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權益.日本】戀人只能做「養父子」 離真結婚還有多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與西方世界相比,亞洲的性小眾平權進展相對滯後,台灣於去年5月實現同性婚姻合法化,周邊地區也備受鼓舞。同年10月於台北舉行的同志遊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LGBT群眾聚集慶祝,彩虹旗幟飄揚。

然而,環觀四周,亞洲各國在同志平權路上各有不同障礙:政壇與社會保守勢力、殖民時代遺產、宗教文化因素……在印尼和馬來西亞,近年宗教保守主義抬頭,國內甚至出現「反同」勢力,不論政治或社會層面,性小眾備受壓迫。

路漫漫其修遠兮,誰將成為下一個台灣?本專題探討三個近年在同志平權議題上「曙光乍現」的亞洲國家:日本、印度、泰國,聽當地性小眾人士講述現狀與未來,以及他們的自身經歷。

(此為【亞洲同志權益】系列之一)

2019年5月17日,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區,聚集在法院外和街頭的支持者紛紛喜極而泣。特地趕到台灣的日本男同志鈴木賢,見證了歷史性一刻。這位文質彬彬的法學教授當時在傳媒鏡頭下感嘆:「我們同志族群都覺得非常羨慕……現在很多領域,台灣是領先於日本的。」

現年59歲、操一口流利中文的鈴木,與台灣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早在1999年,鈴木作為日方派遣研究員,遠赴台灣大學任職,期間與一位比他小14歲的高雄男子成為戀人。次年3月,對方前往日本學習,兩人自此一起生活。

鈴木賢(中)在日本以「收養」方式,與其同性戀人擁有法律關係。旁為他與台灣友人。(受訪者提供)

儘管鈴木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起參加同志平權運動,早已公開出櫃,但他與台灣男友的故事一經傳媒報道,仍令當時的日本社會一片嘩然。除卻輿論壓力,同性伴侶一起生活更不乏現實層面的障礙。「日本沒有同性婚姻法,所以,最後我們是以收養的方式,才可以擁有法律關係。」鈴木向記者說。

「日本的*收養制度比較特別,沒有年齡限制……我收養他,是為了解決繼承權等法律問題。」鈴木解釋,同志戀人之間建立收養關係,在日本是一種普遍做法。

*注:日本收養制度分為「普通收養」和「特別收養」兩類,前者允許被收養人在與原本父母維持親子關係的前提下,與其他人建立收養關係,擁有其戶籍。養子女通常是成年人,年齡只需比養父母小即可。在現實中,這一制度適用於大型家族企業將選定的繼承人納為養子等情況。而「特別收養」制度則專門針對未成年人的收養。

2019年4月,日本東京舉行LGBT遊行,數以千計民眾參加。(Getty Images)

愛人變「養父子」 面對現實的選擇

實際生活中,鈴木與男友並不會掩飾伴侶關係,養父、養子的稱呼也僅存在於一紙文書上。也許在外人看來相當奇異,但對於不少日本同志伴侶而言,實為迫於無奈才出此下策,因不存在法律關係的兩人,共同生活的每一環也可能遇到阻礙,從租房、看病、買保險,以至財產繼承等。

被問到會否去台灣登記結婚,鈴木只是微笑着搖頭:「(男友)已經在日本生活很久,也取得日本人身份……而且我們在法律上是養父子關係,已經不太可能『結婚』。」

在感情路上,鈴木已向「不能結婚」妥協,但是他從未停下為實現同性婚姻合法化努力。他與友人成立關注組織,幫助全國各地的同志向地方議會遞交請願書,推廣適用於同性情侶的「伴侶制度」(日文「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制度」)。

(香港01製圖)

倘欠法律效力 伴侶制度為何而設?

在建立了「伴侶制度」的地方自治體,同性戀人可以向地方政府申請伴侶關係證明書,這個關係證明雖不具備法律效力,但在日常生活中能夠用作反歧視、保障權益的工具,例如向銀行申請共同貸款、 將戀人作為保險受益人、在醫院簽署手術同意書時出示。

這套「伴侶制度」於2015年由東京澀谷區率先採用,隨後逐漸得到愈來愈多地方仿效,到今年1月20日,全國已有33個自治體導入伴侶制度,覆蓋全國約兩成人口,不過實際使用者僅759對情侶。

這可能是因為很多同志仍然害怕『出櫃』,更害怕(使用伴侶制度)會讓政府知道他們的身份。
日本男同志、法學教授鈴木賢

的確,在東京、大阪等大都市之外的大部份地方,同性伴侶證書的申請人數寥寥。例如三重縣伊賀市,早在2016年便建立這一制度,惟至今也只得五對情侶申請。四年前由大阪搬至當地農村的加納克典與嶋田全宏,正是其中之一。

相戀七年的嶋田(左)和加納(右)在伊賀市申請同性伴侶證書,他們形容當地是對同志相當溫柔的地方。(受訪者提供)

「我們一直嚮往住在鄉下,在網上物色移居的地點時,見到伊賀市有伴侶制度。當時便想,到那裏就算發生什麼事也能得到幫助,可以安心地過日子。」43歲的嶋田對記者說。他與40歲的男友加納在一起將近七年,兩人最初通過交友手機程式認識。

與早年便公開出櫃的嶋田不同,加納一直隱瞞同志身份,「靠說謊度日,日子過得像一個與自己完全不同的人一樣。」訪問過程中,加納顯得安靜、腼腆,不過在被問到為對方做過的浪漫事情時,卻搶先回憶道:「交往一年後,我把自己家的鑰匙給他,告訴他,希望一起生活……」

回想起在大阪與男友同居的日子,嶋田認為大城市裏人與人的關係較遠,無人干涉他們的生活方式,相比之下,「最開始也擔心地方(鄉村)的人們(對同性戀人)會有偏見,曾經有過不安。」好在,移居伊賀市為兩人帶來不少積極的改變,一切正正得益於伴侶制度。

東京澀谷是日本首個採用同性伴侶制度的地區,這裏也是年輕人、流行文化的聚集地。(Getty Images)

上文節錄自第201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17日)《日本「粉紅政策」 推同性伴侶制 「合法結婚」可期?》。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