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教練|追趕歐美強國 中國空軍的「火紅」與「黯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空軍兩架F-5E戰機3月22日在訓練中發生擦撞墜毀,造成1死1失蹤,讓本就面臨嚴峻形勢的台軍雪上加霜,更突顯這支軍隊在教練機梯隊建設上的孱弱:退居二線承擔戰鬥先導教練機的F-5E/F能力日益枯竭,後繼T-5「勇鷹」高教機卻難以及時接班。相較而言,在實力不斷增強的中國大陸空軍背後,則是日益精進的飛行員培養體系。不過,在初級、中級教練機的出口「紅紅火火」對比下,中國的高教機在外銷方面則是「暗淡無光」。

台灣空軍F-5E及在研的T-5「勇鷹」高教機(點擊大圖瀏覽):

在當下追求「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大陸空軍中,擁有一支由初教-6初級教練機、教練-8中級教練、教練-9和教練-10高級教練機構成的完整培養體系。這其中,初教-6、教練-8、教練-10均由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江西洪都航空工業集團(簡稱洪都)研發,後者擁有全譜系的初級、中級、高級教練機,「與世界強國戰鬥機飛行員訓練齊頭並進」。

按照洪都的説法,初教-6主要用於新學員的體驗飛行,檢驗學員適應飛行的能力,考察從事飛行職業的動機,從中篩選出有培養前途的苗子,進入下一步教練-8飛行訓練;教練-8則用於學員的基本駕駛術訓練,通過飛行訓練和教學考察,選拔出適合進入下一步教練-10訓練的飛行學員;教練-10用於學員的高級訓練,開展高機動、戰術基礎、部分武器使用等方面飛行訓練,使飛行學員掌握較為全面的飛行技能,選拔出適於駕駛戰鬥飛機的學員,為進入下一步的作戰部隊飛行訓練打下基礎。

初教-6及後續可能的替代機(點擊大圖瀏覽):

+2
+2
+2

自1958年首飛的初教-6距今已有63年,曾在1979年獲中國國家質量金質獎。因其可靠性、易維護性和極低的價格(僅十多萬元人民幣)受到大陸空軍青睞,至今仍大量裝備。不過,隨着大陸空軍逐漸形成以殲-20第四代隱身戰機為主體、殲-10C、殲-16等第三代戰機為骨幹的空戰體系後,初教-6的缺點逐漸暴露:座艙難覓現代化儀表,也無航電設備,且飛行特性與現代戰機區別巨大,今後將會被替代。

那麼接替者是誰呢?輿論早在2018年底就認為可能是同年首飛的TA-20——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旗下蕪湖鑽石飛機制造公司製造的Dart-450渦輪螺旋槳動力飛機,其技術源頭來自奧地利鑽石公司,後者已於2017年被前者收購。TA-20採用全碳纖維骨架,使用合資研發的Smart-210綜合航電系統,擁有單塊大尺寸觸摸顯示屏,座艙採用側面操縱桿,與殲-20設計相同,並安裝有壓縮空氣彈射座椅,具體參數為:搭配烏克蘭技術生產的AI-450S發動機,最大功率495馬力,最大過載+7/-4G,最大滯空時間8小時,最大航程2,778公里。基於此,彼時英國《簡氏防務周刊》就聲稱,TA-20將成為大陸空軍的新一代初級教練機。

委內瑞拉出動K-8教練機歡迎中國大陸海軍醫院船「和平方舟」號,前者共採購18架K-8。(新華社)

儘管性能不俗,但自2019年至今,外界未見公開信息顯示,大陸空軍已裝備TA-20,初教-6仍頻頻露面。究其原因,分析多認為一是初教-6價格極低,而TA-20原型機市場售價高達310萬美元,在主力戰機批量升級換代的當口,大陸空軍無力開支,初級教練機能省則省;二是近年來軍改雖已鋪開,但大陸空軍保有的教練機非常龐雜——在三級培養體系中有初教-6、教練-8/殲教-7、教練-9/教練-10,在作戰部隊中還需進行雙座教練戰鬥機培訓,如蘇-27UBK、殲-11BS、殲-10S——在此體系中,暫無TA-20這種西方色彩濃厚的教練機的位置。

教練-8(K-8「喀喇崑崙」)是中國大陸和巴基斯坦合作研製的中級教練機,於1990年代初首飛,曾在2001年獲得中國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因其優異的設計和飛行品質,大陸飛行員稱為「中國空軍有史以來駕駛最舒服的飛機」,在外銷過程中,英美俄等20國飛行員亦贊其性能在全球同類教練機中處較佳水平。除在培訓飛行員完成初級、中級訓練外,大陸空軍在2013年實施教練-8全武器使用試飛成功後,便令其執行處置「低、小、慢」空中目標的作戰任務。

