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破獲名家書畫贗品犯罪網絡 涉案金額逾千萬人民幣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近日,在公安部部署指揮下,貴州遵義市公安摧毀一個由多人組成、製販名家字畫贗品的犯罪網絡。這些人通過臨摹作品、偽造真品收藏證書、通過字畫商出售送拍等方式,在書畫市場大肆牟利,獲利數以千萬計。

警方扣押的一部分字畫。(網上圖片)

警方破獲的贗品犯罪網絡,主要有三名「重要人物」,分別是50多歲的汪某,他在京滬多家拍賣公司擔任藝術品鑑定顧問,自稱師從啟功、徐邦達等書畫大家;30多歲鄭某蔚,自稱從8歲開始學習書法,曾拿著自己的字去找過啟功,並得到對方指導;40多歲的張雲,為北京某字畫店負責人,擅長仿造范曾的畫作。

製販數百幅書畫贗品

汪某與鄭某蔚同為字畫圈的鑑定人員,兩人關係密切,前者名氣非常大,甚至被稱為「假畫製作工廠」。據警方調查,汪某擅長仿造齊白石、徐悲鴻等名家的書畫,其仿製過程都在自己家中進行。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汪某大量偽造銷售名家字畫。僅2004年以來,汪某就偽造名人字畫300餘幅,其中,通過中間人送往國內各大拍賣公司拍賣其所偽造的齊白石、徐悲鴻等11位名家作品就達87幅,成交額逾6千萬元(人民幣,下同)。

鄭某蔚則擅長臨摹啟功、范曾、郭沫若等名家書法作品。2000年以來,鄭某蔚將其偽造的名家書法銷售他人。其中,一位姓李的山東商人自2014年11月以來,向他購買偽造的范曾書法200餘幅,金額約1158萬元。此外,他還拍賣其偽造的36幅名家書法,獲利300餘萬元。

張雲擅長偽造范曾字畫作品。根據警方查證,張雲自1998年以來,先後向多人銷售偽造的范曾字畫作品87幅,獲利700多萬元。此外,專案組在其店鋪、住所扣押尚未出售的假冒范曾字畫220餘幅、假冒范曾半成品字畫1000餘幅。

公安在張雲住所搜出偽造的范曾印章70枚。 (網上圖片)

偽造印章 為贗品「取得」鑑定證書

據警方調查,以偽造的印章為贗品蓋章,是將贗品「變成」真跡的第一步。警方在汪某位於北京的住所,就搜出偽造的徐悲鴻、齊白石等22位名家的印章69枚,在張雲的住所搜出偽造的范曾印章70枚。

更加關鍵的一步是為贗品「取得」鑑定證書。北京某公司負責人徐某,在2008年至2013年期間是范曾指定的「范曾字畫」唯一鑑定人。2015年,徐某的好友、曾從鄭某蔚處購買偽造范曾字畫的山東李姓商人找到他,讓他幫忙開幾張證書。徐某在明知朋友提供的鑑定作品是贗品的情況下,仍為對方開出多張鑑定證書。

另一方面,名家李可染的親屬開了個畫廊,專門鑑定李可染的畫。汪某自白時表示,他仿製李可染某作品的水平非常高,而且他注意到對方鑑定時會比較注重幾個細節,只要將這幾個細節畫好,就可以騙過李可染親屬的眼睛,取得鑑定證書。

在張雲住所扣押的尚未出售的假冒范曾畫作225幅。(網上圖片)

找「中間人」到拍賣公司拍賣

將贗品「變成」真跡後,就需要尋找銷售渠道。警方查證發現,汪某多年來通過字畫商董某輝、某拍賣公司董事長曹某東等15名「中間人」,在多地23家拍賣公司拍賣仿作,成交額達6000餘萬元。據汪某供述,其非法獲利2192萬元,其他收益分給「中間人」。

另外,為了取信拍賣公司,他們會把真跡和假畫摻在一起,「去送拍的作品要和真跡摻在一起才好送,光是假的不好送。」董某輝說。

與造假者「結盟」的字畫商人,不僅通過各種方式送拍,還幫助造假者以假亂真。北京商人姜某,就是鄭某蔚和張雲的「中間人」。張雲仿製范曾的畫作很好,但他模仿范曾的字並不好,鄭某蔚的字則寫得很好,於是姜某就協助兩人「互賣」作品,又或是一方寫字、一方作晝,偽造出一幅近乎完美的贗品。

目前,汪某因涉嫌侵犯著作權罪,被公安機關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鄭某蔚告張雲因涉嫌侵犯著作權罪被逮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