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死者卻「詐屍」  土耳其何以藉新疆高調發難中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地時間2月9日,土耳其外交發言人哈米·阿克索(Hami Aksoy)發出聲明,譴責中國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聲明中提及「一百多萬的維吾爾土耳其人被任意逮捕,他們在監獄中遭受酷刑和政治洗腦,這已不再是秘密。」

由於土耳其同新疆維族在文化上聯繫緊密,亦多信奉伊斯蘭教,該國對新疆問題的表態一直受外界關注。過去幾年,安卡拉政府在這一問題上表態相當低調;今次卻用「人道羞辱」、「人類悲劇」等重話批評北京,也引來外界震撼。

土國政府聲明似乎因一起「烏龍死亡事件」而起。維族詩人和音樂家艾衣提兩年前以危害國家安全未由被判監八年,近日傳出其在獄中死亡的消息。土國政府聲明提及「艾衣提已死的報道讓土耳其公眾對新疆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有更強烈的反應」,更要求中國政府關閉在新疆的再教育營。

兩天后,中國官媒在其土耳其語頻道上播放艾衣提自清視頻:片中自稱艾衣提男子宣稱其身體健康,待遇良好。與此同時,中國外交部也強硬回擊土耳其,稱其表態「非常惡劣」,是「將活人說成死人的荒謬謊言」。

新疆巴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去極端化教育中心。(資料圖片)

伊斯蘭+民族主義 攪動土國情緒

事實上,在西方國家大多對再教育營站隊表態的當下,土耳其原本的沉默才令人意外。2009年,新疆爆發「七五事件」後,時任土耳其總理的埃爾多安便將事件定義為「種族滅絕」,要求北京停止對維吾爾族的同化政策;土國外交部隨後更向被北京視為七五事件主使和恐怖分子的熱比婭發放簽證。

隨後幾年,儘管中土關係有所好轉。土耳其仍不時就新疆問題「動作頻頻」。2012年,埃爾多安訪華時,刻意以烏魯木齊作為首站,並前往市中心同當地維族人接觸展示「支持態度」;近幾年來,土耳其也對偷渡離境的維族人敞開大門,多次引起北京不滿。

新疆「再教育營」。(AP)

至於民間,土耳其人對新疆的關注覆蓋宗教同民族兩大維度。一方面,大部分土耳其及維族人同信伊斯蘭教,當中國「打壓教堂,逼迫維族人吃豬肉」的真假新聞傳開後,自然令其憤怒;另邊廂,即使對伊斯蘭主義沒什麼興趣的土國民眾,不少也受「泛突厥思潮」的影響:將包括中亞、維族在內的突厥語系使用者視為同胞或友族。

央廣土耳其語頻道放出黑伊特自清視頻後,Twitter上土耳其網民大多表示不相信,甚至咒罵北京政府,可見土國民眾對新疆問題既定印象之深。如此一來,埃爾多安政府主動表態更可爭取民意「最大公約數」:當外界已因再教育營對自己多番施壓的情況下,痛批中國無論是為了在3月底的地方選舉中爭取支持,或是轉移對當下土耳其「高通脹、低增長」經濟的不滿,都有所幫助。

土耳其政經危機引發土耳其里拉大幅貶值,並波及新興市場,資金大規模流出。(路透社)

中土關係成安卡拉旁枝

土耳其同維族關係再緊密,都難令人忘記埃爾多安政府過去兩年的「親中」取態。2017年,土耳其外長查武什奧盧訪華時正式宣布將東伊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列入恐怖組織名單,更表示「土耳其不會允許土境內發生任何損害中國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的事情」。為何如今埃爾多安會放下剛邁入熱戀期的中土關係呢?

事實上,當下土耳其外交戰略仍聚焦於中東及西亞:在沙特等海灣國家同以色列眉來眼去的情況下,埃爾多安急切扮演起「穆斯林捍衛者」的角色。此番痛批中國,有助於其提升在伊斯蘭世界影響力。與此同時,土耳其近來也積極在中亞地區發力,強化土國及維族聯繫,重塑「泛突厥主義」概念亦利於其戰略佈局。

土耳其「唧牙膏」式爆料使得沙特王儲穆罕默德面對有史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圖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路透社)

兩年前,土耳其剛經歷軍事政變,同美國關係急劇轉差;南部巴沙爾政府及庫爾德勢力迅速增強,威脅土敘邊境;還要算上沙特王儲穆罕默德(Mohammad bin Salman)野心勃勃,欲統領中東國家,土耳其可謂四面楚歌,自然有求於中國。如今,失去美國支持的庫爾德勢力不復當年,王儲更因殺人風波抬不起頭,安卡拉自然有膽量「恩將仇報」。

另一方面,當下土耳其對中國經濟依賴度亦不高。2018年,來自中國直接投資僅佔1.6%;而對華出口也只佔土耳其出口總量的1.9%。對埃爾多安來說,同屬北約盟友的美國可以「說分手就分手」;曾經追求不捨得歐盟可以放下執念;為當下利益而犧牲中土關係,也符合他的行事風格。

但值得注意的是,事發至今土耳其對新疆問題表態僅止於外交部,總統埃爾多安及總理均未直接表態,似乎也為接下來迴轉留下餘地。

埃爾多安曾陷執政危機,但現在權勢逐漸穩固。(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中西分歧短時間難彌合

除了政治考慮,新疆再教育營問題在西方及土耳其引發強烈聲浪,亦反應中國政府及西方國家巨大認知差距。在北京看來,一切恐怖主義及極端主義皆源於弱後經濟及工作條件的匱乏,算得上是「逼上梁山」。無論是2003年後的伊拉克,或是21世紀的索馬里,皆因為當地人難覓工作,「走投無路」參與極端組織,從而衍生出ISIS及索馬里青年黨這樣的怪胎。

既然如此,北京便在新疆廣設「再教育營」,強制當地人進入學習,從而達到脫貧的目的,屬於典型的結果導向。但在西方思維中,強制成年人民接受「再教育」違反其個人意志,不符合普世人權觀念,在過程上已失正當性。這樣的思維分歧短時間難以彌合。

紐時文章認為,中國官方在新疆地區推行的「結對認親」政策,摧毀了維吾爾族家庭生活傳統。(網上圖片)

一直以來,納粹集中營作為法西斯主義罪證,深深刻入全球人民腦中。由於再教育營強制特性,加之內部大多為維族人,也令外界將再教育營同集中營關聯,扣上種族隔離,乃至較為離譜的「種族滅絕」標籤。

更糟糕的是,由於再教育營計劃在短期內展開,政策執行下放至基層,確實引發了相當「擴大執行,胡亂執行」的情況:除了有已入籍外國的維族人被逮捕,需通過外交途徑解決;更有地方幹部因私怨將人送入再教育營的現象。加之中國政府對外國傳媒的不信任態度,造成外媒僅可通過二手採訪獲取信息,加重外界對再教育營的惡劣印象。

面對如此分歧,無論是中國或新疆主政者,或是西方世界都應做出改變。否則同「艾衣提已死」一樣,再教育營也將成為永遠糾纏的羅生門。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