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談判的反覆、狼來了的故事與特朗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的言論與金融科技的發展息息相關,其片言隻語也會使到股市、債市起落波動,讓市場不得不小心留意,並以之作分析。

《金融時報》周一(11月4日)報道白宮正考慮取消9月1日已增加的對華關稅後,美股三大指數同日創下歷史新高,美國十年國債債息亦有升勢。特朗普本人亦在Twitter上高呼:「股市創歷史新高!你們可不要亂花錢哦!」似乎有附和美國將願意取消現有關稅(而非停止再加關稅而已)的意思。

這些言論與報道,實質上是空談,可是空談卻能影響現實情況。因此,早在本年9月,摩根大通建立了「特朗普Twitter波動性指數」(稱為「Volfefe」;當中「fefe」一詞出於特朗普將「coverage」一詞誤拼為「covfefe」),以特朗普的Twitter推文分析美國國庫債卷市場波動。

市場憧憬貿易戰化解在即數天後,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周四(11月7日)亦指出「過去兩周,雙方牽頭人同意隨協議進展分階段取消加徵關稅」,成為首個中美兩國首個具名的官員明確證實消息。當日美股再創高峰,特朗普竟然又在Twitter上叫人「好好享受股市新高」,仿佛再次為美國願扣關稅的說法背書。

雖然同日向為對華鷹派的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出言公開否認「第一階段協議有任何以取消現有關稅為條件的共識」,不過自中美貿易吹暖風以來,此君每次發言幾乎都是看淡貿易談判進展,因此也未得市場理會。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與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GettyImages)

特朗普的「談判藝術」

到了周五(11月8日),白宮發言人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受訪時仍表示對於中美達成某種協議感到非常樂觀,而且如果協議達成,部份關稅可以被取消。

豈料,特朗普隨後就馬上出言否認取消關稅的共識存在:「中國想要取消一些(美國對華關稅),不是要全部取消,因為他們知道我不會這樣做。我沒有同意任何東西。」他又補充:「現在我是非常高興的,因為我們有數十億美元計的(關稅收入)。」

美國標普500指數聞言馬上回落,及後卻奇怪地回升,最終以少量升幅收市。其實,投資者是看穿了特朗普言論的破綻。

特朗普本人在其1987年出版的「大作」《交易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中,載有11條談判致勝之道,其中一條就是「最大化自己的選擇」。他在書中(藉寫手之筆)寫道:「我從來不會太過着緊一個協議,或者一種做法。」

目前,在「通烏門」彈劾案的壓力,以及國內農業州與製造業受貿易戰影響漸現的情況下,特朗普想儘快緩解中美貿易戰的意圖,幾乎是路人皆知,從專業智庫的專家學者,到在家邊聽新聞邊炒菜的家庭主婦(或主夫)也能一眼看穿。

在此等情況之下,其談判的對手當然會有更多要求。繼《金融時報》報道白宮正考慮減免9月增加、針對1120億美元中國貨的附加關稅之後,路透社等媒體都有引述消息人士指中方希望有關減免能延伸至原有對約值2500億美元貨品的25%附加關稅。

特朗普此時當然要回到「最大化自己選擇」的路線,向外界吹吹淡風,為自己再戴上「關稅男」的帽子,擺出一副對貿易協議毫不在乎的樣子。

言論反覆的破綻

可是,正如狼來了的故事一樣,同一種策略或言論用得過多,人家就不會再相信。而且,特朗普自己的說法也有一個大漏洞。

納瓦羅近日受訪就強調「取消增加關稅」與「取消現有關稅」之間有「微妙的差別」,指如果美方要取消原訂於12月15日的加稅計劃以換取第一階段協議,這是可以接受的,可是「如果你取消任何現有關稅,你就有風險永遠都不會有第二階段或第三階段」,因此保留現有關稅是「必需的」。

然而,特朗普口中所說他「不會做的」,卻非「取消現有關稅」,而是不會取消「所有」現有關稅而已。被批為「在航空管制塔中的12歲屁孩」一般的特朗普,更為「取消一些」與「取消全部」作出了小心區別。

市場一聽之下,剎那間以為特朗普要明白否定高峰的說法;細想之下聽出此等區別,便發現兩者並無衝突。

當然,特朗普也說他「未有同意任何東西」。不過,取消部份關稅的「部份」有多大至今尚未談妥,他當然就未能同意任何東西。

如此解讀,配合特朗普路人皆知的焦急,股市當然馬上回穩,未有被其言論重大打擊。

以上此等邏輯轉折,要如何以電腦程式去計算並作分析,是未來金融科技發展的一大挑戰。特朗普的反覆言論可算是這個新科技發展的絕佳試練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