的民間訴求類似,同時控訴社會資源分配不公及缺乏上流機會等共同社會問題。

南美洲的反政府示威螺旋

鑑於同屬南美洲的智利及玻利維亞,近幾個星期持續出現暴力示威,故哥倫比亞政府嚴陣以待,一共派出17萬個安全部隊成員維持秩序,並且封閉邊境和驅逐超過20名涉嫌煽動示威的外國人出境。在西部城市卡利(Cali),市長更宣布於晚上7點開始實施宵禁。

「這個政府以為現時的最低工資標準,可以讓我生存下來,但其實不然。」25歲的Natalia Rodríguez在首都波哥大(Bogotá)參與示威。她透露自己在一間電話公司工作,每月僅賺取到折合約240美元(約1878港元)的工資,根本不敷應付生活開支。

防暴警察驅散示威者。(美聯社)

杜克馬奎斯早前在電視講話中,承認自己面對着困難的問題,但他強調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答案。「我們都知道這個國家目前有很多挑戰需要克服,而很多社會訴求是確鑿存在的。但現時有少數人士將示威變成是煽動社會的機會,我們不會容許這些人將國家帶進衝突裏面。」

部分民眾不滿杜克馬奎斯及其民主中心黨企圖將示威者描繪成「罪犯」。甚至有些發起周四示威的社運領袖表示,事前曾收到恐嚇。

根據民調顯示,杜克馬奎斯的最新支持率只有26%。分析指,主要歸因於現時國內高達10.2%的失業率,以及早前政府宣布裁減退休金保障的措施,和針對國內民運人士的暴力打壓等。

哥倫比亞民眾走上街頭,成為南美反政府示威浪潮的最新一員。(美聯社)

其實早在10月初,已有工會在國內發動小規模示威行動。不過自從這兩個月,厄瓜多爾、秘魯、智利及玻利維亞先後爆發大規模群眾運動,哥倫比亞的學生、農民、民運人士、原住民群體決定聯合工會,總動員籌組本周四的全國大示威。

波哥大的街頭一角漂散着黃色的催淚煙。(美聯社)

和平協議未奏效 呼籲政府積極履行承諾

雖然哥倫比亞與鄰國一樣,示威者的主要訴求都是圍繞物價飆升、貧富懸殊等社會問題,但他們還有個獨有的訴求,就是呼籲政府履行和平協議的承諾。

哥倫比亞上任總統、曾獲2016年諾貝爾和平獎的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與反政府武裝組織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簽訂和平協議,結束長達50年間斷不息的內戰。不過,自新任總統杜克馬奎斯上台後,哥倫比亞鄉郊、雨林地區的局勢仍然持續不穩,威脅國民安全。

2016年11月24日,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與FARC領導人隆多尼奧(Rodrigo Londoño)簽訂和約,結束長達52年的內戰。FARC部分成員更組成左翼政黨加入國會。不過,現任總統杜克馬奎斯所屬的右翼民主中心黨則不滿反叛勢力加入國會,對峙持續至今。加上仍有約2000名FARC成員拒絕參與和平進程,以致該國局勢依然動盪。

杜克馬奎斯上任以來,被指未有盡力確保和平協議的成功實踐。(美聯社)

當地人權組織Somos Defensores表示,今年1月至6月期間,錄得有591名針對民權人士的襲擊,估計有超過一半襲擊個案,是由當地的準武裝部隊(包括政府以外的民兵組織)所發動。前FARC指揮官馬林(Luciano Marin)早前曾經指出,自杜克馬奎斯上任以來,有超過150名前FARC成員被殺,政府卻袖手旁觀。這反映哥倫比亞的和平進程雖有一紙協議,卻未有真正保障國家安全。

「這個政府根本沒有認真看待這些訴求。」在第二大城市麥德林(Medellín)的其中一名集會組織者Daniel Montoya認為,周四之後的示威會否持續,在現時仍是未知之數,關鍵在於政府的態度。

來自波哥大的示威者Cecilia Ruíz這樣說:「與智利和玻利維亞人民站在一起!杜克馬奎斯必須下台!」

哥倫比亞最近爆發反政府示威,成為南美反政府浪潮的最新一員。(美聯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