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經飛沫傳播  外科口罩可擋病毒機率幾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武漢肺炎來勢洶洶,肺炎病原體經鑑定為「新型冠狀病毒」,而2003年爆發的SARS,在當年也是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病毒可經飛沫傳播,帶口罩可減少感染大病毒機會。但不同型號口罩在阻擋飛沫、預防病毒感染上是否有差別?要佩戴N95口罩?抑或外科口罩已足夠?且看下文作者分享應該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口罩。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更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武漢不明肺炎蔓延,令人非常擔心類似SARS的疫情再臨香港。為求自保不少香港人都會選擇戴口罩,但戴口罩也有相當多的學問。

為求自保不少香港人都會選擇戴口罩,但戴口罩也有相當多的學問。(資料圖片)

口罩是個可棄式物理性屏障,用家可將之蓋於口鼻隔開環境中的污染物。口罩配戴得當,自然可避免或減低吸入對人體有害的粒子與物質;相反如果你是病人,配戴口罩亦可減少自己噴出飛沫感染其他人的機會[1]。

口罩配戴得當,自然可避免或減低吸入對人體有害的粒子與物質;相反如果你是病人,配戴口罩亦可減少自己噴出飛沫感染其他人的機會。(資料圖片)

咳嗽與打噴嚏造成的飛沫直徑可由1–2,000微米(Micrometer,㎛)不等,最普遍的則為4–8微米[2] 。1微米等於0.001毫米,大家自然無甚概念,不如用頭髮作例:一條人類頭髮直徑約為 50–70 微米,因此至少七粒飛沫排在一起才等於頭髮這麼粗,所以飛沫可說是無孔不入。各位亦可參考以下數字:流感病毒病毒直徑約為 0.08–0.12 微米[3] 、SARS 病毒直徑平均為 0.078 微米[4],至於中東呼吸系統症候群冠狀病毒 (MERS) 則約為 0.15–0.32 微米[5]。

普通的外科口罩普遍由三層物料組成,外層防液體飛濺、中層作為屏障阻擋病菌、內層吸收配戴者釋出的濕氣和水分。一般而言,3微米以上的飛沫都可以被外科口罩隔離——大前題是配戴恰當,例如有顏色或摺紋向下的一面要向外,按好向上的金屬條緊貼臉與鼻,以免側邊留有虛位。

普通的外科口罩普遍由三層物料組成,外層防液體飛濺、中層作為屏障阻擋病菌、內層吸收配戴者釋出的濕氣和水分。(香港衛生防護中心)

N95口罩則是美國國家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NIOSH)認證的9種防顆粒口罩中最低標準的一個;N的意思是不適合用於油性的顆粒,例如煮食產生的油煙就是油性顆粒,而人咳嗽或打噴嚏產生的飛沫並非油性,所以戴N系口罩煮飯是多此一舉。至於95是指,在NIOSH標準下,口罩阻隔非常小即約0.3微米的顆粒效率達到95%。所以,N95不是特定產品名稱,而是一個標準[1]。

結果發現醫護人員佩戴N95口罩後的患流感機率為8.2%,普通外科口罩則為7.2%,顯示兩種口罩在預防感染病毒上無顯著差別。(資料圖片)

去年刊於《美國醫學會雜誌 (JAMA) 》的研究[6]曾分析2,862名醫護人員的流感患病機率,結果發現醫護人員佩戴N95口罩後的患流感機率為8.2%,普通外科口罩則為7.2%,顯示兩種口罩在預防感染病毒上無顯著差別。由此我們可以推斷,一般人未必需要使用N95口罩,只要恰當地配戴外科口罩即可減低自己染病機會。

