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林毅夫・一】預計中國GDP增長3% 宏觀調控要留足後續空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年以來,疫情肆虐,全球經濟低迷,大國博弈暗流湧動,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中國經濟能否維持復甦勢頭,宏觀政策應該如何發力,中美關係是否存在「脱鈎」風險?

就此問題,《香港01》專訪著名經濟學家、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受邀參加習近平主持的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9位智囊之一的林毅夫。

林毅夫認為,如果用好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空間,下半年中國經濟要達到12.2%的增長速度是完全有可能的。但考慮到國際疫情可能再次爆發,宏觀調控政策需要「留足子彈」。

香港01:今年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中國國內國際兩個市場都受到了極大衝擊,生產停滯,消費下降,經濟停擺。上半年中國GDP增長率為-1.6%,從全球來看實屬不易。您對下半年中國經濟發展如何展望?您認為今年能否完成既定目標?您用哪些指標來衡量?而今年達成目標,對未來幾年又有怎樣的意義?

林毅夫:首先來講,2020年上半年的經濟增長速度,按照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來看,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是-6.8%,第二季度轉為增長3.2%,整個上半年的增長速度是-1.6%。

這個成績確實是得來不易,因為新冠肺炎大爆發以後,中國馬上採取了措施,像武漢封城,居民居家隔離,工廠停工停產,在這種情況之下生產和消費受到巨大的影響。但是從全世界的角度來看,中國的防控措施還是比較及時有效的,尤其新冠肺炎是一個突如其來、不曾有過的衝擊,可以說是「閉卷考試」取得這樣的成績。

跟外國比,4月的時候,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在新冠肺炎的衝擊下,美國可能是全年-5.9%的增長,但到6月的時候,對美國今年經濟增長的預測就改為-8.0%,情況越來越糟。到9月份、10月份的預測可能更糟。對於歐元區,4月預測-7.5%,6月的時候則改為全年下滑10.2%。從全世界的角度來看,4月的時候,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預測是-3.0%的增長,6月的時候就改為-4.9%的增長,從預測數據的變化可以看到,國際機構對世界上其他的國家經濟增長的預測都甚為悲觀。所以在這種狀況之下,中國經濟第二季度就能扭負轉正,確實不容易。

此前,林毅夫已多次參與制定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新華社)

2020年是中國決勝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之年,也是脱貧攻堅任務完成之年。決勝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是中國政府提出的「第一個百年目標」,這涉及方方面面,當中有兩個指標跟增長率有關,一個是GDP,全國的國內生產總值要在2010年的基礎上翻一番,城鄉居民收入也要在2010年的基礎上翻一番。

一般一個指標10年要翻一番,平均每年的增長速度應該到7.2%,過去十年裏,中國經濟增速大多都是高於7.2%,所以如果要完成這「兩個翻一番」的目標,原本今年只要5.3%的增長率就可以了。

根據往年的經驗來看,如果沒有新冠疫情的話,實現5.3%的增長應該是相對容易的。但是因為新冠疫情的影響,上半年增速為負1.6%,如果要增長只能靠下半年,下半年要完成全年增長目標,增速需達到12.2%。從中國的實際情況來講,實現這個增速並非不可能,政府有很多可作為的地方,譬如比較寬鬆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

貨幣政策主要是兩個方式,一個是降低利率。我們知道其他國家,尤其是發達國家現在普遍是零利率、負利率,中國的利率還高達4%,所以下降的空間還是挺大的。還有就是貸款的數量,貸款的數量與銀行的存款儲備金率有關。國際上一般要求的標準是8%,中國仍高達11%,還可以降低存款儲備金率增加貸款的數額。

從財政政策來看,我們知道發達國家的政府積累的負債普遍超過GDP的100%,美國高達130%,日本高達260%,中國把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以及地方政府的隱性負債,像地方政府給投資平台的負債擔保,都加在一起也不過就是60%左右。而且,國外的負債一般是用來支持消費,社會保障等等,用了就沒有了。中國政府負債則普遍用來投資基礎設施,像港口、機場、高速公路、高速鐵路,投資後形成了資產,運行是有收益的,所以淨負債實際上比60%更少。

所以跟外國比,中國財政的空間比較大,如果用好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空間,下半年要達到12.2%的增長速度我覺得是完全有可能的。

問題是,是否一定要這麼做?我個人倒覺得不見得,主要原因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帶來很多不確定性。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基本上是控制住了,所以中國可以復工復產。但是發達國家,歐洲是第一波疫情已經過去了,但是他們的防控措施沒有中國那麼高效,很可能第二波疫情又爆發。美國、南美洲巴西、南亞印度、非洲還在第一波當中。而且即使第一波疫情過去之後,除非研發出有效的疫苗,否則很可能像1918、1919年的全球大流感一樣爆發更為嚴重的第二波、第三波疫情,明年國際經濟形勢有可能和今年一樣或是更為嚴峻。這種狀況之下,我覺得應該未雨綢繆,比較好的方式是留足政策空間,不能把所有的「子彈」一次用完。

我個人認為今年中國GDP增速大概達到3%就可以了,為什麼是3%?因為今年還有另外一個目標——全面脱貧。全面脱貧就必須有就業,有收入,如果經濟增長速度太慢,那就業一定會減少,很可能原來已經脱貧的人沒有就業,又返貧了,所以維持一個可以接受的增長速度也是必要的。

因此,我認為今年政府工作報吿裏雖然沒有提具體的增長目標,但是並不代表就不要增長,我覺得應該是3%,或者稍微高一點,如果明年也達到3%的話,前面講的兩個翻一番的目標就可以實現了。這樣的話,既有利於保持經濟的彈性,政策迴旋的空間,也有辦法在明年不管國外、國際形勢怎麼樣,靠國內的增長空間也可以在建黨100周年時,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標」。

01新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