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為何稱問題不在中國而在聯儲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東時間8月14日,美國2年期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曲線自2007年來首次出現倒掛,隨後美股三大股指集體重挫。截至收盤,道指跌超800點,跌幅3.05%報25479.42點;納指跌3.02%報7773.94點;標普500指數跌2.93%報2840.60點。分析人士普遍認為,這是美國經濟可能走向衰退的嚴峻信號。聯儲局前主席耶倫(Janet Yellen)在接受霍士商業新聞採訪時表示,她不認為美國經濟正在走向衰退,但概率明顯上升。

針對債市股市的變動,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14日當天連發多條Twitter推文指控美國聯儲局為近期市場動盪的根源,他稱,去年四次加息「聯儲局行動得太快」,現在扭轉立場和降低借貸成本「已經非常、非常晚了」,「太糟糕了,這麼多好處都得不到!」「收益率曲線反轉太瘋狂了!我們其實應該很容易就能獲得豐厚的回報和收益,聯儲局在拖我們的後腿。但我們最終會贏!」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14日也表示,收益率曲線倒掛是聯儲局降息的信號,白宮最大的鬥爭是跟聯儲局的。

特朗普連番炮轟聯儲局。(VCG)

這並非特朗普首次將鬥爭矛頭對準聯儲局,此前8月7日他就曾發推文稱,「我們的問題不在中國……我們的問題是聯儲局,它太驕傲,不承認自己的錯誤,它行動太快,太過分奉行緊縮政策。」特朗普認為聯儲局必須更大幅度、更快地降息,才能讓美國不再被其他國家「佔便宜」。7月29日聯儲局召開議息會議當天,特朗普還說:「聯儲局的利率加得『太早』、『太多了』,小幅降息是不夠的」。

對於聯儲局,特朗普一直以來秉持批評的態度。在2018年美國媒體曾多次報道特朗普對聯儲局極度不滿、要炒掉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的消息。

從批評聯儲局降息幅度不夠到聯儲局成為白宮最大的鬥爭矛頭,這足見矛盾在不斷升級。

既然特朗普政府稱問題在聯儲局不在中國,那是否意味着特朗普會放過中國專注應對聯儲局呢?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對特朗普干預貨幣政策十分不滿。(VCG)

事實上,對聯儲局的指責以及對中國的不斷施壓,是特朗普手裏握着的兩張牌。特朗普說問題不在中國而在聯儲局,是表達的需要。這兩者的重要性不在一個對比維度,美國對中國的重視,並不以特朗普放大同聯儲局的矛盾而減弱。

隨着中美結構性矛盾不斷上升,美國民主黨、共和黨目前的對華政策都趨向強硬。中國這張牌是刺激民眾情緒、轉嫁國內危機的重要出口,也是選戰不可或缺的王牌。

自特朗普開始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税以來,美國農民就成為貿易戰中首當其衝的受害者,且隨着貿易戰逐漸升級,美國農民遭受的損失也越來越大,抱怨的聲音也越來越多。而這一群體恰恰是特朗普的重要票倉。上海談判陷入僵局後,中國已經暫停購買美國農產品。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大選之前,無法找到令美國農民滿意的解決方法,特朗普的連任想法極有可能無法實現。中國將是特朗普必須面對的。

為美國農民主重新打開中國市場是特朗普的必修課。(AP)

而如何應對經濟衰退、應對股市大跌,是特朗普選舉政治中暗藏的經濟面。特朗普需要用經濟指標、股市狀況來證明自己的執政有多成功。在2016年大選中,特朗普曾明確提出將美國年均經濟增速提升到3.5%以上的目標。現在看來,特朗普很難完成曾經承諾的經濟增長目標,甚至還有可能因為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而連任失敗。

聯儲局降息開閘放水在一定程度上會刺激經濟拉高股市。特朗普已經沒有時間去調整美國的經濟結構,也沒有能力去進行經濟的長線佈局,他要的是刺激經濟發展的特效藥。降息就是這樣好用並且越用越上癮的強心劑。

為了避免連任計劃被破壞,特朗普急需找到為美國經濟前景不明承擔責任的替罪羊,於是他將目光投向了聯儲局,並有意將聯儲局與中國相提並論,這給美國民眾形成一種錯覺:特朗普的關税讓美國比中國更強大,而美國經濟是被聯儲局搞垮的,如果中國沒有佔便宜,美國經濟會更好。總而言之特朗普一方面要甩鍋,另一方面要儘量逼聯儲局配合白宮的政策。

所以特朗普稱美國最大的問題不在中國在聯儲局,只是口頭說說,若要贏得連任,聯儲局是要批判的,同時中國也要鬥爭的,這是兩條不同的戰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