教練-10已在大陸軍中服役多時(點擊大圖瀏覽):

教練-10(L-15「獵鷹」)是中國首款按照西方標準研發的高級教練機,於2006年首飛,該機具備典型的第三代戰機特徵,採用大邊條翼氣動佈局、高度翼身融合體結構、三軸四餘度數字式電傳操作系統和基於開放式數據總線技術的綜合航電系統,操控敏捷,大迎角機動性強,能充分滿足第三代甚至是第四代戰機的高級訓練,並且能取代中級教練機的作用。

教練-10於2013年進入大陸空軍服役,前後列裝9個飛行中隊共135架,2018年列裝大陸海軍航空兵12架。截至目前,L-15已發展出空軍型、海軍陸基型、出口型,隨着大陸航母工程的不斷推進,未來還將衍生出艦載機型。

在洪都開發的初教-6、教練-8、教練-10外,大陸空軍和海軍航空兵還裝備一種教練-9的高級教練機,由中國貴州航空工業集團研製,前身同樣是該集團研製的殲教-7教練機。教練-9(FTC-2000「山鷹」)於2001年開始研發,僅用17個月便進行首飛,打破此前殲-7P耗時19個月的紀錄。大陸官方媒體曾説,該機既可以承擔第二代戰鬥機的戰術訓練任務,又能滿足第三代戰鬥機的訓練需要,可有效縮短飛行員培養的成長周期。

教練-9及其改進型號(點擊大圖瀏覽):

+2
+2
+2

與教練-10同為高教機,那麼大陸為何還要研製教練-9呢?最根本的原因在於大陸在升級換代第三代戰機時,教練-10仍在開發當中,且受到烏克蘭發動機的掣肘,無法及時有效提供服務。而脱胎於殲教-7的教練-9研製周期短,且能滿足第二代、第三代戰機的訓練要求。此外,教練-9的不足千萬的造價,也遠低於教練-10。不過,教練-9的飛行品質繼承了殲教-7的不足,因此在解決教練-10的問題後,大陸軍方便開啓大規模的量產。基於此,教練-9便在2018年推出FTC-2000G多用途戰機,可擔任攻擊機、戰鬥機、教練機三種角色,以便向國際市場。

從現役的初教-6、教練-8、教練-9、教練-10看,大陸空軍的飛行員培養體系仍以「三機三級訓練體系」為主:初教-6——練-8——教練-9/教練-10。而這與世界歐美國家空軍的兩級訓練體制不同。不過,隨着教練-10的大批量服役,大陸空軍在進行體制編制改革的同時,也在調整飛行員培養體系。2019年的南昌飛行大會,初教-6、教練-8、教練-10三機編隊飛行表演,而2020年南昌飛行大會,僅剩初教-6、教練-10編隊飛行;加之2020年10月大陸軍媒披露的空軍石家莊飛行學院所屬旅級部隊「首批初教機畢業飛行學員駕駛高教機」的信息,表明大陸已在探索「兩機兩級訓練體系」。很可能,在未來可預期時間內,大陸空軍會逐步壓縮初教-6、教練-8、教練-9的空間,直接以「TA-20初教機——教練-10高教機」為主。

全球高級教練機一覽。(多維新聞製作)

無論是初教-6、教練-8、教練-10,還是教練-9,中國大陸在自身裝備的同時,也開拓了海外市場。其中,初教-6的全球用户分佈非常廣,使用的國家包括中國大陸、阿爾巴尼亞、孟加拉國、柬埔寨、緬甸、朝鮮、坦桑尼亞、斯里蘭卡、越南、贊比亞等國,此外初教-6還受到美國、新西蘭等國民用市場的青睞,總產量超過2,000架。儘管生產數量(500+)不敵初教-6,但教練-8的全球用户最多,包括安哥拉、孟加拉國、玻利維亞、中國、埃及、加納、緬甸、納米比亞、巴基斯坦、斯里蘭卡、蘇丹、坦桑尼亞、委內瑞拉、津巴布韋,也是中國在1990年代至21世紀初出口創匯最多的軍用產品之一。

如今隨着軍工品質的提升,中國大陸也在向外界積極推銷更高端的教練-9、教練-10,但在面對諸如意大利的M346「大師」(外銷超50架)、俄羅斯的Yak-130(外銷超40架)、韓國的T-50「金鷹」(外銷超60架)、美國T-7A「紅鷹」(研發中)等高教機的競爭時,前者的成績並不佳,顯然丟掉以往的輝煌,其中教練-9外銷蘇丹僅6架,教練-10外銷贊比亞僅6架。這當中既有價格原因,當然更有國際地緣政治原因,如何在未來打開教練-9、教練-10的外銷市場,考驗着大陸政府的能力和手腕。

中國現役教練機一覽。(多維新聞製作)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