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為未來佈局 「天才少年」能為華為帶來甚麼?

撰文:劉言
出版:更新:

中國科技企業巨頭華為「天才少年」項目招錄名單8月初公布,博士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的張霽拿到了華為「天才少年」最高一檔年薪201萬元人民幣,在輿論場引發熱議。

張霽興趣愛好頗為廣泛,曾在本科期間參與唱歌和攝影比賽。(長江日報)

「天才少年」項目是華為創始人任正非2019年6月份發起的一項用頂級挑戰和頂級薪酬去吸引頂尖人才的戰略,旨在提升華為的人才厚度,提升華為對抗風險的能力。經過簡歷篩選、筆試、初次面試、主管面試、若干部長面試、總裁面試、HR面試7輪嚴苛篩選而出的「天才少年」,工資按年薪發放,共分3檔,最高年薪為201萬元人民幣。

該人才項目開展以來,目前僅有4人拿到「天才少年」最高檔年薪,分別是鍾釗(本科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軟件工程專業,博士畢業於中國科學院大學模式識別與智能系統)、秦通(本科畢業於浙江大學控制科學與工程,博士畢業於香港科技大學機器人方向)、左鵬飛(本科和博士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張霽(博士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

註冊成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華為,經過多年積累,從一個小公司發展為中國國際化科技龍頭企業,業務範圍涉及電信網絡、企業網絡、消費者和雲計算等諸方面,從2012年起成為全球最大電信設備製造商後,近年來在智能手機等領域也是佳績頻傳。

華為向來也捨得在人才研發上投資,目前華為有700多名數學家,800多名物理學家,120多名化學家,還有6,000多名專注基礎研究的專家,6萬多名各領域的工程師,年投入研發資金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

更多華為全球研發基地圖片,請點擊高清圖集瀏覽:

+3

2019年5月華為被美國列入實體清單後,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對華為的打壓並未減弱。華為總裁辦2019年6月份的一份電子郵件顯示,任正非在講話中提及,華為每個體系都要調整到衝鋒狀態,「華為公司未來要拖着這個世界往前走,自己創造標準,只要能做成世界最先進,那我們就是標準,別人都會向我們靠攏」。

任正非還表示,2019年華為將從全世界招進20名到30名「天才少年」,2020年擬從世界範圍招進200名到300名「天才少年」。他希望「天才少年」能像「泥鰍」一樣激活隊伍,鑽活華為的組織,激活華為的隊伍,未來3到5年華為會煥然一新,全部「換槍換炮」,一定要打贏這場「戰爭」。

華為海思在2020年宣布,面向全球招募「天才少年」,包括2017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期間畢業的全球優秀本科生、碩士生、博士生。海思方面稱將為天才少年們提供世界級挑戰性課題、大牛導師、全球化視野、平台和資源,還有5+倍的薪酬,挑戰課題涉及計算機體系結構類、晶片類、算法類、半導體工藝類、材料應用類、軟件架構類等。

海思表示,「我們一直在尋找芯星發光的人才,尋找新世界勇於挑戰的勇敢者,一起胸懷世界、洞見新知。面對摩爾定律極限、馮諾依曼瓶頸、香農極限等,希望有同行者一起探索終將面臨的世界級難題,找到領先世界的計算架構的方法和路徑,共同拓展文明進步的邊界。」

從這兩年華為錄用的「天才少年」來看,這些「天才」們一是在科研方面有出類拔萃的表現,自身科研經驗比較豐富,研究方向與華為比較契合;二是在面試過程中綜合表現都比較好,也都具備年齡優勢,而這亦意味着其知識儲備是全球「最新版本」,思路活躍。

面對美國方面的重重製裁和打壓,在「渡劫」緊要關頭,人才儲備對華為而言至關重要。除了「天才少年」的招募,自5月份以來久未公開露面的任正非在7月29日至31日三天之內,接連去了上海交通大學、復旦大學、東南大學、南京大學4所中國高校。在任正非一行與4所高校的座談會上,均有提及校企合作、人才等話題,而從到訪大學學科背景來看,任正非此行或有意鋪路華為人工智能、計算戰略、晶片自主等。

任正非在上海交通大學出席座談會。(網上圖片)

在華為心聲社區上能看到,近期華為「南泥灣」、「鴻蒙」項目正內部緊急招人。有知情人士稱,華為用「南泥灣」命名的這個項目,寓意「在困境期間,希望實現自給自足」,筆記本電腦、智慧屏和IoT家居智能產品此類完全不受美國影響的產品,被納入了南泥灣項目。

種種迹象都在揭示,在中西關係結構性變化外溢作用深刻影響世界的當下,中西方在製造業、科技等領域的博弈已不可避免地融入了時代的宏觀敘事場景中,華為作為中國科技企業的代表,美國對其的遏制無疑會是戰略性的、長期的。

為應對西方對華為的技術打壓,華為啟動了各項「備胎」計劃,而隨着這些「備胎」計劃的陸續推出,過些年再來看,勢必在全球範圍內會帶來不少改變。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