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難民潮再起暗湧 希臘「難民島」超負荷激起民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土耳其一聲號令打開通往歐洲的大門,來自敘利亞的難民隨即使出千方百計湧到希臘,沉寂一時的難民危機再次升溫。其中位於愛琴海(Aegean Sea)的萊斯沃斯島(Lesbos)最近爆發連串示威,一方面難民提出改善生活環境,另一方面居民要求停止接收難民。原本的渡假勝地何以變得千瘡百孔?

萊斯沃斯島自1990年代起用作安置難民,當時的難民主要來自南斯拉夫。直到2015年爆發歐洲難民潮,萊斯沃斯島和希臘另外兩個「難民島」希俄斯島(Chios)和薩摩斯島(Samos)收容大量難民。其中在萊斯沃斯島的莫里亞(Moria)難民營便有約2.5萬名來自中東和非洲的難民。

來自中東和非洲等地的難民3月2日在莫里亞難民營附近示威,要求改善營內居住環境。(路透社)

衛生惡劣 暴力事件頻生

莫里亞只是一個小村莊,僅得約2,000名居民,但一個原計劃收容2,800人的難民營卻有2.5萬名難民,可以想像得到內裏的生活環境並不理想。除了環境擠迫,大部份人只能生活在主要營地外的帳篷,垃圾隨處可見。面對肺炎疫情,政府也形容難民營是「計時炸彈」。

難民營也不時出現暴力事件。有報道指,營內最少出現兩宗謀殺案,每日發生打鬥和傷人事件。無國界醫生指,營內亦有強姦事件,最多一周有一宗。加上難民通常需要等待多來才可獲批難民資格,無了期的煎熬實在叫人難以忍受。

即使難民歷盡艱辛來到希臘,亦不保證安全。丹麥非政府機構Team Humanity創辦人阿勒丁(Salam Aldeen)指,「那裏不會有足夠的食物,營內情況會進一步惡化,亦會與警察和島民爭執,最終失去耐性。」

希臘農民民主聯合陣線2月27日舉行示威,反對興建密閉式移民收容中心。(路透社)

寧靜不再 生活膽顫心驚

萊斯沃斯島是古希臘詩人莎芙(Sappho)的故鄉,四面環海,島上的橄欖園、中世界古堡和化石森林吸引無數旅客到訪。萊斯沃斯島的本地經濟向來依賴旅遊業,雖然難民只是集中在首府米蒂利尼(Mytilini)和莫里亞,但泊岸郵輪數目已經大減,從2011年的94艘減至2019年的8艘。旅客數目2016年大減逾半,迄今仍未回復難民潮前的水平。

難民營「趕客」之餘,還對本地人的生活造成困擾。在肉店工作的本地居民帕帕扎基斯(Mikis Papadakis)形容情況愈來愈差,「他們(難民)砍掉樹木,拿走動物——綿羊、山羊。我們感到不安。」榨取橄欖油為生的Takis Bokolis投訴難民砍掉樹木生火,他只好買下牧羊犬「看門」自救。也有人收集武器,將槍藏在床下。雖然沒有島民遇襲,但曾發生失竊事件。

一直協助難民和居民建立友好關係的本地人哈齊扎基斯(Christina Chatzidaki)對於島民被冠上排外標籤感到生氣。她承認部份人是新納粹主義者,但只是一小撮人,大部份人只是覺得難以承受,「米蒂利尼有3萬居民,島上有2.5萬難民。數字反映情況有多荒謬。」

有難民船2月29日越過愛琴海,向萊斯沃斯島進發。(美聯社)

「隨時引爆的火藥桶」

希臘難民問題一直未有曙光。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領導的中間偏右政府去年上場,新民主黨(New Democracy)執政聯盟承諾解決問題,但迄今除了派出更多防暴警察到島上外,情況沒有任何轉變。

雅典提出收緊難民法,盡可能將難民遣返土耳其,另外主張興建密閉式的難民營,取代現有的開放式難民營,禁止難民隨意走動。不過島民強烈反對,一方面有人不認同將難民關起來,另一方面有人反對希臘繼續收容難民,要求難民離開前往歐洲大陸。萊斯沃斯島居民甚至發起罷工,向雅典抗議。

被迫和難民共存的居民感覺遭到希臘和歐盟政府遺棄。土耳其雖然在2016年與歐盟達成協議處理難民,但希臘面對的問題沒有改善,居民質疑為什麼政客覺得一份難民協議能夠解決問題。Bokolis形容,希臘和歐盟之間有道牆,島嶼和雅典之間有道牆。現在他只想在土耳其和萊斯沃斯島建一道牆。北愛琴大區首長Kostas Moutzouris形容形勢是「隨時引爆的火藥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