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承認對華作出重大讓步 第一階段協議僅是開胃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針對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11月7日提到的「如果中美達成第一階段協議,應當根據協議內容,同步等比率取消已經加徵的關税」,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11月7日進行了確認,稱如果第一階段協議能夠達成,的確會有關税協議和一些讓步。白宮另一名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同日提到,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渴望」簽署協議。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曾說過,對華關税應該長期保持,直到中國兑現貿易談判中的承諾。此次若特朗普有意分階段取消已加徵關税,可以說是貿易戰以來美國做出的最重要的讓步,意味着特朗普政府有意通過「取消已加徵關税」來緩解同中國的貿易緊張關係。這也應該是兩國結束貿易戰應該採取的關鍵一步。過去美國都是停留在「暫停加徵新關税」或「暫時不提高關税税率」。所以,雙方都只是暫時休戰,或避免貿易戰升級,並不算真正意義上的終戰。

2019年10月29日,中國商務部在北京舉行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中外媒體吹風會。通過此次博覽會,中國再次釋放了進一步開放經濟的信號。(VCG)

目前美國生效的是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25%關税。但是,對於這部分生效關税,白宮和國會的對華鷹派一直將它們視為施壓中國做出讓步的籌碼。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等極端鷹派甚至認為,關税也是有效施壓中國做出改革與讓步的舉措。所以,對於任何有關取消已加徵關税的提議,納瓦羅必然持反對態度。

11月7日,他向霍士商業頻道提到,當下美中雙方並未把取消現有關税當做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的條件。唯一能夠決定是否取消關税的人是特朗普總統。特朗普的貿易事務外部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認為,中國商務部的這一表態與其說是一項和美國達成的妥協,還不如說是中國政府的一廂情願。白宮前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也認為,這是中共加大力度將取消關税納入協議的老練手法。

2019年11月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肯塔基州出席政治集會,繼續強調自己在貿易談判層面取得的成果。(VCG)

但是,這種反對或質疑聲音在特朗普政府內部屬於「常態」。特朗普在和中國政府打交道的過程中,也樂於讓一些鷹派站出來扮「黑臉」。納瓦羅和兩次發表批華演講的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就是這樣的角色。因為,按照特朗普的邏輯,只有最強硬的鷹派在身邊,達成的協議便是最完美的協議。

中國能夠通過聲明明確表態,提到雙方已經同意同步等比取消關税,就說明中國當下非常確信特朗普迫切需要一份協議。否則,雙方又是各說各話,難免會給第一階段協議文本的談判製造雜音。

目前尚不清楚「同步等比取消關税」是執行機制的一部分,還是作為達成協議的一個前提條件。當然,一些中國學者也認為,美國同意分階段取消關税,也是一種施壓中國、促使中國做出更多讓步的舉措。

自從美國答應中國要求,分階段開啟貿易磋商以來,華盛頓圈內的鷹派就已經將注意力放在了第二、第三階段的貿易談判。他們真正看重的也正是第二、第三階段的貿易談判,因為它們涉及一些美國鷹派主張的核心訴求,包括要求中國改變產業政策、國有企業補貼、強制性技術轉讓以及停止網絡攻擊等。

對於第一階段的貿易談判和文本敲定,萊特希澤和納瓦羅等人深知,它只是未來階段性談判的一個鋪墊,更多是服務於特朗普個人的政治需求。尤其是其中的農業購買協議,更是特朗普苦心孤詣追求的目標。

所以,即便美國在同意分階段談判後,又同意分階段取消已加徵的關税,也不意味着美國會放鬆對中國的施壓和勒索。特朗普出於個人利益的需求,需要第一階段協議這道開胃菜,為自己增光並緩解內部執政阻力。但他身邊的鷹派幕僚和國會對華強硬派會將更多注意力轉向之後的階段性談判,依然會強調關税的效力,預計特朗普政府轉嫁矛盾、打中國牌等政治操作也不會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