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鬆擺攤和個性化廣告牌 上海疫後自救之路?|專家有話說

撰文:外部來稿
出版:更新:

在疫情之後艱難恢復經濟的上海市,最近有兩件小事值得關注。

第一件小事是對擺攤設點開口子。9月22日,上海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四十四次會議修訂通過《上海市市容環境衛生管理條例》(簡稱《條例》),打破了此前全面禁止擺地攤、佔道經營的規定。新條例規定,只要不擅自佔用道路、橋樑等公共場所,允許區和鄉鎮政府劃定一定公共區域用於設攤經營、銷售自產農副產品等活動,以「平衡市容管理需要與民生需求」。

第二件小事是允許戶外招牌展示個性、追求創意。上海市人大常委會通過的《上海市市容環境衛生管理條例》,一大亮點是針對戶外招牌的設置優化。新版《條例》規定,戶外招牌設置應當符合戶外招牌技術規範和設置導則的要求。上海各區綠化市容部門應當會同有關部門,編制本轄區主要道路沿線和景觀區域、歷史風貌區等重點區域內以及文物保護單位、優秀歷史建築等重要建(構)築物上的戶外招牌設置導則。《條例》明確,戶外招牌設置導則應當體現區域環境、建築風格以及業態特點,為設置者展現個性和創意提供空間,避免樣式、色彩、字體等同質化。新版《條例》將於2022年12月1日起施行。

2022年4月19日,上海疫情防控下,街頭零售商店和大部分封控區、管控區的居民社區依然封閉狀態,只有小區保安和負責清潔垃圾的志願者仍在工作,馬路上車輛稀少,只有快遞車輛、救護車在忙碌。(視覺中國)

上海市以地方《條例》的方式放鬆對擺攤設點和戶外廣告的規管,看起來是城市發展中的小事,但在疫後經濟恢復、強化城市管理的背景下,有着值得關注的意義。在一向以嚴管著稱的上海市,政府改變思路、放鬆政策的背後有多種原因。一是與上海在疫後面臨的經濟壓力有關。上海市今年上半年受疫情衝擊頗深,現在迫切希望從疫情衝擊下恢復經濟,恢復市場信心,恢復人氣。二是在現實壓力下,上海市在城市管理理念上發生了變化,開始更多地理性考慮人的需求、城市需求和市場需求。

上海市人大委員們表示,新規對於禁止性規範要求「合理平衡禁止範圍」,避免簡單化「一禁了之」。豐富而多元的城市審美,是衡量一座城市開放度、包容度乃至創造活力的指標,也是營商環境的一部分。上海市綠化市容局官員稱,在「避免無序設攤回潮」的同時,也要在適當位置「滿足城市煙火氣的需要」,探索「有序發展夜間經濟、體驗經濟」等。上海市人大法工委官員稱,起草和審議新版條例「目標很單純,希望我們的整個城市看起來賞心悦目,又有自己的城市特點,在滿足安全、規範的條件下,這次立法允許個性化的戶外招牌。」

實際上,對於同樣受疫情影響的北京來說,面臨着與上海類似的問題。在2022年上半年,包括上海、北京在內的多個一線城市都受到疫情暴發的顯著衝擊。從上半年經濟來看,今年上半年,上海市地區生產總值按年下降5.7%,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按年下降19.8%(自然口徑),貨物進出口總額按年下降0.6%。上半年,北京市地區生產總值按年增長0.7%(二季度按年下降2.9%),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按年下降8.1%,進出口按年增長17.2%。北京市與上海市的經濟結構有所不同,2021年北京第三產業增加值的經濟佔比達81.7%(同期上海市為73.3%),疫情對服務業佔比更高的北京經濟的衝擊更大。此外,北京經濟的「財政產出」能力低於上海,2022年上半年,北京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與本地經濟生產總值的佔比為15.5%,而上海市的同一比例為19.6%。綜合來看,在疫後經濟復甦中,北京市恢復服務業發展的需求要比上海更為迫切。

2022年4月20日,上海松江區,外賣小哥騎行在街頭,為小區居民送去網購物資,打通保供「最後一公里」。(視覺中國)

作為獨立智庫,安邦智庫(ANBOUND)的研究人員曾多次呼籲,北京市要高度重視新冠疫情對服務業的衝擊問題。由於疫情直接影響了大量需要面對面接觸的服務業,同樣程度的疫情對於北京城市經濟的衝擊要比很多城市更大,北京城市經濟的疫後恢復,也要比製造業比重相對較高的城市恢復得更慢。從今年疫情以來的情況看,疫情衝擊疊加其他因素,對北京的商業、餐飲業、酒店業、旅遊業等服務業造成了較大的損害。在北京「城六區」的一些曾經繁華的核心商圈(如東四環的燕莎Outlets、東三環的富力城等地),客流量大幅減少,商鋪大量關閉,與過去的繁榮相比,現在已經變得十分蕭條。雖然仍有部分商圈依然人頭攢動,但對於常住人口達2189萬人(2021年)的超級大城市來說,部分商圈的繁榮難以彌補整體城市商業的萎縮。

在安邦的城市研究理念中,街道繁榮是城市活力的重要體現,而街道的繁榮則主要來自商業。基於這種理念,安邦一向反對過度發展的電商剝奪城市實體商業,也剝奪了城市街道的繁榮。現在,疫情暴發導致的人際隔離,同樣起到了剝奪城市商業的作用。更要引起警惕的是,近三年的疫情蔓延,已經開始影響大量普通人的消費習慣,很多人已經習慣於宅在家裏用手機購物,城市街道在事實上已經被滿城的騎手們佔領了。因此,如何恢復城市商業和街道繁榮,對於北京來說並不是小事,而是一個關係到城市恢復繁榮的大問題!

在上海此次放鬆的戶外廣告牌問題上,北京曾經有過一段並不那麼愉快的故事。數年前,在「奪回天際線」、城市安全等理由下,北京曾經大力整頓戶外廣告牌,一時間,整座城市興起了樓宇廣告牌大拆除的浪潮,過去參差各異的戶外廣告牌,被強制性地換成大小相似、風格雷同的廣告牌,強調的是整齊劃一。坦率而言,戶外廣告牌的大清理和統一規範行動,在相當程度上降低了北京城市街道和城市商業的魅力。

2021年10月16日,人們在北京三里屯購物區散步。根據10月14日發布的行動計劃,北京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旨在在未來五年內將北京建設成為國際消費中心。(Getty Images)

現在,受疫情衝擊和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影響,國內眾多城市都面臨着疫後經濟恢復的迫切問題。對於經濟結構偏「軟」的北京來說,恢復城市商業、街道繁榮的需求尤其強烈。如何找到恢復城市服務業的抓手?我們的看法是,雖然上海此次政策調整是否有效還有待觀察,但上海的思路轉變是值得借鑑的。對於北京等超級大城市來說,商業與城市活力受損,最缺的並不是錢,也不是人,而是寬鬆的市場化的環境。放鬆對城市擺攤和戶外廣告牌的限制,只是放鬆城市市場的兩件小事,但這種以人為本的放鬆措施,將對城市商業重回繁榮產生重要的作用。

最終分析結論(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繁榮城市商業,請從放鬆擺攤和個性化廣告牌開始!

本文獲安邦智庫授權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