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記者走訪四川「懸崖村」 孩子上學爬「天梯」身後萬丈深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遙看「天梯」,可謂觸目驚心。(視覺中國)

「如果你的孩子或知道有孩子對抱怨上學之路奔波,那麼請看看中國西南四川省阿土勒爾村的孩子們面臨的重重困難吧。」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於本月25日刊登一篇題為《中國小學生翻山越嶺上學難》(A Harrowing, Mountain-Scaling Commute For Chinese Schoolkids)的文章,記者安東尼(Anthony Kuhn)走訪四川省山村「阿土勒爾村」,記錄當地小學生需要「翻山越巔」上學的情形。

山村貧困村民無力下山安家

文章稱,那裏的小學生上課下課,單程要走半英里(800米)長的陡峭懸崖山路,必須借助搖搖晃晃的木製「天梯」越過。「這說明了中國一線城市和中心腹地之間的鴻溝,以及中國少數民族面臨的困難。」

文章介紹,這個地方被中國媒體稱爲「懸崖村」,位於涼山州,從省會成都開車南行8個小時可達。道路穿過肥沃的四川盆地,沿著長江上遊兩岸向上延伸。離涼山越來越近,道路越來越難走,山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的隧道中沒有燈光。記者到訪的阿土勒爾村偏僻貧困,有72戶彜族人家。據中國2000年人口普查,15歲以上的彜族人近4分之1爲文盲。在那個學校所在的昭覺縣,文盲率爲40%。

爬到山頂需要2-4個小時,有些地方有木頭、蔓條或生鏽的金屬做的梯子;有些地方有繩索和鋼索——或者在山壁和數百英尺深的河谷之間只有幾叢野草。山頂平整,有粟米地和泥瓦房,四周都是山峰。記者訪問村民,對方表示自己願意搬到山下,卻沒錢在山下安家。

村民過著簡樸的生活。(視覺中國)

學生上下課路途危險

文章記錄村內學生的上課情況。上學的孩子和他們的家人在山頂的邊緣集合准備下山。這些孩子平時住宿在學校。周末往往會爬山回家。大夥排成一列下山,孩子們背著背包。爲了安全,較小的孩子通過繩子跟家長連在一起。多數孩子已經上上下下不知道多少次了。

文章稱,經過三個小時,記者和學生們終於到達山下的學校。那是一座簡單的兩層水泥建築,在早前經國內媒體報道後,有捐助者送來新家具,以及供孩子們使用的日用品。校長吉克伍達對記者表示,相比起物資短缺,更困難的是上下學的路途。「作爲老師,我們當然擔心他們的安全,他們那麽小而路途又那麽危險。」

將用鋼管升級「天梯」

在中國一些貧困山村,政府會將少數民族居民從偏僻的山區遷出重新安置,使他們更好地融入主流經濟,獲得更好的生活條件。不過,文章引述村支部書記莫色吉日表示,阿土勒爾村來說現在還沒有這樣的計劃。

他解釋指「現在山下沒有地方可以搬遷。所以,我們計劃慢慢修一條上山的路。」目前縣政府准備用鋼管對梯子進行改造升級。因此,短期內學生們上下課還將繼續「爬山」。只是鋼材做的梯子勝過木梯,而這兩種梯子又比抓著野草或「什麽都沒得抓」要好。

文章再引述上海彜族評論員傅家傑表示,阿土勒爾村的生活條件與已有不少變化,但其發展仍落後全國其他地方「幾十年」。只是,政府以往將山區少數民族安置到新地方,部分人卻缺乏謀生的技能或語言能力,有些更走上犯罪道路和吸毒,最後又回到他們離開的山區老家。

「懸崖村」學生爬木「天梯」上課。(視覺中國)

修路成本高昂 地方部門無力籌建

其實早在今年5月底,也曾有內地媒體報道過這條四川「懸崖村」。村位於海拔1400多米的山上,與地面垂直距離約800米。村裡通向外界,需要順着懸崖斷續攀爬17條藤梯,曾有數人在攀爬過程中摔死。

因道路問題,村裡學生上學艱險、娶親比登天還難,當地村民期望可修建一條安全道路。政府部門當時表示,修路成本過高,造價約6000萬元人民幣,政府無力籌建。懸崖村何去何從,縣政府表示期望通過當地潛在的豐富的旅遊資源,未來通過保護性開發,以旅遊扶貧帶來改變。

在天梯行走,實在不容易。(影片截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