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運2021|從隱約其辭到層層加碼 防疫新規「勸退」返鄉人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長大後,鄉愁是一份核酸檢測報告。」

農曆新年將至,惟內地多地出現新冠肺炎疫情反彈。交通運輸部預計,今年春運期間仍將發送旅客11.52億人次。周四(1月28日)是內地春運啟動之日,也是「持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返鄉」新規的第一個實施日。這份直接影響億萬民眾出行的規定,從出台至今都飽受爭議。

2021年1月25日,重慶開出的列車上張貼了疫情防控常識海報。(視覺中國)

國家衛健委於1月20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首次提出春節返鄉的相關要求,「返鄉人員需持有7日以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當地基層政府要對返鄉人員進行網格化管理。」

消息一出即成為全國輿論關注焦點,各地核酸檢測需求暴增,在異鄉的「打工人」也要重新審視自己的返鄉計劃。但鑑於當時官方給出的信息有限,公眾對於「返鄉要求」產生出極多疑問:

如何界定「返鄉」,是特指「家鄉」還是也包括「他鄉」?是跨省?跨市?還是跨縣?同在一個城市,從城區回農村還要檢測嗎?去外地旅遊是否受影響?春節返鄉指什麼時間段?這麼多人去核酸檢查,會不會客觀上造成聚集風險?……

對於上述種種疑惑,《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認為,「過於簡單」的春節返鄉緊急規定是衛健委發出的一個強烈訊號,希望大家盡量就地過年。《新華社》則針對網民的眾多疑問刊發評論,呼籲「政策愈明晰愈好,不應有模糊地帶」。

推薦閱讀:內地多地病毒檢測需求激增 深圳醫院預約網站崩潰門診大排長龍

國家衛建委隨後也作出進一步解釋,《冬春季農村地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方案》所稱「返鄉人員」,是指從外地返回農村地區的人員,主要包括跨省份返鄉人員、來自本省內中高風險區域所在地市的返鄉人員等重點人群。返鄉人員需持7天內有效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陰性結果返鄉,返鄉後實行14天居家健康監測。持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返鄉從1月28日春運開始後實施,至3月8日春運結束後截止。

春節返鄉方案逐步明確,但爭議的聲音未能停息。首先是針對「城鄉政策不一」的爭論。大部分人認知的「返鄉」是返回家鄉,並不是返回農村,很多網民都質疑為何要「區別對待城市和農村」,「農村人需要7天一次檢測,城市人就不需要嗎?」至於農村地區應如何劃分,居家監測是否等同居家隔離等問題也再次引起大眾討論。看似已經明晰的政策,卻仍然存在模糊之處,衛建委只得一再發文釋疑。

疫情嚴峻期間,河北石家莊槁城區增村鎮北橋寨村村民曾轉移隔離。(中新社)

不難看出,這一系列嚴格的春節防疫方案的出台背景,源於內地最近一波疫情出現農村聚集爆發的特點。河北石家莊、黑龍江綏化等地疫情均發生在農村地區或城鄉接合部,農村疫情防控成為目前的重中之重。

內媒日前介紹針對農村地區防疫工作的部署時指出,農村醫療條件相對薄弱,農村基層醫療機構不能第一時間識別發熱病人,是河北疫情聚集性爆發的關鍵點,也是農村疫情防控的難題;再加上農村流調軌跡不夠清晰,為疫情溯源增添難度。農村人際往來頻繁,部分村民個人防控意識淡薄,也會成為防疫隱患。基於此,也能理解為何要特別對農村地區採取上述政策。

圖輯|多地為抗疫勸阻市民返鄉 標語五花八門讓人捧腹

+2
+2
+2

值得注意的是,在「城鄉有別」引起一些爭論後,「城鄉不分」又成為另一大關注點——多地政府在落實防疫方案和細化返鄉政策時,因為出現擴大化的現象而受到爭議。

比如在雲南臨滄、江西南昌、四川達州、湖南長沙、甘肅武威等地,有的要求從低風險地區返鄉也需持近期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有的將7天內核酸檢測證明縮短到3天之內,或者把返鄉人員的重點人群擴大到了所有省外人員。

不少民眾抱怨,地方防疫措施與衛健委給出的工作方案並不統一,官方在返鄉要求上給出的信息也稍顯混亂,導致諸多困惑。春運返鄉新政公布之前,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1月15日在全國春運電視電話會議上才表示,春運期間落實防疫健康碼,「統一政策、統一標準、全國互認、一碼通行。」當時大部分省市的返鄉政策都顯示,來自低風險地區的人員憑「綠碼」即可通行。數日後政策「加碼」,自然造成大家心理落差,也打亂了部分人的返鄉安排。

推薦閱讀:中國鐵路|從青藏鐵路與高鐵網絡 看中國民眾出行變局

+5
+5
+5

春運被稱為「地表最大規模人口遷徙」,為減少疫情防控的壓力,有針對性地出台減少人員流動的政策是意料之中。但在政策上設置障礙、增加難度,提升返鄉的程序成本,也相當於「勸退」民眾返鄉。

在河北邢台,臨西縣西竇莊的村委會直接發布通告稱「不允許在外工作村民回家過年」。雖然村委會被批後已更正措辭,但村書記還是強調了「希望在外村民盡量不要回家」的想法,並提到制定嚴厲措施也是「根據上級的說法」。

河北邢台臨西縣有村莊發布通告稱「不允許在外工作村民回家過年」,引起爭議。(網絡圖片)

實際上,層層加碼、寧嚴勿鬆是不少地方在落實上級文件慣用的做法。中央的政策更多的是給予指導方向,給基層留下一定的彈性空間。各地疫情防控形勢不同,衛健委給出的方案也只能照顧大多數地區的情況,無法面面俱到。因此衛健委在回應公眾問題時,最後也特別注明:「各地要根據當地實際情況,結合國家政策確定農村地區範圍,制定本省的實施細則,做好相關配套服務。」

【小知識】

根據內地《傳染病防治法》第六條,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主管全國傳染病防治及其監督管理工作;第五條則規定,各級政府領導傳染病防治工作。縣級以上政府制定傳染病防治規劃並組織實施,建立健全傳染病防治的疾病預防控制、醫療救治和監督管理體系。

1月20日,武漢市城市道路、窗口地帶、特色街區等道路兩旁張燈結綵,大紅燈籠掛滿街頭。(中新社)

但正如《光明日報》等官媒一針見血地指出,提高返鄉標準甚至禁止在外人員返鄉,實質上也是把地方自身的防控責任推到返鄉人群身上,雖然能減輕當地疫情防控的壓力,卻有失人文的關懷。

針對層層加碼的爭議,國家發展改革委在春運前一日也發聲,批評「一刀切」措施阻斷群眾出行和返鄉,強調各地在執行防疫時不能擅自「加碼」。但事實上是,中央一方面批評地方層層加碼,另一方面卻依舊由地方分級分類制定政策,未加以實際限制的手段,最終大方向還是以鼓勵民眾就地過年為主。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