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官僚主義變種正在讓人民生活雪上加霜

撰文:杭子牙
出版:更新:

河南部分村鎮銀行儲户與爛尾樓業主被違法濫賦紅碼,哈爾濱網約車司機遭交通執法局工作人員「釣魚執法」,遼寧丹東父女(在有社區證明的前提下)黃碼看病被警察刁難後反抗分別被行拘和採取強制措施,這幾起事件有個共同特徵,都是地方官員因涉嫌濫用公權,刁難有正當利益訴求的群眾,導致最後被內地輿論「反殺」,對他們的追責處理力度雖然不盡如人意,有些甚至到現在還沒有被進一步處理,但這些人在一定程度上都為之付出了代價是毫無疑問的。

為什麼這些地方官僚和公職人員敢於如此肆無忌憚濫用公權?一個深層次原因就在於地方「權大於法」,法律與法治的尊嚴在權力面前脆弱無力,官僚缺乏對法律和人民群眾的敬畏,總覺得自己背後有公權力做後盾,是凌駕於人民群眾之上的特權階層,因而可以胡亂作為甚至違法作為而不會受到相應懲罰。

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各地不同程度暴露出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問題,引發爭議。(網絡圖片)

在本質上,這就是官僚主義的一個變種,而且是最醜陋的變種。

令人不安的是,經濟低迷與針對新冠疫情推出的防控措施,在無意間又為這種醜陋的官僚主義提供了搭便車的絕佳機會,使得他們可以更堂而皇之地搞出一些亂七八糟地東西,打着疫情防控或經濟社會治理的旗號,或赤裸裸謀取私利,或把各種管控措施推向極致,不僅製造了社會對立情緒,侵害了群眾利益,而且還解構了疫情防控的正當性。

最近這幾起事件,看起來是孤立事件,但是仔細分析不難發現,它們其實極具代表性,都一致反映出當前內地不少地方依法治國、依法行政依舊脆弱蒼白,但是官僚主義和違法亂作為卻不斷花樣翻新、疫情防控總是被推向極致,被「一刀切」濫用的無奈現實。

過去這三年來,儘管國家在中央層面三令五申,必須統籌好疫情防控與經濟社會發展,要防止和克服官僚主義與形式主義,疫情防控要考慮群眾基本生活與生產需求,要在有力度的同時體現出對人民群眾的「温度」,但是在不少地方部門與官僚那裏,這些要求都成了耳旁風。相反,一些突破人倫道德乃至法律底線的事情屢禁不絕,過去三年,只要不聾不瞎,沒有被自我構築的訊息繭房屏蔽,相信每個人都或多或少,聽到過這樣或那樣的悲劇故事。在香港,很多人也時有耳聞。

事實上,疫情等各種內外因素對普通民眾生產生活的衝擊,已經遠比一些人想象的要嚴重許多了,這些打着「政治正確」旗號,在疫情防控掩護下胡亂作為的行為,真的使不少人覺得雪上加霜,使得他們不僅在日常生產生活中需要隨時面臨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在遇到困難需要特別關懷時,反而進一步在物質與情感方面遭遇意料之外的雙重挫傷,有些甚至為此付出了生命的最慘痛代價。

在嚴格疫情防控要求下,人們的生活受到衝擊與影響。(視覺中國)

一個比較普遍的擔心是,如果這些突破底線的事情頻繁發生,如果這些官僚主義亂作為、違法作為現象不能儘快得到有效制止,隨着內地疫情防控常態化延申所導致的社會集體心態變化,如果這種焦慮與負面情緒不斷累積,不僅普通大眾的生產生活質量會受此困擾出現大面積下降,在社會層面也可能會有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

所以,如何在進行疫情防控的同時,照顧好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使他們在遇到困難時能感受到社會尤其是體制帶來的温暖,而不是像最近頻繁發生的這些事情那樣反向衝擊當事人與普通大眾的心理底線,使他們雪上加霜,在今天比以往更為重要,也更為迫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