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協議脫歐將撕裂英國社會生活

最後更新日期:

在歐盟的「施捨」下,無協議脫歐再次被躲了過去,然而這仍未改變英國保守黨內那170餘位元不惜無協議脫歐的議員。在未來的時間裡,這波人會否再度發力,仍屬未知,縱然英國避過了4月12日的檔口,那麼10月31日的檔口呢?「無協議脫歐」卻依然是一個可能。

在英國2016年6月23日全民公決脫歐之後,英國至今不清楚將以何種形式脫歐:軟脫歐,無協定的「無協定脫歐」?

無知下的英國脫歐

三年的時間不僅沒有讓英國弄清未來的道路,反而讓他們開始對自己的選擇產生了迷惘。英國人民迷惘的背後反映出的是該國政府在「脫歐」上出現的失職:英國政府並沒有沒有就「脫歐」所引發的很多具體問題進行全面深入的思考,導致支持「脫歐」的普通英國人對於「如何脫歐」、「脫歐後對英國社會的影響」知之甚少。

英國國會大廈外的「反對脫歐」示威,如今可算是無日無之。(路透社)

英國政府的「失職」讓英國社會和公民天真的認為,離開歐盟的英國將會拿回自己的貿易談判主導權,英國的經濟也會就此回暖。

但隨著「脫歐」大限將至,一旦英國選擇無協議脫歐,在沒有任何緩衝期的情況下,其對外貿易和民生經濟將會面臨一定的衝擊。

「硬脫歐」衝擊英國外貿

首先是在對外貿易上,若英國「硬脫歐」,該國將會直接降格為世界貿易組織(WTO)成員國身份與世界各國進行高關稅貿易。

有資料顯示,就農產品和食品來說,英國將面臨高達30%到100%的關稅;像整車進口可能是10%,零部件則可能是30%、40%。這些增加的商品貿易關稅和服務業准入權的喪失,都將對英國的經濟帶來明顯衝擊,預計在長期內給英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帶來-7.6%左右的拖累。

文翠珊也是許踏上歐盟峰會講台上的最後一位英國首相。(路透社)

而關稅壁壘直接影響到了英國對外進出口貿易。英國對歐盟的進出口占比仍在較高水準,目前歐盟是英國第一大出口目的地,2017年英國對歐盟商品出口佔英國出口總額之比為47.9%,自歐盟的進口佔英國進口總額之比為51.9%。

值得注意的是,歐盟和全世界70多個國家簽署了有40多份自由貿易協定,約佔英國進口總額12%,若英國如果脫離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這也意味著他不再享受歐盟與這70國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而要重訂所有相關自貿協定也甚為困難。初略估算,歐盟和其他國家市場的份額佔英國GDP的貢獻率在50%以上。若失去了這一部分市場,這對大量物資依賴進口的英國來說是致命性的打擊。

基本民生 也熬不住?

再看民生經濟。從以上分析可知,英國經濟十分依賴貿易進出口,對外貿易的衝擊直接影響到了社會民生。法國《解放報》上就有文章分析了其中的一項細節:歐盟英國事務部長麥克夏恩(Denis MacShane)表示,英國有80%的衛生紙需要從歐盟進口,而英國的衛生紙儲備僅能滿足英國人一天所需。

2018年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及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在東京正式簽署日歐之間的自貿協定。(視覺中國)

再比如說一些重要的藥品,英國都需要從歐盟進口,根據英國製藥工業協會的統計,英國每個月從歐盟進口3700萬個藥品包裝,英國健康與社會保健部門2018年8月開始要求製藥公司向國民保障服務系統供應超過日常供應量至少6周的藥物,這就是由於考慮到在英國脫歐談判無果的情況下,可能會中斷從歐盟進口藥品。

還有一個例子顯示,英國政府曾租用卡車模擬多佛港到港貨物由於海關程式卸貨受到拖延所造成的情景。結果是,在卸貨時間從2分鐘延長至4分鐘的情況下,由貨車所組成的長龍將超過25公里。還有部分推斷認為,邊檢通關和各種額外手續造成的進出口物流延誤甚至中斷,可能會引發全國性的經濟恐慌。

英國央行更是類比了無協議脫歐的最糟糕情形包括:港口陷入停滯、數萬名歐盟工人離開、關稅和監管壁壘大幅上升、英國央行上調利率以遏制因英鎊暴跌導致的通脹飆升。

英國政府1月時曾為多弗港(Dover)進口車龍模擬「無協議脫歐」通關延誤實測。根據英國政府2017年的內部研究,如果多弗港貨車通關出現70秒的延誤,車龍將需6日才能解決,嚴重打響英國對歐物流。(路透社)

以上種種預測和資料都在顯示:「無協定脫歐」將會對英國的貿易、經濟、民生造成嚴重的衝擊,是撕裂英國社會一大威脅。

短期性恐慌 是硬脫歐核心

但需要注意的是,與其說激起嚴重影響,脫歐在經濟維度上更主要的是會引起短期性的恐慌。

分析認為,「無協議脫歐」帶來的更多是波動,而非結構改變,即使英國完全脫歐,也能保住他們的投資或金融產業。沒有觸及產業根本自然不會激其重大動盪,基於此判斷,脫歐引發很可能僅是英國國內情緒上的擔憂,即便無協議脫歐會導致關稅、物價等出現短暫的波動,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在數月內平緩下來。

如果歐盟強硬阻礙英國金融機構的市場准入,也許會對倫敦的金融中心地位造成打擊。(路透社)

無解之難:愛爾蘭邊界、英國民情回轉

事實上,經濟維度並不是英國脫歐的最大隱患。分析人士認為,英國在脫歐之際最大的威脅有以下兩點。

其一,英國北愛爾蘭地區和愛爾蘭的邊界問題。該問題是英國「脫歐」談判的重中之重和最具爭議的問題。一旦英國「脫歐」,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的邊界將是英國與歐盟唯一的陸地邊界。

理論上,北愛爾蘭將隨英國一同離開歐盟,並需要在邊界設立檢查站進行核查。然而歐盟認為這樣的邊境檢查可能引發衝突。在上個世紀,北愛爾蘭這類邊檢站就曾成為恐襲的重點目標,造成大量的傷亡。

而北愛爾蘭與歐盟的邊界問題又牽扯到了英國最為核心的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稍有不慎很可能讓暴力與衝突「捲土重來」。這也為英國脫歐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有反對在北愛爾蘭邊境設置邊界的示威者舉行集會示威,有示威者穿上服裝假扮邊境士兵。(路透社)

其二,英國國內民意開始出現變化。目前,英國國內民意對「脫歐」出現了變化。據民調公司BMG Research發現,2018年夏天以來,英國民眾支持留在歐盟的比例逐月增長,隨著「脫歐」迫近,到了12月,支持「留歐」的比率突破50%、攀升到53%。

在這樣的變化之下,即便英國政府將愛爾蘭和北愛爾蘭被視為棄子,成功無協定脫歐,可以想像英國國內支持留歐的民眾不會就此輕易甘休,英國社會很可能將會面臨無止境的動盪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