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噸關公像沉降恐淪爛攤子 「大意失荊州」再現官場陋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湖北荊州古城東南側的「關公義園」,內有一座兩層高關公文化展示中心,中心上方是一個巨大的關公雕像,淨高48米,連同基座共高58米,重量超過1200噸,號稱是全球最大的關公像。

惟據內地傳媒報道,作為關公雕像基座的關公文化展示中心,實際上不但未經消防驗收就開門營業,並且雕像本身是違法建築,被要求整改超過一年都沒有回音。中心如今已出現沉降,與地面連接處明顯縫隙及凹陷。

或為現任官員不願啃爛帳爛攤子

疑似「大白象」在內地多的是,荊州這一宗卻有些竅妙,因為驟眼看起來流程上有些奇怪:五六年前說要興建的是荊州,五六年後說有問題的也是荊州,這一次沒有常見的是上級機關覆核項目後公開指責,而是本地黨政機關自揭瘡疤,承認明星景點是違規建築,兼且有沉降現象,致使地方上的一單政府工程醜聞,頓時變成全國流傳的政治奇聞,再次展示部份前線幹部「洗腳唔抹腳」的陋習。

圖輯|【重逾1500噸】荊州48米高關公雕像被指違建 四周驚現縫隙凹陷

五六年間的變化要解釋其實也不難。回顧2016年關公義園開張之時,時任荊州市委書記李新華出席開幕儀式,主理其事的荊旅集團則宣布,關公義園是「大荊州」項目的「開篇之作」,乃當地5A景區的「引爆點」。

就在「引爆」後不久,李新華於2017年離任,迄今3年間荊州已換了兩任市委書記,其間關公義園業績欠佳,更於去年3月起宣布,當地市民和打工留學的居民都可免費參觀,遊客則需支付40元(人民幣.下同)的門票費。整個項目的每年總收入只得數百萬元,不知道何時才可以抵銷高達15億的投資成本。

從蛛絲馬跡推測,關公義園是政隨人息的典型例子,現任官員當然不會肯啃下爛帳,也沒必要為留下麻煩事的前任人留面子,於是乎索性將所有問題全部挖出來公諸於眾,一則收開誠布公之效,二則在上級審核追究之前撇清關係。

關公文化展示中心與地面相接處如今已出現縫隙,最寬處約有7厘米。此外,中心台階附近部分地板有凹陷,與水平面呈30度彎曲。(上游新聞)

巨型雕塑景區陷入「產能過剩」?

無論如何,從營運角度看,這些巨型雕像在全國可說比比皆是,競爭激烈下要吸引遊客已沒以前那麼簡單。

單講關公像,號稱關公故鄉的山西運城市常平村,也有一座高61米的成品,耗費500多噸銅料、2000多噸鋼材及超過1.8萬噸混凝土。荊州那一座側身眺望的關公由著名「福娃」設計師韓美林操刀,但要說把它跟山西那座持刀立像分一個品味高低,就真的是見仁見智了,相信以打卡為目標的普通遊客都純粹是「比大」和「比高」。

荊州比運城要四通八達,歷史文化資源也更深厚,但關公義園還是落得一個經營慘澹的下場。由此看來,或者以巨型雕塑作招徠的景區已陷入「產能過剩」的危機,好此道的遊客人數愈來愈少,而那些仍喜愛和巨像拍照的旅客有太多其他選擇,荊州關公看來不是他們的首選。

從行政角度看,這是「黨委揮手」由上而下動員的常見現象。事經一把手大力推動,1200噸的關公像也可以在無藍圖無批文的情況下動土開工,政府把關機制通通讓路;到了新書記要處理爛攤子,荊旅集團這間地方大國企仍可輕鬆表示,從來沒有收過整改告示,而關公像屬於「藝術品」,所以不受建築審批所限。最新進展是住建部就此發下整改要求,但即使有中央一級指示,如何整改是一回事,會否追究相關人等更是另一回事。

從公民參與角度看,是次由官方檢討開其端,內媒報道引發討論,繼而社會輿情有反響,官方繼續跟進事態。憑藉互聯網發展,內地體制有能力亦不時展示意願去吸取輿論意見,若果這種下情上達的回饋機制可以恆常化,並且捉得到摸得著地體現於政策擬定過程,應該對增強官方的治理能力亦會有所裨益。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