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聖經式饑荒、百年大疫情:非洲大陸正面臨怎樣的絕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新冠肺炎「第二波疫情」的震中,歐洲現況已相對和緩,美國每日新增確診和死亡病例雖仍維持在高位,卻也不再進一步惡化,步入所謂「高原化」(Plateauing)態勢。值此時,發展中國家的現況已然被稱作「第三波疫情」。

5月17日,非洲病例最多的國家南非創下單日最大峰值,讓專家們擔心非洲終將步入大爆發階段。然而,無論是以往的疫情經驗或人口年輕化,非洲也有自己抗疫的優點,官方數據也不像歐美那麼糟糕。

非洲大陸各國究竟正面臨怎樣的絕境?

非洲所有的54個國家都已經有確診新冠肺炎病例,其中近半數病例集中在四個國家:南非、埃及、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

然而,疫情並不限於非洲大陸的南北地區。從西部的尼日利亞,到中部的喀麥隆和東部的索馬里,所有非洲主要地區都有確診病例。

非洲疾控中心5月19日在線報告(africacdc.org截圖)

非洲的大多數被確認的外來輸入型病例來自歐洲和美國。仰仗較大的交通樞紐和旅遊目的地,新冠肺炎首先觸及到了人流量最大的國家。不過,從那時起,這肺炎開始通過漏洞百出的邊界,蔓延到其他國家。

這引起了專家們的爭論,分為樂觀主義者(認為非洲國家已經避免最壞的情況)和悲觀主義者(認為最壞的情況還未到來)。

樂觀觀點:過去的抗疫經驗讓非洲做出快速反應

樂觀者(如金融時報非洲編輯皮林,David Pilling)指出,非洲的反應迅速而科學。看到中國以及隨後歐美國家不斷惡化的局勢,非洲領導人擔心自己薄弱的衞生系統,於是迅速限制風險。尼日利亞在2月份就已經對機場旅客進行了篩查,盧旺達在3月19日關閉了邊境,南非在還沒有發生死亡事件之前就已經「封城」了。

為了確保民眾留在家中,封城措施特別嚴格,甚至是殘酷的。在肯雅,警方在貫徹宵禁的過程中,已經擊斃至少14位違例人士。

樂觀者還注意到,這遠非非洲首次爆發疫情。2014-2016年伊波拉疫情曾作為今天西非地區的新冠肺炎疫情的預演。在南非,長期以來的抗擊愛滋病的艱辛歷程,讓該國在抗擊傳染病方面有了更好的裝備,民眾也更有經驗。拉馬福薩總統(Cyril Ramaphosa)對新冠肺炎採取的快速行動,可能是想避免其前任總統姆貝基(Thabo Mbeki)對愛滋病的緩慢反應。

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莫巴拉克(Ahmed Mushfiq Mobarak)甚至建議其他國家可以從非洲吸取教訓。例如,塞拉利昂動員了「Mammy Queens」(女性社區領袖)、宗教人士、廣播電台和攜帶着大喇叭收音機的「傳話員」(town criers)來傳播健康信息。莫巴拉克說,世界上相對富裕一些的國家,如孟加拉國,也可以採用這種戰略。

這就夠了嗎?

自危機開始以來,非洲聯盟(AU)下屬機構非洲疾控中心(Africa CDC)根據最新的科學建議在整個非洲大陸範圍內制定的對策,給國際社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與世衞組織一起努力改善非洲的衞生系統,加強檢測能力。根據世衞組織官網信息,疫情在非洲爆發時,只有2個國家可以檢測新冠肺炎,但現在44個國家有檢測能力。

然而,最大的問題是,這就足夠了抗疫嗎?在最好的情況下,聯合國說,今年非洲大陸的13億人將需要7400萬個測試包和3萬台呼吸機,遠遠超過目前的設備。從水和肥皂等基本的設備到呼吸機等昂貴的技術,長期缺乏影響整個大陸的許多國家。

非洲疾控中心設計的「戴口罩時要避免的動作」的公共衞生宣傳佈告。(africacdc.org)

非洲的嚴重弱點:「副總統比呼吸機還要多」

當這場疫情在非洲爆發時,人們開始擔心脆弱的欠發達國家將如何應對。像最近獲得主權的國家南蘇丹,其內戰今年2月才結束,如何能面對美國和歐洲衞生系統都不堪重負的疫情?非洲最新有笑話指出,這個國家的副總統(5個)比呼吸機(4個)還多。

這些是悲觀者對非洲疫情最主要的擔憂。

就在埃及宣布第一例病例之前的數小時,蓋茨(Bill Gates)曾警告說,非洲死亡人數可能達到1,000萬。他堅稱,「不僅僅是直接的影響,還有恐慌,醫療服務不足,和醫護人員受影響的問題,因為(很多地區的)能力已經非常有限。」

非洲死亡人數可能達到1,000萬。
蓋茨(Bill Gates)

在悲觀者看來,一些國家的快速反應將不足以彌補重要的衞生系統的不足。許多國家已經面對着瘧疾、愛滋病、結核病和霍亂等疾病的衝擊。而嚴格的封城措施只能是短期對策,貧困和飢餓的工人很快需要重新外出謀生,他們每天都要依靠非正規勞動來維持生計。

另外,如果說有些國家做得比較好,也有一些國家卻沒有遵循國際建議。例如,坦桑尼亞總統馬古富利(John Magufuli)繼續鼓勵人們去教堂和清真寺聚集,說只有在宗教中才能找到「真正的醫治」。如今,坦桑尼亞醫生警告醫院不堪重負,夜間下葬患者的影片也引發了人們對政府試圖掩蓋受害者數量的擔憂。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如果有少數幾個國家的醫療系統崩潰,可能導致整個大陸的一場災難。

「聖經式饑荒」?

悲觀者的另一個主要擔憂是糧食供給問題。聯合國在4月21日宣布,新冠肺炎可能會在非洲等地造成「聖經式饑荒」,在這場疫情之前,非洲大陸已經佔到世界「糧食危機」的一半。

問題是,新冠肺炎可謂雪上加霜。在非洲大陸的南部,疫情到來時,正值幾十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而在東部,沙漠蝗蟲於年初剛剛肆虐莊稼,而今又恰好爆發第二波。

在其他地區,經濟衰退可能導致援助的減少和油價的崩潰,又會導致巨大的糧食短缺。在石油出口國尼日利亞北部,飢餓的居民搶奪糧食車的場景已經在社交媒體上瘋傳。

疫情下的非洲:未來會如何?

因為非洲大陸的抗疫情況喜憂參半,樂觀主義者和悲觀主義者之間的爭論不會即將結束。自3個多月前公布第一個病例以來,非洲的情況加劇,但仍遠未達到悲觀者的預測。

以南非為例:雖然兩天前它曾創下單日最大峰值(17日有1,160人確診),但其死亡率仍處於低位,而且本月總統已經開始計劃逐步放寬嚴格的封城措施。

總的來說,非洲的確診病例趨勢較東亞國家更差但較歐美國家更好。這確實可能是由於非洲以往的疫情經驗、反應迅速以及人口年輕化的原因。

然而,也有可能是非洲只是處於疫情的開始,最壞情況還未來。如果是,可怕衞生系統崩潰,會發生像厄瓜多爾或墨西哥類似屍體堆積在街頭的死亡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