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失所再遇新冠病毒 疫情下的難民營誰來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月30日,2000多位難民滯留的美國與墨西哥邊境報告了3宗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這是繼位於孟加拉的最大難民營及希臘和非洲等地的難民營報告確診案例後,又一個有疫情通報的難民聚集地。在各國紛紛忙於抗疫、對付經濟衰退之時,世界各地的難民營幾乎具備了所有疫情災難性發展的條件——無法保持的社交距離、難以獲得的基本抗疫資源,以及比病毒更快滋長的焦慮和恐懼。但危機之下,各地的難民們依然被留在擁擠的營內自生自滅。

保持社交距離: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沿着格蘭德河(Rio Grande)河岸,難民居住的帳篷之間被盡可能以一米左右的距離相隔,並保持敞開,使得空氣能夠更好流通。到了晚上,所有人要與隔壁帳篷裡的人反方向躺着。

對於滯留在邊境等待庇護申請的難民,能保持社交距離的方法寥寥無幾,也遠沒有待在公寓裏閉門不出般舒適和有效。但這裏的情況還是要比希臘島嶼上的處境好的多。本來只可容納3,000人的莫利亞(Moria)難民營,現在居住着19,000人,島上沒有電,連水也稀缺,不少帳篷外都是成堆的垃圾。而難民們每天還要排幾個小時的隊獲取食物,這樣的情形之下,要保持社交距離形同笑話。

希臘政府安排一些莫利亞營的難民從擁擠不堪的營區轉移至內陸,試圖緩解營區過高的人員密度。圖為島上的難民到達內陸的港口後,等待來接他們的巴士。(Getty)

雖然四月中以來,當地政府在公益組織多次倡議和敦促之下,將3,000多位難民從莫利亞難民營轉移到內陸,但截止6月9日,還有超過3萬人住在容量只有6,000(包括上述的莫利亞難民營容量)的愛琴海島嶼上的難民營裏,絕大多數的難民依然在擁擠不堪的島上,吃飯、洗手、沖涼統統都要長時間排隊等候。

回看較為靠近我們的地球另一邊,在孟加拉的科克斯巴紮爾縣(Cox's Bazar),一個羅興亞難民的七口之家可能共同生活在十平方米的空間裏,平均每個人只有1.4平方米的活動空間。這個在荒山上的難民營,人口密度比本就位於世界前列的孟加拉高出40倍。

一位名叫Saidul Hoque的羅興亞難民說,疫情蔓延之前,營區的街道上常常人潮湧湧,來往於市場和家中。但在孟加拉政府4月9日實施封鎖至今,營區居民如非必要不會外出。「試想一下,如果新型冠狀病毒於世界最大、人口亦最為密集的難民營內爆發將會造成什麼局面。」

難民營裡的許多兒童本身就患有疾病,糟糕的醫療條件和抗疫環境讓他們面對病毒比常人更為脆弱。(Getty)

像病毒一樣滋長的謠言、焦慮及恐懼

然而,在新聞和社交媒體並非唾手可得的難民營,並不是所有難民都像Saidul Hoque一樣瞭解問題的嚴重性。在希臘的眾多小島上,只有部分營地的周邊有網路信號,即使找到了信號,給電子設備充電也成問題。而孟加拉的科克斯巴紮爾縣的網路服務更是被政府出於「安全原因」而停用。駐英國的羅興亞組織主席Tun Khin 指出,「他們沒法知道世界上最近發生了什麼,有多少人(因為疫情)死了。」

為了讓難民瞭解疫情的真實情況及預防措施,當地的志願者們不得不騎自行車、帶着擴音器,挨家挨戶宣傳防疫知識。

但資訊匱乏的另一面,是不實消息的氾濫。25歲的難民Mohammad Shaiful說,在科克斯巴紮爾難民營,「有傳聞說人們在被隔離期間會被殺死,像是醫生在給隔離中的人注射一些致命的東西,或者醫生在『傳播』病毒給沒有染病的人然後殺死他們。」他解釋說,「比起理智的思考,人們傾向於相信這些傳言。」

這群逃離本國內的暴力與混亂的難民,來到鄰國尋求庇護後似乎並沒有擺脫暴力的陰影。一位38歲的難民Syed Alam對德國之聲記者說,「越來越多的人害怕病毒會像山火一樣蔓延開來,然後導致對羅興亞人的又一次『大屠殺』」。

恐懼之下,許多營內的難民即使真的生病,也不會到營內的救護站去尋求治療。

今年6月,難民援助組織在法國巴黎街邊擺放了70個帳篷,試圖引起人們對難民處境的關注。(路透社)

在人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解除封鎖的情況下,這些謠言、恐懼不斷的在加劇難民營內的焦慮情緒。疫情開始後,本來治安就不好的希臘難民區爆發的衝突再次增加。據當地媒體報道,難民之間的衝突已經造成了共5人死亡、15人被殘忍的刺傷。醫療方面的官員稱,過去大部分的暴力都只是肢體衝突和輕微的刀傷,但在難民區被封鎖後,有很多案件都變成殘忍的胸部刺傷和黑幫式襲擊。

危機之中,難民誰來管?

與前些年對難民更加歡迎的政府不同,2019年希臘上台的中間偏右政府在難民的問題上毫不留情,不僅通過了法案提高尋求庇護的要求,更在邊境難民進入的區域加大巡邏的力度,並稱要每個月向土耳其遣返200名申請被拒絕的難民。

今年年初,在土耳其對境內難民重新開放與希臘的邊境,以威脅歐洲國家支援敘利亞北部戰事,並重談2016年歐土難民協議條件的情況下,湧入希臘的難民突然大增,希臘政府官員更直言這是「敵人的侵略」。疫情期間政府顧不上理會難民區慘狀也可想而知。

醫療人員在巴拿馬的一個營區里為難民做身體檢查。來自非洲、古巴和海地的難民因為疫情被困在在這裡。(路透社)

在美國-墨西哥邊境,聚集了2,000多位難民的格蘭德河岸,正在試圖控制疫情的則是非政府組織Global Response Management(GRM)。

美國海關對於此事的回復則顯得極為敷衍了事。發言人稱,他們的工作人員正在努力「保護美國的邊境,減緩病毒的傳播並推進雙邊食物、藥物和其他必需商品的運輸」。

據路透社報道,自第一個案例被發現後,GRM正在 「積極的」採取疫情追蹤和隔離措施,對所有進入營區的人量取體溫、加快建立一個有20張床位的臨時醫院。但人權醫師組織的醫療主管Dr. Michele Heisler說,他們面對的任務「非常艱巨」。

到目前為止,GRM共給超過2,000多位難民中的300名進行了病毒檢測。

新冠病毒疫情爆發的幾個月來,多個公益組織不斷對外發出警告,稱難民營內一旦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後果將不堪設想。但敲響的警鐘如同石沉大海,政府方面幾乎毫無迴響,面對擁擠不堪且抗疫資源稀缺的難民營,只留下勢單力薄的公益組織在試圖收拾爛攤子。在疫情重創世界各國人民之時,政府更不應只顧本國利益,而對人道主義危機置若罔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