不過如果真的要佩戴N95口罩,留意佩戴時間過長,其實容易倒吸自己呼出的二氧化碳,令血液二氧化碳濃度上升,再加上其所用物料較厚,或會引致腦血管舒張出現頭痛,另外口罩上的金屬片長期勒緊鼻樑,也有引致損傷的風險。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建議[7],孕婦是可使用N95口罩,但過去的研究只集中於佩戴N95口罩後1小時內的情況,因此有需要長時間使用口罩的孕婦應事先徵詢醫生意見,自己是否適宜配戴N95口罩,避免影響胎兒發育。

不過如果真的要佩戴N95口罩,留意佩戴時間過長,其實容易倒吸自己呼出的二氧化碳,令血液二氧化碳濃度上升,再加上其所用物料較厚,或會引致腦血管舒張出現頭痛,另外口罩上的金屬片長期勒緊鼻樑,也有引致損傷的風險。(資料圖片)

記住,由於呼吸造成的水氣與分泌物會累積在口罩內部,因此CDC指[8]如口罩已出現破損、開始沾濕,令佩戴者呼吸困難增加,應立即換掉;每個口罩亦不應用多於一次。另外,戴上口罩後感到呼感困難,也應將之除下;棄置口罩時請將之放入有蓋的垃圾桶,並在棄置後清洗雙手,避免受黏在口罩外側的飛沫、病原體感染。

也在此提醒各位,請勿誤信商人推銷圈套,使用一些聲稱能消滅或隔絕細菌病毒的「天然」噴霧或掛頸空氣清新器,不以已科學驗證有效的方法消毒家居(又或多做運動增強自己免疫力);如果真的這麼有效,全港醫護人員早已使用,不必大力推廣。

棄置口罩時請將之放入有蓋的垃圾桶,並在棄置後清洗雙手,避免受黏在口罩外側的飛沫、病原體感染。(Getty Images)

參考資料:

1、FDA. (May 15, 2018). Masks and N95 Respirators. Retrieved fromhttps://www.fda.gov/medical-devices/personal-protective-equipment-infection-control/masks-and-n95-respirators

2、Duguid, J.P. (1946). The size and the duration of air-carriage of respiratory droplets and droplet-nuclei. Epidemiology & Infection Vol44(6), pp471-479. doi:10.1017/S0022172400019288

3、Stanley, W.M. (1944). The Size of Infleunza Virus. J Exp Med. 1944 Mar 1; 79(3): 267–283. doi: 10.1084/jem.79.3.267

4、Goldsmith, C.S., Tatti, K.M., Ksiazek, T.G. & et al. (2003). Ultrastructural Characterization of SARS Coronavirus. Emerg Infect Dis. 2004 Feb; 10(2): 320–326. doi:10.3201/eid1002.030913

5、Algahtani, H., Subahi, A. & Shirah, B. (2016). Neurological Complications of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A Report of Two Cases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Case Reports in Neurological Medicine Article ID 3502683. doi:10.1155/2016/3502683

6、Radonovich Jr., L.J., Simberkoff, M.S., Bessesen, M.T. & et al. (2019). N95 Respirators vs Medical Masks for Preventing Influenza Among Health Care Personnel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2019;322(9):824-833. doi:10.1001/jama.2019.11645

7、Roberge, R., Kim, J. & Powell, J.B. (2015). N95 Respirator Use During Pregnancy – Findings from Recent NIOSH Research. CDC. Retrieved fromhttps://blogs.cdc.gov/niosh-science-blog/2015/06/18/respirators-pregnancy/

8、CDC. (January 26, 2018). Respirator Trusted-Source Information. Retrieved fromhttps://www.cdc.gov/niosh/npptl/topics/respirators/disp_part/RespSource3healthcare.html

作者簡介:小肥波

販賣腦汁維生的蛋散。文章散見於不同網絡媒體。著有《養生大謬誤》。

作者個人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g/siufeiball/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武漢肺炎】考慮戴 N95 定普通口罩防病毒前的參考資料」​】

(以上文章內容均屬用戶提供,香港01不為任何用戶內容而衍生或遭受之任何損失或損害承擔責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