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與深圳女友因疫分手 港男嘆難通關勢拆散更多中港情侶

撰文:陳進安
出版:更新:

一場經年累月的新冠肺炎疫情,除了讓在地的市民為抗疫疲於奔命,還會棒打異地鴛鴦?在大流行止息之前,戀人分隔兩地,遠水不解近渴,從紅豆相思到鸞鳳分飛,可能只是彈指一揮間。
前女友住於深圳的阿峰(化名),近日便在接受《香港01》採訪時,將他們這對曾經的中港情侶的經歷娓娓道來,又直言如果兩地一直無望恢復恆常人員往來,必令更多中港情侶分手甚至離婚。

在香港從事文職工作的阿峰,於內地就讀大學時與前女友結情,且二人關係並沒有隨着畢業而曲終人散,反而一直維持着穩定的異地戀關係。而每到假期,阿峰便會抓緊機會馬不停蹄越過深圳河,與彼岸的佳人相聚。然而好景不常,隨着疫情爆發,二人自從去年農曆新年後就無再見面,距今已有1年時間。

阿峰向記者直言,疫情令兩人分隔兩地、長期不能相見,成為了分手的導火線。這是因為二人的生活交集漸漸變得少了,最後變成了「天各一方,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忙碌」,慢慢就適應了一個人的生活,感情亦隨之變淡。

他續解釋,分開太久亦令女方缺乏安全感,「例如你一天不找她,她就會懷疑你是否認識了另一位女生,又或者是否已經不想再理她,疑神疑鬼、久而久之隔閡同矛盾就加深了」。

阿峰又表示,他們期間也曾就兩地防疫政策,例如什麼時候放寬通關等問題展開討論,惟最後卻不歡而散,「我會批評內地政府拒絕香港人上去,但她會認為是香港防疫做得差、不參考內地做法,講來講去大家意見不合就氣到掛電話」。

阿峰表示,與前女友曾就兩地防疫政策討論,惟不歡而散。圖為香港一個臨時檢測中心(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他進一步指出,由於吵架成為日常,過往很多小問題,甚至根本不成問題的事都會變成大問題,擺上枱面講,例如以後結婚一個想住香港一個想住深圳、會不會以後時不時又封關,還有諸如政治立場意見不合、小朋友的教育問題等。

他表示,以往這些問題二人都討論過,沒什麼大不了,譬如說政治問題,他又不是靠此維生,根本無所謂,不過臨近分手關頭,上述問題就會無限放大,成為分手的附加原因。

在情未逝時,可曾有想過回內地接受隔離,或女方可曾有想過來港,以求久別重逢?阿峰坦言的確有考慮過,但強調這其實很不現實,最大阻力源於經濟成本、時間成本,因為來回隔離28日會造成負擔,包括失去工作收入、增加隔離費用支出等,「我們都是年輕人,沒有好多積蓄,就算偶然花28日隔離去見一次,但若疫情長期不結束,始終還是難以支撐」。

不願出鏡的阿峰表示,如果一直通關無望,必定會令很多中港情侶分手甚至離婚。(受訪者提供)

最後,阿峰表示,香港的中港家庭以數十萬計,如果一直通關無望,必定會令很多人分手甚至離婚,「有些中港家庭更慘,孩子出生後整年還未見過爸爸」。

他續批評,林鄭月娥政府去年還會不時稱有望什麼時候通關,但到今年已經不再高調談論有關問題,「她抗疫無能,又無辦法爭取到廣東政府免除港人的隔離令」。

對於將來,阿峰坦言就算現在有了疫苗,他也對正式通關不抱太大期望,「你看內地到現在始終都沒有鬆口說『只要打了疫苗,港人上去就可以免14日隔離』,一直沒提,只是我們在『自high』」。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