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在異鄉】多謝真主阿拉 我最鍾意住穆斯林區

撰文:Sheeta
出版:更新:

自我搬到新加坡以來,幾乎每三幾月就在全球不同地方發生恐襲。由於辦公室位處市中心最可能受到襲擊的商業區,每次事故之後數天,我都能明顯感受到公司附近的警戒特別森嚴,例如長期有警車停泊、巡邏的警員幾乎總有一個喺左近。

前陣子有報道稱新加坡受到恐怖襲擊的風險大增,也不時有疑似恐怖襲擊者被捕或拘逐出境的新聞。那幾天我第一次看到一行七、八個持長搶的軍人,在地鐵站走來走去,在嚇怕恐怖份子之前,先把我嚇倒了。

新加坡是長期處於備戰狀況的小國。從家家戶戶都有自家「防空洞」(Household Shelter,一間帶有厚門和透氣孔的小房間,通常會被改裝為雜物房,衣櫥或工人房),到所有男丁都要當兵並且隨時候命。對於恐襲危機,一般人看來都滿不在乎,但是以家長式管治聞名的新加坡政府,就像一個憂心忡忡的母親,早在去年起就長期在地鐵多個廣告箱,掛上「Not If But When」(不是萬一,而是何時)的廣告,叫大家要做好準備。

不少西方城市在恐襲跟前都將矛頭指向穆斯林社群,而一直以建立多元種族社會為國策的新加坡政府則顯得小心奕奕。在上述的「Not If But When」廣告中,則由一個看來像南亞裔的青年,在災難救了一名華人。坊間有傳言,政府為了在這個近八成人口為華人的小島上建立種族和諧,影視作品中(包括商業廣告)中的歹角一定不可以是少數族裔,我雖然沒有逐一去檢視過,但印象中也的確沒有見過有馬來人或者印度人演壞人去欺負華人。

新加坡的穆斯林社群龐大,上週惜逢穆斯林的開齋節,異常熱鬧。圖為新加坡穆斯林咖啡廳前。(視覺中國)

新加坡的穆斯林社群龐大,每家超市和街市都有一個獨立、遠離豬肉檔的清真食品部。上週惜逢穆斯林的開齋節(Hari Raya),即他們的新年,我家附近是其中一個較多穆斯林聚居的地區,早在兩三個星期前已經在大馬路上方掛上大型燈飾,清真寺天天的異常熱鬧,最後一周更全條行人路都是路邊攤營業至深夜(一部新加坡商店可是九、十點就打烊),就像我們的年宵市場的加大版,好不熱鬧。

其實我一向對於位在穆斯林區的態度十分正面,在倫敦時更一度租住一個房間,屋主一家三口是來自孟加拉的穆斯林,而前陣子在倫敦 Finsbury Park 發生以穆斯林為對象的恐襲,更是在我舊居不遠處,我常去清真肉店(我稱之為土耳其店,因為大部份都是土耳其穆斯林開的)買菜和日用品,店員甚至認得我,更教我煮菜。

外國早有不少研究指出,會投身激進組織的人,大多是覺得自己是被社會遺棄的一群,他們一開始接觸到激進穆斯林,是因為後者讓他們在冷漠的城市環境中,感受到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角落,新加坡政府大概早就看穿這一點。可惜上有政策,不代表民間完全沒有芥蒂。我不只一次坐的士回家時,司機面露不悅,更甚者有司機直接說:

「呢邊係馬拉區(意指穆斯林區),你做乜住呢度呀?」

我裝傻:「馬拉有乜問題?」

「危險呀!」

我答:

「唔係呀,好安全,佢地又唔飲酒,又唔夜蒲,最緊要係 ISIS 都唔會炸呢度!」

司機面如死灰,我就輕輕鬆鬆落車,多謝真主阿拉。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